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三十五章 佛前禅唱如潮,一剑斩掉罢了
    天坑中央,矗立着一座山峰,山峰雄壮巨大,比书院后山那座孤崖还要高大数倍,而天坑又极深,只有峰顶一小截露出地面,叶启先前看到的那座绿色土丘就是山峰的峰顶。

    在那座山峰上,无数黄色的庙宇重楼隐隐若现,天坑底部本就湿意颇重,天坑外是荒漠,气候炎热,水气自天坑底部扶摇而上,化作雾气如纱一般笼罩在山峰之间,此时再看那座山峰,就像是悬在天坑之上,有如佛国仙境。

    面对这样壮阔的景象,叶启没有神往,在他看到天坑,看到山峰间那无数的庙宇之后,他的注意力就放在了天坑底部,在那座巨大山峰的山腰下,是层层叠叠的数不清多少层的梯田,田里生长着无数在长安、西陵极难见到的作物,田中,无数皮肤黝黑的农夫劳作,密密麻麻,光是出现在他眼中的,就不下五六万人。

    天坑底部,有河流农舍,妇人无力地缫丝织布,那些还没有能力劳作的孩童看着巨大的山峰,双目无神诵念着佛经。

    粗略一看,坑下应有十几万人生活,他们没有长安城百姓的自信,也没有西陵神国百姓们对世间神情安逸的态度,他们只知道劳作,若说是人,更像是一只只仿佛不知道疲倦的蚂蚁。

    叶启视线落在那重楼庙宇间,逾千僧人锦衣玉食,只知诵经念佛,哪管山下民生疾苦。

    尽管知道悬空寺下有十万农奴,但想着在世间看过的佛宗修士,想着无数年前那个开创了佛宗的人物,叶启总归对于悬空寺还有些别的想法,但看着如此景象,他忍不住浓浓的失望。

    “外道尔。”

    没有什么可看的,悬空寺比道门还要死气沉沉,就像是一只落在井里的乌龟,只知道看着井外的一角天空,等着井里所有的鱼虾死去,它也会慢慢地死去。

    叶启转身,便要离开这座天坑,然而在他身前,忽然多出了一名僧人,僧人身穿一件破烂的木棉袈裟,头上有着一层隐薄的发茬,他站在那里,就像天坑里那座山一般坚毅,给人感觉,如果天塌下来,他也能撑住。

    僧人叫做七念,没有开口言语,不是不言,而是不能言,数年前他远走荒原,看到了一条被黑暗浸满的沟壑,他没有踏过沟壑一步,与他同行的道、魔二宗行走同样未曾踏过,沟壑带给他的恐惧无法言明,也让他这尊行走世间的佛子再也不觉得佛光普渡整个世间,他张口咬断自己的舌头,然后吞舌入腹,修了佛宗的闭口禅。

    他在寺内念佛,感知寺外有强者而来,首座无法出行,那便只能由他前来,见是那位叛道入书院的二层楼弟子,本是想要看对方如何,没想到听到对方如几年前的叶苏一样斥佛道为外道,向佛之人,心中必定尊佛,佛宗教义戒怒,他依旧生怒,故好要让对方明白,佛道并非外道。

    叶启能够猜到这位僧人的想法,看他不言,说道:“你是佛宗行走七念。”

    七念双手合什,不容拒绝地点头行礼。

    几缕山风吹拂,叶启眼前兀地出现了一尊佛像,佛像慈悲,脑后金色神辉刺眼。

    叶启知道,在自己面前的不是真实世界,而是在自己的识海之中,那尊佛,是七念的禅意。

    他解下木剑,看着佛的眼睛,便在这时,佛笑,手捏拈花指印,禅唱如潮,天地变得宁静和谐,肃杀归寂。

    叶启没有被禅唱所扰,双手拿着木剑,如砍柴一般,砍向了那尊佛。

    禅唱戛然而止,佛像被木剑劈成两半,脑后佛光再难普照,散于天地间。

    ……

    七念诧异地看向那人,佛宗修者,日日念佛悟佛,乃是修念,寺内千佛放在世间,毫无疑问都是世间最强大的念师,自己以寺内手段入侵对方识海,竟然未曾动摇对方意念便被破了这一手段,他年岁还少,如何能来那么纯净无垢的念力?

    叶启念力强大,依旧与他轮回数个世界脱不了干系,至于简单出剑破了七念这一念力攻击,还在他本是就是意志坚定之辈,而他先是身在道门入道,后又入书院,前者不必多说,二层楼里无人信佛,甚至在提及佛宗时,偶而还有轻蔑的态度,面有佛言,不想听之,一剑斩掉就是了。

    “你们悬空寺,行为外道,还不让外人评说,被我戳到痛点,不做解释,反而只想让我闭口,这不是外道又是什么,还不及魔宗杀人成疯之辈磊落。”叶启看着七念,嘲讽说道。

    被人打一下,哪有不打回去的道理,就在叶启说完的刹那,他的剑便动了,如一道流过尘土的细流,在虚空间划过了一道醒目的痕迹。

    七念眉头微蹙,双手再次合什,自他身体周遭,泛起数道厚重至极的佛门气息,引动悬空寺外无穷无尽的天地气息在他身前生出,然后如同两扇沉重的古寺山门,在他身前关闭。

    叶启的剑来在七念身前,进入到那片元气集中而变得粘稠的空气里,速度变得慢了下来,但剑未停,在与空气的高速摩擦下,发出了令人心悸的摩擦声,木剑剑身之上,隐约可见有火光乍现。

    剑如细流,与浩瀚的天地元气相比显得极是微不可见,但细流可穿山石无穷,可行世间万里,所以,在叶启厉喝一声后,木剑的速度陡然增加,整柄木剑恍若变成一团烈火,刺穿了七念身前的空间。

    知其,守其,为天下溪。

    叶启这一剑,算不得剑,乃是指,天下溪神指。

    木剑刺在七念双掌之前,一蓬血花在剑尖绽放,七念一根小指上的血肉被剑上天下溪神指指意洞穿复又磨灭,露出了苍白的骨头。

    然而七念毕竟是佛宗的天下行走,早在无数年前就站在了天下少有的知命境界,几年前离开荒原,他吞舌入腹修炼闭口禅,暗合当年佛陀成佛之路,佛道修为在寺内隐隐有讲经首座不出无人可及的地步,之所以被叶启所伤,也只是未能发现对方剑上的溪神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