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二十二章 一剑破风雷
    山下万籁俱静,没有任何的声响,叶启坐在一块山石上,撕下一角道袍,沾着矮山里流出的清涧擦拭着剑上的血水,木剑不是铁剑,西陵骑兵的血毕竟染指过天地之息,浸在剑上极难被擦拭干净。

    擦了数遍,剑上纹络中的血水被擦拭干净,但剑还是暗红之色,血腥味还是扑鼻。

    叶启皱着眉头几许擦拭木剑,忽然,一片飞来的青草打破了山下的宁静,伴随着呼啸的风声,落在了他的头上。

    他将手中的布条扔在水中,转身看向山前,两位身穿黑色神袍的人正缓缓走来,他们没有在意脚下得的尸体与鲜血,一一踏过,故此时他们的双脚早被血水染红。

    “我见过你们,裁决司的大司座与二司座。”

    其中一位身形较为高瘦之人正是裁决司大司座,他面上有些敬意地看着叶启,说道:“不愧是从观里走出的弟子,当年我们围剿一位知命境界的魔宗余孽,虽然损伤也是惨重,但那个魔宗余孽死了,而你却没有死。”

    叶启想着刚刚那些骑兵的冲杀,若不是自己道魔双修,体内吸纳壮大的神辉早已将身体磨炼到堪比魔宗知命的修行者,就是前些时空的武道手段再玄妙,怕也会步入那个魔宗余孽的后尘。

    “既然我没有死,就凭你们也想将我留下?我想你们可不像这些死在我剑下的西陵骑兵无畏。”叶启以剑指着地上那些西陵骑兵的尸骨说道。

    “留不留得下,总要试过才行。”裁决大司座话音刚落,自矮山中流出得溪涧变得快了许多。

    叶启感知有异,低头看去,见涧内水流激荡着就似要溢出沟中,而其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些道不明的意志,他复又抬头,看向二人脚下的血液,有些明了这二人的胆气来自哪里。

    “就算你们早已将山中清涧当成栏,刚刚又将近百精骑的尸骨立为栅,就算你们的修为都是洞玄巅峰,但就凭这些,还是不能将我留下。”

    裁决司二司座冷笑一声,说道:“事情的结果从来不是靠言语确定的,你杀了近百护教铁骑,还能有多少气力?况且我们很早就开始做了准备。”

    “可惜了这些骑兵的尸骨,被你们用作樊笼,死了,也不能回归昊天的怀抱。”

    裁决司大司座坚定说道:“每一个西陵骑兵只要死得其所,就算尸骨无存,也是回归昊天的怀抱。”

    叶启摇头,看着二人说道:“我既然走出了幽阁,除非观主亲自设下樊笼,不然没有什么樊笼能够困住我。”

    裁决司二司座依旧冷笑,语气嘲讽说道:“我们经过很多重考证,发现了幽阁里颜瑟大神官留下的符笔痕迹,还有光明神座对你出逃一事的各种隐瞒,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说动他们帮你,而经过刚才的观战,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你确实强大,但没有两大神官,你怎么可能逃出幽阁?”

    ……

    溪水蔓延缠绕在了叶启周身,那些死去的一具具骑兵与战马的尸体开始被莫名的力量分解,白骨变作粉末混杂在血肉之中涌向了两个裁决司司座脚下,然后化作一道道横向的链条,将天地切割成了数块狭长的布葛裹向叶启。

    叶启所在的周遭,骤然变得朦胧起来,他周身的几尺空间变得灰暗,烈阳坠落,白云与蓝天如同被抽离,仿佛被昊天世界遗弃了一般。

    樊笼万千,可以世间万物为栏为栅,形态自也万千,身在樊笼之中,行动因天地转换受挫,再不能以天地元气用于己身,修行者无元气为支,与凡人又有何异?这便是樊笼闻名世间之理。

    裁决司两位司座没有对视,极有默契的同时出手,一人化雷,一人化风,一出手,便是西陵神殿最顶尖的神术。

    樊笼外的世界生出感应,矮山之下狂风呼啸,乱石滚动不安,天际间雷光乍现,那座长满了古木的矮山都在微微颤抖,身在其中的野兽感应到了某种危险,但又不敢妄动,只能停在原地悲鸣着。

    洞玄巅峰再进一步可为知命,两人担任裁决司神职多年,与那些死去的西陵护教铁骑一般,经历过无数战争血杀,战力同样傲视相同境界的修行者。

    两人合击,虽不可说能战知命,但绝对强过世间知命无数台阶。

    风雷融合而至,如一云雨水同时倾泻人间,又像冲垮河堤的大河,须臾间来在樊笼之前,来到叶启身前。

    正在这时,樊笼内的叶启跨出一步,他的身影变得清晰,举剑,屈臂直刺。

    先是与可撼知命的一百西陵护教骑兵厮杀,此时面对两位只差一步就可入知命的裁决司司座,他只是简单出了一剑。

    而这一剑看似简单,实际上,他把自己掌握的所有修为与境界,都凝在了这一剑之上。

    正如那句话,至简,故至强。

    木剑刺在了迎面而来的风雷之息上,发出一声“轰”的巨响。

    天地复归平静,木剑所过之处,两位裁决司司座道术凝结的风雷之息淡去,化成了本来无形的天地之息。

    两人在风雷之间显形,衣服被木剑上的剑气撕扯破裂,肌肤被割裂了出了无数道可见白骨的森然伤口,他们看着刺来的木剑,失神地看着,忘记了躲避。

    “原来,他真的能够走出幽阁。”

    木剑没有留情地洞穿了两人的咽喉,两人到死都没有明白,他为什么能以洞玄巅峰的境界走出幽阁,而光明神座现在都还被关押在幽阁之中。

    叶启怜悯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二人,收起木剑,不在原地停留,颤颤巍巍地沿着溪涧走向了面前的矮山。

    因为山下天地元气极大规模地运行,不过多时,矮山迎来了一场小雨,将山下的血水清洗干净……

    过去几日,西陵有人前来,看着地上被不知什么野兽啃咬成白骨的两具裁决司司座尸体,闻着土地上散发着的淡淡血腥味,他们仿佛看到了前几日矮山下恐怖的战斗场景,而后恐惧地颤抖起来,逃似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