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四十五章 剑在人在
    “桑桑,还不快来帮你家少爷。”

    在将孤狼杀死之后,宁缺近乎力竭,孤狼沉重的尸体压着他,让他很难在孤狼身下离开。

    桑桑扔了大黑伞,跑在少爷身前,吃力地将宁缺从野狼的尸体下拽了出来。

    “今天的运气很差,遇见一头不值钱肉也不好吃的孤狼,赶紧准备绳子,不然这破狼的血味引来其它的野兽就不好了。”宁缺拿着灰布擦着脸上与手上的狼血,见桑桑正看着一处山坳没有动作,推了几下桑桑后又道:“看什么呢傻丫头?听到我说话了没?”

    说着的同时,他看向桑桑看着的地方,就在不远处的山坳下,竟然多出了十几头狼,那群狼的肚皮干瘪,身上的皮毛全然不像刚刚那头野狼,而是灰白色,显然是从岷山北麓来的雪狼。

    此时他已经无力,就算有着大黑伞,自己与桑桑也不可能在群狼下活下来,他没有犹豫,起身丢下孤狼的尸体,拿着猎刀拽着桑桑就向着身后的山峰上跑去。

    只是他哪里能够跑过饿了不知多久又见到新鲜食物的雪狼,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雪狼群团团围住。

    “桑桑,撑伞!”宁缺大声喊道。

    桑桑小脸紧绷,将束着大黑伞的麻绳解开,大黑伞“嘭”的一声,如幽兰在夜里绽放,护住了宁缺的后背。

    说来奇怪,就在大黑伞撑开的刹那,围着主仆二人的狼群却不自觉退后了数步,然而它们依旧不想放过眼前肉质显然要好过麋鹿的食物。

    “少爷,这里怎么能够看到雪狼?我们今天要死了。”桑桑哭丧地说道。

    雪狼生活在岷山北麓,甚至是北麓更北边的大荒极北地区,偶而也会有一两只寻不到食物的雪狼会来到岷山南麓,那时的雪狼便会成为岷山南麓狼群的头狼,一群雪狼,那得抵得过五六群南麓的狼群。

    宁缺拿着猎刀戒备着大黑伞伞柄方向,伸脚向后踹了桑桑一脚,严厉说道:“没有到了要死的时候,不能说死。”

    桑桑扭头,看着少爷背影,认真点头,忽然,她惊呼了一声,说道:“少爷,狼群后走来了一人。”

    宁缺揉了揉眼睛,说道:“废话,你家少爷又不是瞎子,那人竟然傻到遇见雪狼群都不跑,而这群狼似乎有些畏惧大黑伞,狼群应该会先围攻他,一会儿抓住机会逃跑。”

    ……

    雪狼群确实如宁缺所说,当看到有人来后,它们果断放弃了围攻有大黑伞的主仆二人,转而围住了来人。

    叶启抱着小狐狸,淡然看着狼群,平时胆小的小狐狸也都没有害怕,在叶启耳边叽叽着,似乎在说它在天弃山脉的时候打败过不少雪狼。

    大黑伞收拢,主仆二人开始逃跑,而雪狼群中,也跃起三只雪狼扑向了一人一狐。

    三只雪狼张着嘴巴,嚎叫着,似乎鲜美的血肉已经被它们吃在了腹中。

    空气中传来“嗤”的一声响,三只雪狼拦腰断开,洒落了一地的鲜血与内脏。

    紧接着,又是“嗤”的一声,剩余的七八匹雪狼也同时被拦腰断开。

    “这,有些帅了!”逃亡中的主仆在扭头观望有没有雪狼追来时,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宁缺下意识地惊呼道。

    桑桑也瞪大了眼睛,说道:“少爷,他好像是修行者。”

    宁缺说道:“桑桑你今天怎么老是说废话,那人轻松的杀了十几头雪狼,少爷我不知道他是修行者?”

    桑桑乖巧地噢了一声,随后想到了什么,说道:“少爷,那人感觉就是来救我们的,我看他也不像是坏人,少爷你不是一直想要修行,我觉得你可以找他。”

    ……

    宁缺拉着桑桑,对那些死相极惨的雪狼视而不见,径直走在了叶启身前,学着以前在长安城将军府学过的唐人礼节,向着叶启拜了一下,在他身后的桑桑也有模有样地跟着给叶启行了一礼。

    “多谢您出手相救。”

    看到大黑伞,看到那个皮肤黝黑的小丫头,叶启哪里还能猜不到这对主仆是谁。

    叶启挥了挥手,好生看了桑桑几眼,说道:“举手之劳,你们有着这柄黑伞,也不一定会死。”

    这时,小狐狸不知为何,此时躲在了叶启背后,不知是因为那柄大黑伞的气息还是因为桑桑。

    宁缺笑着说道:“还是要感谢您出手,听说雪狼肉不像普通狼肉难嚼,肉质鲜美,我最善烤肉,您要不要尝尝?”

    桑桑小心地拉了拉宁缺的衣服,说道:“可是少爷,你并不善烤肉,每次烤肉都会糊的。”

    宁缺瞪了眼桑桑,尴尬地摸着脑袋看叶启说道:“让您见笑了,我家侍女现在还小,不知道什么叫做好吃。”

    叶启微微点头,很有高人风范简单说道:“好。”

    桑桑不是普通人,小狐狸在畏惧那柄大黑伞,同时也畏惧桑桑,叶启在小狐狸弱小地反对声中,答应了宁缺的邀请,既然在荒原遇到了那位的化身,且她现在这么弱小,不一定能够察觉到自己,自然要多看看……

    ……

    一处极小的崖坪上,宁缺在火光前,由着桑桑去烤串在木棍上的狼肉,自己却是多次看着叶启,欲言又止。

    叶启知道他的想法,见他难以开口,便是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说。”

    宁缺不好意思地笑道:“敢问您在哪里修行?”

    叶启说道:“书院。”

    宁缺自幼生在长安城,尽管他在四岁之后便颠沛流离在了荒野,对于书院,以及书院在帝国的位置,心中一清二楚。

    “您可以教我修行吗?当然,我知道书院修行者不收弟子,但您可以传授我一些细微末节的东西,只要能够修行,我不挑的。”

    叶启看着宁缺,发现他气海雪山真的一窍不通,说道:“你气海雪山一窍不通,现在不能修行。”

    宁缺神情失落,想到了早些年自己在燕唐边境遇到的那位修行者,然后那人也说过类似的话,不过他生而知之,心智也被这些年的颠沛流离锻炼的极是坚韧,很快,他察觉出叶启话中的另外一层意思,现在不能修行,不代表以后也不能。

    他神情郑重行礼说道:“还请您赐教。”

    叶启将背后断掉的木剑取下,看了一眼烤着狼腿的桑桑没有察觉到什么,将剑尖那一截递给宁缺,说道:“我比你大不了几岁,你不必这般客气,日后你会有属于自己的机缘,但在机缘之前,你可以先为感悟天地元气锻炼识海。”

    宁缺双手接过木剑剑尖的那一半,感激问道:“我该怎么做?”

    叶启说道:“不管哪种修行,都是以意为先,磨炼意志与识海,这柄断掉的木剑上有我一道剑意,你每日拿剑感悟那道剑意就行,在你气海雪山通窍之后,每日磨炼而出的意志与识海,会成为你修行上最大的助力。”

    宁缺明了,谢过叶启后,看着桑桑说道:“桑桑,以后要保护好这柄木剑。”

    听着有人能帮少爷修行,桑桑心中开心,满足笑着,一颗梨涡在黝黑的脸蛋上浮现,说道:“知道了少爷,就像大黑伞一样,剑在人在。”

    (这一章有坑,看有没有书友能够发现,感谢尾号1891的书友的100币打赏,感谢张慕亭书友的100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