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四十一章 他本身就看的足够远
    “他本身就看的足够远。”

    李慢慢看着天外,想着第一次看到十二师弟时感受到的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想着他走入后崖斩掉修为时的果断,确实看的很远,但是为什么?

    夫子看出李慢慢的不解,说道:“他像是与整个世界无关,就像是湖里忽然多出一道散不掉的浓墨,浓墨飘在湖上,自然比湖里的水看的远。”

    李慢慢第一次听老师如此评价十二师弟,神情一怔,可是,湖里不可能自己多出浓墨,是谁将浓墨泼在湖中?难道这就是小师弟说服老师的理由?

    ……

    感悟整座湖上的块垒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尤其是那一块块怪异的石头上还有着刺眼的剑痕,块垒阵意无人触发,只是自顾散发着自身的气息,叶启散开识海感受,便是在某些方面触发了块垒,而触发块垒大阵,便要接触柯浩然留在石块上的浩然剑意。

    先被浩然剑意洗练,再直面整座块垒阵意,就是越过五境的强者都不敢这么做,偏生叶启就这么做了。

    所以在雪崖上看着大明湖的唐会说他疯了。

    唐不是夫子与李慢慢,今日也只是第一次见叶启,尽管他现在亲眼见着那人身在块垒大阵之中,也没有夫子与李慢慢对与叶启的那般自信。

    “一个半时辰了,以他知命境界的识海,应该早已被块垒与浩然剑意撕碎了,为什么还能安然无恙?”唐忽然挫败着感叹道。

    唐小棠没有兄长知命上境的感知,也没有见过山门前块垒大阵到底是如何恐怖,听着兄长挫败的语气,说道:“哥哥,他不就是在没有水的大明湖上站一个多时辰吗?有什么了不起?”

    唐看着唐小棠,伸手在其额上弹了一下,使得唐小棠捂着脑袋哎呀了数声。

    “你要站在块垒上感悟一盏茶时间,识海会被阵意与柯先生的剑意撕碎,然后变成白痴。”

    唐小棠揉着脑袋,知道兄长说的不是假话,但因为额头很痛,心中多少有不满,问道:“那哥哥你能坚持多长时间?”

    唐看着大明湖上的那道身影,说道:“应该半个时辰?或者比这还短些。”

    ……

    白狐趴在叶启肩上也过了一个半时辰,对于有些事情,它能够分出轻重,尽管感觉到身边盘踞着很多危险气息,它还是忍着恐惧没有大叫。

    不过始终待在一个地方不动,这让好动的它总是不怎么舒服,发现那些气息只是危险而没有实质后,它鼓足勇气,抱紧叶启的衣服,先是垂下长长的尾巴落在那些石块之上,发现同样没有什么,便跳在了地上。

    石块的缝隙中还残存着湖水,流速不快,但都在向着同一个方向流去。

    白狐好奇心下,沿着一道水流走去,不过一会儿,来到湖心,发现一座石门,石门很大,就像是一座山。

    白狐停下,坐卧在石门下,越看越觉得害怕,几息时间后,它“呜呜”两声,四只爪子拨乱了乱石下的水流,掉头跑去。

    它没有跑出几步,撞到了什么,以为是藏在湖里的恐怖出现了,慌乱下又掉头向着石门方向跑去,然而发现自己被人捉住了。

    “叽叽”,它尖叫着,挥舞着四只爪子,显得很是无助。

    叶启拎着白狐,无奈地看着它。

    “安静。”

    白狐听到熟悉的声音,四只爪子一顿,这才安静下来,静静地卧在那人怀中,再不发声。

    ……

    石门高大,比长安城的南城门朱雀大门还要高大,矗立在无数的乱石之中,若于湖心其它位置根本极难被发现,然而走在湖心,它就突兀的出现,就像它只愿意被挑中的人看见一般。

    叶启看了几眼山门,将扳指带在右手上,伸出按在厚重的石门之上,然后,石门发出一声轻响,伴随着积累了陈年的灰尘,魔宗山打开。

    叶启抱着狐狸走了进去,眼前出现了密集的台阶,落差不大,盘旋着自地底而起,通往了不知何处。

    ……

    走完台阶后,叶启到了魔宗山门本殿,那是一处比世间任何一处都要宏伟的宫殿,延绵在桃山的西陵神殿不及,长安城里的大明宫同样不及。

    魔宗山门在一座山中,那座屹立在大明湖畔的高大雪山之中,山体的腹地被掏空形成的巨大空间里。

    这片空间巨大到无法想象,高、深不知几何,故在看后显得充满了梦境一样的虚幻,就像是只有昊天才能有这样的力量开辟而出。

    此处并非漆黑不见光彩,几道像是无源的清光洒落,显露出了空间的布置。

    数道石梁横亘在这片空间之中,石梁上的刀劈斧凿痕迹清晰可见,它们极宽,每一条都有近五六丈宽。

    尽管石梁宽长,但在这片空间下,也只像是蛛丝一般,石梁汇聚的地方,便如蛛网,托起了一方殿宇。

    叶启知道魔宗山门不是昊天的恩赐,这里的每一处空间,每一条石梁,都是由当年的荒人亲自开凿,如果说山门外的块垒大阵是千年前那位光明大神官挑战昊天的痕迹,那么这座山门,便是无数代魔宗子弟对那位大神官所作所为的补充。

    所谓人定胜天,便在此处直白的显现。

    小狐狸畏惧加上尝试地向着远处的殿宇叫了几声,声音并未传出多远,就被山里的空间吸纳。

    叶启由它叫着,走在一条石梁上,向着那处殿宇走去。

    无数道石梁汇聚的地方,形成一片平地,因为关闭多年的魔宗山门被打开,雪峰外的空气不知从哪里倒灌在山里,形成了呼啸着的山风,将那片殿宇之上的尘灰吹成了雾状。

    殿外堆着无数具白骨,将通往殿门的石阶掩埋,白狐哪里见过这样的惨象,尾巴卷起捂着眼睛,叽叽不安又叫了起来。

    叶启平淡地踏过白骨,白骨在他脚下发出了清脆的“咯吱”声,无数年的风化腐烂,略一触碰,便化作了灰白色的粉末。

    他踩碎不知多少白骨,末了临在殿宇门前,回望来路,再看那些白骨都不禁有些动容,光是殿外就有白骨如此之多,殿内会有多少?

    他当年究竟杀了多少人?

    (感谢赤子心中人的100币打赏,感谢雨落长安忆的500币打赏,感谢低音的黑猫100币打赏,感谢泉邬的305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