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十八章 破樊笼
    “道门始终是道门,神殿始终还是神殿。”卫光明冷冷开口说道。

    颜瑟切了一声,不理会这个死板呆滞的老头,伸出枯瘦的手指将刚刚裁决司神官带来的食盒打开,拿出里面的几碗白米与小菜。

    接着,他又在身上摸索了一阵,拿出一个皮质水壶,看向叶启说道:“每年回桃山,老道我只在光明师兄近前才觉得痛快,所以,这几年老道我回西陵述职就是在幽阁里过一晚,第二日就直接回长安城,只是可惜的是,光明师兄和道门的大多数人一样不饮酒,我看小子没有道门里的死气沉沉,饮酒否?”

    叶启指着颜瑟手中水壶,说道:“我非好酒不饮,那可是好酒?”

    颜瑟三角眼边缘皱出几道褶子,看起来有些尖酸刻薄的唇角翘起,笑着说道:“大唐最上好的九江双蒸,每年只往皇宫里送去,世面上没有,如若有哪个胆大包天的太监偷了去卖,一两千金。”

    叶启伸手出木栏外,抓起一只空碗说道:“那还要请上一碗尝尝。”

    颜瑟也不小气,扭开水壶的盖子,酒香顿时充斥在了几人身边,给叶启倒了一碗。

    叶启饮过,只觉得好生痛快,果真是好酒。

    接着,便是二人饮酒谈天,卫光明一人沉默着夹菜吃饭,气氛竟是显得融洽,与整条充满死亡意味的幽阁甬道来说,此时的这里,无疑是幽阁最光明的时候。

    ……

    颜瑟老道的水壶也不知是何材质,看着样式不过只能盛上十碗酒水,然几个时辰后,光时叶启一人都饮去不下二十碗九江双蒸,那水壶中居然还有酒出。

    故二人饮酒,从未歇过,两人又都算是好酒之人,舍不得用境界去消耗体内酒意,随着酒越越饮越多,话说的自然也就越多,不过大多数时间还是颜瑟在讲,叶启去听。

    至于光明老人,除了颜瑟在说到某些事关自己又曲解自己的事件时,会以着绝不允许的态度纠正颜瑟的话,其余时间又在闭眼半睡着。

    甬道里响起了脚步声,约莫已经是次日,颜瑟收起水壶,看着叶启说道:“你小子对老道胃口,前些年你在世间行书,想来你应该也是喜爱书道之人,临走前,给你一个东西。”

    说着,颜瑟在满是油污的广袖中掏出一杆枯木白毫笔递给叶启。

    这时,闭眼的卫光明看向颜瑟,眼神带有询问的意味。

    颜瑟也不去理会,见着叶启将笔收好后,自顾起身,向着卫光明行了一礼说道:“光明师兄,师弟走了,明年再来看你。”说完,他负着双臂,洒脱地消失在了甬道之中。

    不一会儿,裁决司的两位神官走来,检查了木栏上的阵意,发现没有问题后,将地上的碗筷食盒收拾好,也自离去。

    幽阁又恢复了往日只有幽暗死寂的环境,叶启半躺在草垫上,借着甬道穹顶的阴暗灯火细细观察手中的毛笔,笔虽看似破陋,但其却有着一股隐而不发的符意,就像横竖着的几把刀潜在深渊,某日一但出渊,定是要将山河湖海切碎。

    “这支笔跟随了颜瑟好多年,所以才蕴有那么深刻的符意。”卫光明看向叶启,准确的说是看向叶启手中的笔,说道:“若说符道,这天下间无人能出颜瑟左右,所以,在看到你的第一眼,他就知道樊笼困不住你。”

    叶启砸吧了两下嘴,像是还在回味嘴中的酒味,说道:“他这可不是对道门不忠,您是光明神座,知道魔道应该怎么才算是魔道,我这样的天才被锁在幽阁里,本身就是道门在浪费资源,有了这支笔,我就能早一年离开樊笼。

    而我出去,桃山肯定不能容我,那只能去唐国,我的身份与观主的关系总是不可能随便了之,不管去唐国哪里,日后因为我的存在,总能缓解神国与唐国之间的关系。”

    卫光明摇头,不过却没再就颜瑟的笔继续说下去,他指着没有天日的栏内石窗,窗外是幽暗的浓雾,毫无一丝光彩。

    “你若逃出去,只能顺着崖下走,崖下很难走。”

    叶启看向石窗,说道:“几年前在桃山上时,我就见过幽阁,见过那些浓雾,也去了一次崖底。”

    卫光明后背不禁直了些,瞪大双眼看着叶启,久久不语,末了,他大概觉得叶启不是在说玩笑,如果对方说的是真的,那这位观主的弟子一定会成为昊天道建立有史以来第一个逃出幽阁的修行者。

    樊笼里再次无话,叶启拿着颜瑟给的枯枝白毫笔在石壁上刻画起来,此间无墨,又无清水,因为在樊笼之内,天地元气断绝,又不可能用出道术掬来清水以充黑墨,故石墙还是石墙。

    不过,在阴暗的牢内,地上悄然多出了几缕白毫。

    ……

    一书数日,白毫渐渐枯颓,直到落尽最后一根白毫,枯枝笔杆化作齑粉,叶启脸色变作苍白,这一书才停下。

    有栅有栏,才可称为樊笼,只说此间,栏是洞外几根桃木,栅是洞壁山石,叶启一书数日,便是以颜瑟赠笔为媒介,将此间樊笼之栅剔去,樊笼无栅,肉身自可脱离而去。

    至于樊笼内更为恐怖一点可锁修行者识念,就像叶启自己与卫光明、颜瑟的认知,樊笼困不住他。

    “不愧是幽阁,竟然还有自己复原的能力,我就不浪费时间了,你离出去估计还会有很多年,有没有什么要交待的?”

    卫光明睁眼,看着石窗外多了些神采的浓雾,摇头否掉了叶启的好意。

    叶启摇头,不再多言,跃起身子,顺着狭小的石窗钻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