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二十章 神殿骑兵的阻拦
    幽阁里有人走出,对于西陵神殿来说是一件很大很大的事情,因为此事意味着,过往数万年关于幽阁不可破的传说被人打破,西陵神殿的声望会因此受到影响,而且,逃脱的那人是一位入了魔道的知守观弟子。

    桃山神殿通往山腰幽阁的路间,把守森严,那个逃脱幽阁的道门叛逆不可能沿着正路逃去,而那些把守幽阁的道门子弟,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只能说明,那个人逃去了幽阁下的深渊。

    “他能够逃离幽阁,我不相信他会死在深渊中。”西陵掌教看着神殿上的一众神官冷然说道。

    掌教的话没有人反对,就是知晓桃山崖壁上两大阵法“触目惊心”的恐怖,曾亲自经历过深渊下无数危险的裁决大神官也没有反对。

    天谕大神官对于观内之事一向不愿插手过多,那日若不是掌教亲自下令,他绝不会出现在破观门外,而今事情已然不同,入魔的的道门弟子叛逃,无论他的师父是谁,在道门都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存在。

    他冷静肃然地看着神殿外的天穹,双眼似乎透过了神国的无数山川,落在了某处。

    “他会从北边山林进入唐国。”

    同样没有人质疑天谕大神官的话,因为天谕大神官是道门中最具智慧的神官,也是道门中得到昊天启示仅次于光明大神官的人。

    然而在他说完之后,西陵掌教却并没有因此而下令追捕的命令,只是端坐在金碧辉煌的神座上沉默起来。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观主那位弟子走出幽阁,也就是说,卫光明也有走出幽阁的可能,而今,幽阁必须留着裁决大神官这位知命修行者看守,而天谕大神官不善战斗,神殿的其余知命修行者又散落在人间各处,那位观主弟子,怕是派几位洞玄巅峰的修行者前去追捕,也起不了用处。

    “裁决神座,派出西陵护教骑兵走近路去唐国边境围堵。”许久后,掌教开口说道。

    有资格参与此次议事的西陵神官们听闻掌教命令,无不左顾右盼,护教骑兵虽也是神国修行者构成,但这些年常与世间各处镇压杀戮异教徒,故每一个骑兵的实力都要强过普通的同境界修行者,而他们几乎从未参加过追捕行动,掌教出动护教骑兵,也就是在说,此次追捕不论生死。

    掌教猜到了神座下众人此时的想法,冷笑几声,面具之内的脸上杀意浓重,说道:“叛逃的道门入魔弟子,就是观主身在神殿,也不会就此决定而说什么。”

    ……

    ……

    夜色下的南海海水如同变成了黑墨,翻涌的海浪是墨,那些在礁石上溅起来的水花还是墨。

    青衣道人站在背靠桃林道院前的礁石上,看着夜穹怔怔出神,他直至今日还未曾与观里有过联系,不过对于桃山上的事情大概能算到什么。

    当初自己没有阻挡他入魔,那他去了观里总会有暴露的一天,因为自己,没有人敢杀死他,所以他只能被关押在幽阁之中,而他能够看通自己写下的十二卷感悟,那幽阁就困不住他,所以他会逃走,逃往唐国。

    他抬头看着夜色,尽管南海的夜色在无数年里都显得很黑,但这些年来,它变的更黑了,荒原上的夜,应该比此地还要黑。

    “永夜将至?”

    他没有对那个传闻有丝毫的敬畏,在喃喃自问的时候,他的语气很是虔诚。

    ……

    ……

    叶启不知杀死了多少人面鬼猿,也不知道有多少毒蛇毒虫死在了他唤来的昊天神辉之下,得益于几年前走遍了神国各处,又得益于曾走过不少世间山川河流,在走出深渊后,他穿过层层叠叠的一片山脉,来到了一片原始密林中,在密林中穿梭十数日,又到了一座山下。

    那座山不高,也许还未有上个时空东夷城的矮山高,但山上树木却长得极为旺盛,一颗颗枝干如虬龙般粗壮,树叶宽阔似人巴掌大小,且树叶又极是密集,远远观之,那座山就像是一片由绿叶构成的海洋。

    山里时有兽吼鸟鸣阵阵,在山脚下的一片青草上,还能看见几只野兔梅花鹿在悠闲啃着青草。

    自这座矮山中段,流着一条清涧,叶启走在涧前,伸手在清凉的水中将手洗净,又掬起清水送在嘴里,待是渴意消散,他看向矮山,却不前行。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神殿不会因为自己逃出幽阁罢休,也清楚,自己一直在无人的山林中行走不可能避过天谕院神座那恐怖的预算与推测,一路无事,眼见就要达到唐国,这座矮山看似平和,实不太平。

    ……

    “刺啦”一声压抑到极致的异响发出,如同无数柄长刀整齐划一地划过了生锈的铁条,声音让人忍不住牙酸,鸟鸣与兽吼瞬间淡去,随即,近百点寒光从密林中而出。

    那些寒光是冰冷的箭簇,箭簇尾部的羽毛振颤着,箭杆在天地元气的支撑下急速旋转着,带出了无数道白色如湍流的线条。

    山前小涧距离满是古木的矮山还有十几丈距离,在那一声刺啦声后的眨眼间,箭簇就已经来在叶启身前。

    叶启感受着箭簇上传来的天地之息,每一个射出箭簇的人境界都不会低于不惑境,百支箭簇,便是一百位不惑境的修行者,这个世间,除了唐国与西陵,就是草原上那些最擅长骑射的王庭,也不可能凑出这么多人。

    叶启挥手而出,道术在他指间瞬间捏来,一道圣白色的神辉屏障仿佛本身就在他身前存在一般出现在了他面前,然后,箭雨而至。

    声势便似如无数碎石落于幽潭之上,簌簌声回荡不绝于耳,光幕本是巍峨不动,然而在随着箭簇越聚越多,如同春风吹皱的潭面,涟漪纵横交错而生。

    神殿护教骑兵的箭不是普通的箭,箭尖是神国采取异种神铁所炼,最善破除天地元气,箭杆是桃山上整日汲取昊天神辉的桃木,在脱离骑兵弓弦后,还能自顾在虚空间汲取天地之息。

    在过往的无数岁月中,神殿的骑兵正是凭借着这样恐怖的武器,碾压了无数不敬昊天的异教徒,铲除了无数股如同顽藓的魔宗余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