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四十八章 柳白来了
    在思考着那些墨点到底是什么的陈皮皮也不禁在感叹,师兄竟是强大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只是画上一些墨点,就能让洞玄巅峰的自己陷入此时境地,二师兄说他最强大的是剑,那他握住剑,会强大到什么地步?也不怪叶苏师兄会败在他的剑下。

    墨点逐渐洒满了整张白纸,亭内风声骤散,叶启拿笔沾墨,自白纸一角而始,笔锋如剑走大龙,一条粗重的墨线写于纸间,如河,但更像是一柄剑,直欲将纸间平面破开。

    “这张纸,应该放于旧书楼中。”叶启手捧宣纸,在小湖的明媚阳光之下,看着墨线与墨点,开心说道。

    陈皮皮在地上坐了起来,摸着脑袋心想,没想到冷漠似铁石的师兄,也会有像二师兄那样自恋的时候,不过,那张纸能够差点让自己这个天才识海散去成为白痴,放在旧书楼中自然有资格,那也不算是自恋。

    “师兄,剑炼好了,你要不要试试?”陈皮皮将背后的铁匣拿在手中,问道。

    叶启看向陈皮皮,将手中宣纸叠好,接过陈皮皮递过来的铁匣,然后揭开铁匣,拿出了匣中的剑。

    剑是他一直以来最喜欢细剑,但剑在入手之后却有些沉重,剑身如后山这座湖,澄澈透亮,刻着繁复不失精美的纹络,那是一道阵法,阵法不是什么威力强绝的阵法,但可以让剑更坚固,不会在与空间的摩擦中起火,不会在与强者对剑时那么容易碎掉,也可以让剑变得更锋利。

    “这柄剑叫什么?”叶启右手持剑,左手轻轻抚摸着剑身问道。

    陈皮皮说道:“师兄师姐们说了,这柄剑是给师兄你炼的,所以就没有给它取名。”

    叶启点头,扭头看着已经从瓦房中走出来的几位师兄师姐,说道:“我在书院排行十二,那就叫它剑十二吧。”

    剑十二?陈皮皮掸着刚刚坐在地上时沾染在衣服上的尘土,说道:“这名字有些好听。”

    叶启笑了几声,拍了拍陈皮皮的肩膀,没有试剑,而是将剑十二重新放回匣中,因为在它握住剑柄的时候就已经熟悉了这柄剑,因为,他要将试剑放在六月中的那场对决之中。

    ……

    漆黑的马车碾压过南晋北境的一片原野,激荡起了数片难以被风吹熄的灰尘,马车的车夫是一个剑客,南晋剑阁第二大高手,程子清。

    能用程子清拉车的人,身份也不必多说,便是那位以剑道无敌世间被世人称为人世间第一高手的柳白。

    马车走的很快,几日间穿过了南晋与大唐边界的大泽,进入了唐境的清河郡,来到青峡那座天然形成的关口。

    关口延绵不绝的群山之上,站满了无数大唐精锐军人,那些军人紧紧握着手中长槊,注视着那辆马车穿过青峡关口。

    早在月前,皇帝陛下便下了命令,不必阻拦那辆马车,但如果陛下不下命令,到时候,自己等人前去阻拦,能不能够挡得住马车里的那个人?

    ……

    拿到剑十二后,书院回归了往日,木柚绣花,老六打铁,二师兄练剑看书,余帘在旧书楼中抄书,王持又跑在了山野间寻花采药……

    他们似乎对于即将发生的那件事情漠不关心,但是陈皮皮知道,师兄师姐们只是不想让十二师兄有太多的压力。

    而师兄他看起来似乎确实没有压力,这几日就抱着剑匣,不是逗弄狐狸,要不就是与一板一眼的二师兄讨论到底什么才是规矩,有的时候两人还会吵得面红耳赤,再或者,去山坳里听听西门、北宫两位的师兄奏的小曲,与五师兄八师兄下下棋。

    闲情逸致的很。

    这日,六月十二,叶启在湖畔抱着狐狸晒着太阳,陈皮皮终于忍不住上前问道:“柳白已经进入大唐腹地,师兄,你就没有紧张?”

    小狐狸睁开眼睛,看是那个胖小子,伸出爪子叽叽叫上两声,陈皮皮会意,拿出一块自己特制的肉干放在对方爪子里。

    叶启懒散地回道:“皮皮,我且问你,大师兄与五师兄两人谁的棋技更高?”

    陈皮皮在不解下想了想,说道:“五师兄虽然在人间号称是棋圣,但他下不过大师兄。”

    叶启再问道:“你可见过他在与大师兄下棋时怕过?当然,害怕大师兄下棋慢这一点除外。”

    “嗯……”陈皮皮说道:“好像还真没有怕过。”

    叶启说道:“那还紧张什么?”

    “师兄,你与柳白比剑和大师兄与五师兄下棋这是不同的两件事。”

    下棋与比剑当然是不同的两件事,前者分出胜负最多会让败者抱憾几日,后者若是输了,输者就有可能会死。

    “一样的。”

    在听到师兄这个明明是扭曲概念但又找不见理由反驳的回答,陈皮皮没有去问,而是坐在了叶启身边,将自己身上的肉干拿出,喂起了狐狸。

    时日过的极快,转眼两日过后,六月十五,那辆从南晋而来的马车来到长安城南郊的那座山下。

    书院旧书楼中,余帘停笔,看向从木梯走下的叶启,起身说道:“我陪你去。”

    叶启背着剑匣,摇头拒绝了三师姐的意思,今日,包括视琴与棋为命的那几位在内的后山师兄们都表达了这个意思,但都被叶启摇头拒绝。

    “师姐,这又不是长安城里的混混打架,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余帘细如柳叶的秀眉一蹙,也不看他,自己推开旧书楼的门,就那么走了出去。

    叶启清楚三师姐的意思,既然你不愿让人陪你去,那我就要陪你去,你能怎样,还敢以下犯上找师姐生气?

    山下的马车极远处,围了很多人,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那辆马车中坐的是谁,但也因为知道,故那些人离得很远。

    知道无法拒绝三师姐,叶启只能跑去走在三师姐身边,两人从书院门楼走出,走过那条铺在几座小丘的青石小路,来到了那辆马车前面。

    这时,程子清跳下马车,掀开车上门帘,然后走下一位中年男人。

    (感谢暗耀的1500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