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二十三章 书院旧书楼里的少女
    越过矮山,有一条沿着山石而过的河流,再走过河流,就是唐国的固山郡,安心走了月余,叶启来到了长安城郊外。

    长安城很大,郊外与城门还隔着有十多里地,远远看去,城池依旧不着边际,墙身漆黑如墨,城门高大,就像是一只张着巨嘴的洪荒异兽。

    一年前,叶启也曾在这里看过长安城,没有想到,仅仅是一年之后,他便又来了这里,如果不是巧合之下遇到了观外发生的那件事,自己来长安,应该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郊外黄土夯实的官道上分着两条岔路,一路直通那座如巨兽的城池,一路则是通往南郊的一座高山。

    又看了几眼那座城后,叶启走向在通往高山的路上,高山下有间书院,世间唯一一座书院。

    通往书院的路上,尽是低矮的山丘,此时正是长安春意浓时,丘上青草鲜花绿意娇艳,淡淡的花香洒在路边,配着山上送来的阵阵凉风,走在此间,实在是有些痛快。

    走出几步,眼前可见书院门楼,丘上青草鲜花换作树树杏花,如女子颊上的淡淡红妆,白里透红,风平淡拂过,花瓣如雨飘落在地,将树下小路也染成了白里透红。

    一位老妇拿着笤帚在楼下扫着杏花垂瓣,今日书院应是休沐,透过门楼外,房舍丛丛间不闻有读书声,见着人影,也是那些穿着黑白相间书院服饰的书生往门楼外走。

    感觉到有人到来,老妇抬头看去,见是一个长相俊美的少年,多看了几眼,然后注意到少年穿着一身破旧的道袍与他身后所负着的桃木长剑。

    “观里的人?”老妇驮着的背直了些,握着笤帚的手也紧了些。

    她能够察觉到少年的境界,知道天下间出了那座道观,不会有人能够培养出这样的少年,更因为她看透世间的目光,她看到那柄木剑上染了很多人的鲜血,那些人在人间都可称上一声大修行者。

    尽管对方年幼,但他来到书院,就不能轻视。

    叶启同样能够感受到老妇的境界,甚至于他能够在老妇身上感受到颜瑟带给过自己的感觉,她是一个神符师,还是知命境界巅峰的神符师。

    他行了一礼,坦然回道:“是。”

    老妇见他彬彬有礼,警惕还未放松,再问道:“你来书院有什么事情?”

    叶启依旧直白说道:“上二层楼。”

    上二层楼,那便不是去二层楼找麻烦,不过也是,就是那个同样背着木剑的观里弟子也不敢来二层楼找麻烦,他是去二层楼求学。

    老妇没有问少年为什么出自观里还要来二层楼求学,直起的后背驼了下去,笑着露出嘴里稀疏的几颗牙齿,说道:“今年夫子没有开二层楼。”说着,她指向连接门口的石径,再道:“不过,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会看到一座楼,楼前木窗下有一位二层楼的弟子,她每日都会在那里抄书,你可以问问她。”

    叶启再次行礼谢过老人,然后顺着石路,直直走去。

    ……

    书院后山,一座四面透风的金色草屋前,三块青石上驾着一口铁锅,铁锅内的清水被石块内的柴火烧得沸腾,身穿草鞋破袄的中年书生往锅里慢悠悠地添着切成薄片的羊肉。

    身形高大的老人坐在躺椅上,皱着眉头看着,切个肉都要半盏茶的时间,将肉放在锅里,一把抓起来放进去不就行了,怎么还这么慢?

    几根茅草被烟火熏着,落下了三两根,恰好落在老人的头上,老人心痛神色一闪而过,看着中年书生的模样,想要发些火来让自己这个大徒弟不要再慢,忽然感知到什么,起身咦了一声。

    中年书生将手中当成盘的菜刀放回架在屋前草上的案板上,看向老人慢慢问道:“老师,有什么吩咐?”

    夫子白了他一眼,说道:“告诉君陌他们,准备一下,今日有人登楼。”

    ……

    来到书院,看着远处那座在晴日下都云雾缭绕的山,叶启觉着心里莫名的放松,这种放松,是他从未感受过的放松。

    而看着那些书院的花草,书院的竹林,书院的破陋檐角,他都觉得极是顺眼。

    看的沉迷,不知不觉就走在了石径的尽头,来到一座楼前,楼有三层,没有勾心斗角的结构,也没有华彩红墙门庭,它只是以着山下地势而建,显得那么自然与古老,就像木门上的三字,旧书楼。

    简陋回廊而对的旧书楼一间木窗,十六七岁年华的少女在打开的木窗下,如静若无风的湖水般提袖抄书。

    叶启看向少女,少女有感也看向叶启,不知为何,两人同时宛嘴而笑。

    少女很少笑,就是十几年前在荒原遇到夫子,而后来到这座总是让人宁静怡然的书院,每日见着有趣的同门,她都不会笑,但看到叶启,她笑了。

    对于这种奇怪又没有道理的事情,少女本应该去细想原因,然而她没有去想,而是问道:“你来书院有事?”

    书院门楼下的老妇知道叶启来自西陵那座道观,少女自然也知晓,她的问话简短,但语气却比平时多出了一些人间的味道。

    叶启点头,知道她就是魔宗隐匿世间多年的宗主二十三年蝉,问道:“请问,如何登楼?”

    少女自然不会认为他想要登的楼是自己所在的旧书楼,看着那座山,说道:“既然你能来到这里,夫子就一定知道你的想法,你随我来。”

    叶启感谢说道:“多谢。”

    少女将抄好的书纸压在书案上,将手中细笔放好,遮住砚中浓墨,起身走出旧书楼,再次提醒了叶启一声跟着,在石径尽头绕过一处水泽,向着那座高山走去。

    叶启跟在少女身后,闻着少女身后黑发随着莲步走动荡出的清香,忽然问道:“为什么我在见到你之后,感觉到很熟悉?我们见过?”

    少女扭头,看着他,说道:“我不知道,但感觉好像是见过,再或者,因为你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