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二十七章 陈皮皮的想法
    叶启的行踪并不隐秘,他来到唐国后更是光明正大,进二层楼之前,通往长安城的官道上有很多人见过他,去书院的时候,也有几个书院学子见过他,这个消息,瞒不过耳目通天的神殿,即使发生的地点是在唐国。

    “或许,也只有书院才敢收留他。”

    随着裁决司的两大司座被叶启斩杀在唐国边境,裁决司司座位置空缺急需要补充,而叶红鱼在天谕院早是出名,平时行事干脆,掌管神殿各项事务的天谕大神官推荐她去裁决司担任二司座,在经过重重审核与裁决大神官点头同意后,她成为了裁决司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司座。

    裁决司一向处理的是神殿对外的事情,关于道门叛逆入书院的消息也是第一个收到,叶红鱼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想到观里还有一个与自己一同忧心那人的人,借故回了观里。

    书院?陈皮皮在很多年前就开始了解书院,知道那里有一个夫子,他比世间所有的人都厉害,知道那里在几十年前出了一个疯子,曾经来桃山杀了很多人,也大概知道那里是个很自由的地方。

    “这是一件好事。”

    叶红鱼细如柳叶的双眉一蹙,说道:“你这个回答不怎么认真。”

    陈皮皮将圆圆的脸蛋扭头看向一边,避过叶红鱼的视线,语气紧张说道:“哪里有,叶红鱼你可不要乱说。”

    叶红鱼冷笑几声,说道:“我知道你很久之前就在调查书院,观里不好?”

    陈皮皮像是被触动尾巴的猫咪,先是一阵机灵,扭头又是怒视着叶红鱼,说道:“书院中也有不可知之地,本天才身为知守观的弟子,为何不能了解书院?”

    这时,观内湖泊上飘来几片落叶,落叶触及水面,水面生出几朵如小花一样的涟漪,然后落叶并没有在湖上飘上很久,刹那间就沉入了湖底。

    叶红鱼说道:“你不喜欢观里这任何一处都像是被安排好的事物,书院那里有人味,没有师兄,你也一定动过去书院的念头。”

    “你想要怎样?”被人猜到了所有的想法,陈皮皮垂着脑袋问道。

    叶红鱼面色冷静,手上握着的象征着裁决司司座权势的铁剑稍稍用力了几分,说道:“只是说说,我没想过怎样。”

    ……

    ……

    二层楼里的日光很温暖,在温暖了书院后山的空气后,也不至于让人在日光下感觉到被晒,瓦房里传来了打铁的声音,湖畔小亭中婀娜的女子绣起了云锦上未完成的山河,大白鹅飘在水上,扬着高傲的脖颈叫着响和着湖畔某位书生挥剑时发出的声音。

    叶启换上了书院服饰,白袍黑边,细簪配上鎏金发带,脚踩着千层底的黑布靴子,比来时穿着道袍时显得少了些出尘之意,然却多出了些贵气。

    这身衣服,是木柚连夜做的,叶启既是入门,自然不能再穿着一身酸气的破旧道袍,而书院院服,又没有他这个年岁的,故君陌只能拿出自己小时候的衣服,衣服破旧发白,木柚觉着小师弟穿上不好看,故连着一晚上缝了身衣服,又缝了双靴子。

    叶启来到练剑的君陌身前,君陌停剑,叶启行礼,君陌回礼。

    看着穿上院服的小师弟,君陌不禁多看了几眼,赞叹说道:“穿上这身衣服,顺眼了很多,有我当年的几分风采。”

    叶启神色愕然,然后笑了笑说道:“师兄夸赞了。”

    君陌显然喜欢叶启这个回答,不苟言笑的脸上笑着,说道:“我已经听老师说了你的课业,我能有的,只是剑,见你背着木剑,你也应该用剑,我们来练练。”

    叶启将木剑解下握在手中,说道:“早就听说二师兄的剑很强大,师弟正有此意。”

    两人在剑道上早就浸淫了无数年,性格在某些方面都像极了各自的剑,宽剑、木剑,无论是什么剑,剑锋一定很笔直。

    在叶启说罢,君陌的剑复又握在了右手上,笔直的刺出。

    叶启举着木剑,笔直的落下。

    练练,不是要杀人,故两人剑上没有附着着天地之息,也没有多少力量在剑上,但因为两人的剑法,湖畔的天地元气自己乱了本来的布局。

    微风莫名自湖心而出,吹皱几顷湖面,吹着大白鹅上了岸,吹落了挂在小亭上的一匹云锦。

    宽剑与木剑相交,没有任何声响,相交在某处,然后互不想让。

    ……

    君陌不可思议地看着叶启,将宽剑收回在鞘里,他很骄傲,在剑道上他更是骄傲,骄傲到在他眼中只有几十年前的小师叔,就算是南晋的柳白,在他眼中,自己与其相差的只是因为比对方迟修行了二十年。

    但对于老师刚收的弟子,自己的小师弟,君陌不得承认,他很强大,最起码在剑道上要比自己强大,这种强大体现在他的年龄上,只是刚入少年,就让自己的剑进不得,若是再过几年,世上能有谁人可及。

    君陌哪里会知晓叶启若按照每一个时空的年龄加起来算,与他的年龄不差多少,甚至还要大上几岁,而在那些时空,因为天地的限制,武道剑道在某些方面,比这个世界也不会差去多少。

    叶启没有因为君陌的赞叹去自傲,收回木剑,说道:“不打扰师兄练剑了,师弟告退。”

    两人在比剑的时候,都将一身的剑道修为凝结在了剑上,比剑练剑,一剑便可,君陌学着李慢慢平时关照师弟们的样子,伸手弯腰拍了几下叶启的肩膀,说道:“嗯,你去吧。”

    ……

    叶启来到湖畔的凉亭中,木柚正在凝神在云锦上绣着一朵白云,没有理会叶启,叶启也没有出声打扰,自顾看着那云锦之上的山河。

    他看过道门各代神符师传下的符书,虽没有修符道,但目光比之符师们洞察天地的眼光差不了多少,符道阵道相通,那山水是一座阵,也是一道符,一道未完成的神符。

    看了许久后,发现木柚应该在很久后才能绣完白云,叶启弯腰行了一礼,出了凉亭去了小湖另一畔的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