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四十九章 自己的身前一尺并不弱于人
    中年男人一身白衣,手中握着一柄铁剑,他双眉很直,就像是两柄缩小的的长剑,他的发丝也很直,被一个发带束在腰后,像是无数万柄剑,他的人站在那里,同样显得很直,还是像剑。

    他双眸打量着走来的二人,看到年纪很小的少年,看到少年背后的剑匣,说道:“你的剑很好。”

    面对人世间第一高手,也是自小师叔之后天下最强大的剑客,叶启只是淡然一笑,看着柳白手中的铁剑说道:“你的剑也不错。”

    叶启顿了一声,继续说道:“长安城南郊还有座山,那里无人,适你我出剑。”

    柳白没有看着对方年少就失去了应有的尊敬,说道:“那就请十二先生带路。”

    叶启看向三师姐,行礼说道:“师姐,就送到此地吧。”

    余帘轻点下颌,然后看向柳白,柳白的身体在骤然间绷直,右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之上。

    柳白神色凝重地看向余帘,先前他并未对名声不显于世的书院三先生报以太多关注,然而刚刚被对方注视,他身体自然而然地生出了警惕,似乎对方随时能够破入自己的一尺之境。

    让自己生出这种感觉的竟然只是一个洞玄境的修行者!

    忽然,他想到了某种可能,认定了那个可能,说道:“没想到你会入书院,书院果真藏龙卧虎。”

    他并未说出到底是谁,但他是柳白,这样说自然就认出了余帘到底是谁。

    被人认出,余帘神情未变,不见有慌乱之色,语气复杂说道:“好久不见。”

    ……

    书院南郊再往东一点,有着一座野山,山不高,山上尽是杂树乱草,除了一条长满荆棘的土路,再无登山别路,故平时少有人来。

    土路上,一高一矮两人走着,然后山间的风不知什么原因停了,那些土路上的杂草荆棘就像是遇见君主游历的百姓,纷纷自觉的避退。

    两人的剑道境界都已经走到了世间前路,必然像是剑般冷冽直接,今日第一次见面,故无话,只是沉默地在山路上走着。

    在与他们很远的距离外,有很多人跟着,跟着的不是普通人,是昊天道南门的数十位修行者,在那一群修行者中,还有着一个老道,老道叫做颜瑟。

    没有人相信书院的十二先生能够战胜柳白,包括余帘,也包括后山的弟子,颜瑟只见过叶启两面,知道他很强,甚至比当年同年龄的柯浩然还要强,但柳白毕竟是柳白。

    如果那小子败在柳白剑下,柳白会不会将剑对准长安,对准另一座山上的二层楼,夫子不在长安,那时书院会不会与柳白发生一场大战?

    如果发生大战,长安城一定会受到波及,这对于唐国来说,绝对不会允许。

    山不高,也走不了几步,柳白与叶启便到了山顶。

    山顶开阔,是一片乱石点缀着青树的崖坪。

    柳白将铁剑自鞘中拔出,没有出剑,看着叶启说道:“因为很多原因,我没有与书院的人交过手,也没有见过面,而在很多年前,我也只是在瓦山见了一次柯先生。”

    叶启将剑匣放在脚下,打开剑匣拿出里面的剑十二,说道:“那时的小师叔应该在杀人。”

    柳白说道:“剑意通天,剑剑杀人,瓦山被血染红了,也是那时看着柯先生的剑,我清楚了身前一尺之剑的重要。”

    “生不逢时。”

    柳白点头,说道:“你只在世间出了两剑,第一剑败了七念,第二剑败了叶苏,很像当年的柯先生,夫子似乎也想将你培养成第二个柯先生。”

    叶启摇头,说道:“不是夫子的意思。”

    柳白赞赏看向叶启,说道:“我的剑,必然是一去不能回,所以,才应了夫子的意思,来长安与你战上一场。”

    叶启说道:“你也不是出于夫子的意思。”

    柳白笑道:“这天下,没有几人值得我出剑,你是一个。”

    叶启行一书院礼,说道:“请。”

    柳白持剑回以一礼,说道:“请。”

    ……

    ……

    余帘在将叶启送到书院外后,便又走回了旧书楼,回到了后山,后山此时无声,她大抵猜到了他们在哪里,几步之间到了后崖下,又几步上了崖顶。

    崖顶今日无云,就是一丝一缕都没有,四先生范悦抱着一个方形阵盘,阵盘散发着浩瀚如天穹的气息,后崖无云便是因为这个阵盘。

    君陌古冠高挂,左手握着的宽大铁剑很用力,他来回看着脚下与崖外的一座矮山,似乎在打量两山之间的距离。

    其余几人,都在神情凝重地看着那座矮山,就是被陈皮皮抱着的小狐狸,在它脸上都看到一丝凝重。

    发现有人登崖,见是余帘,君陌紧握铁剑的手才稍作放松。

    余帘走在君陌身边,问道:“有多远?”

    君陌说道:“七百六十丈。”

    余帘没再说话,随着诸人一同看向矮山。

    看着余帘不语,君陌稍作放松,有时间思考其它,自己该怎么战胜柳白,便是一道剑意直冲天穹。

    ……

    剑是直的,而且有锋,所以出剑必须要直,所以在出剑前后便不能犹豫。

    对于柳白,天下人只知道,只要他出剑,便没有任何人能够接住,因为他的剑很快,快到了五境的极致。

    因为快,柳白身前无敌的一尺之地,便是千里。

    所以,在柳白说完请字之后,叶启的剑便动了,他双手握着剑,山上的事物随着他握剑后失去了神采,漆黑的枯石成灰,冒出的几棵青树将枝干弯到了最低,直至枝干折断铺在地上。

    他没有任何表情,握剑的手没有颤抖,手里的剑也没有颤抖,就是身上绣着黑边的白色院袍都没有颤抖。

    霍然,他的剑就出现在了柳白身前。

    自从柳白以身前一尺之剑战败南海剑神的千里雷剑,奠定剑圣之名后,便无人在敢欺近他身前,因为他身前,是属于他的绝对领域,就是观主、讲经首座都对那里讳莫如深。

    而今,叶启却主动前去,没有深思熟虑便就前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相信自己的剑,也相信自己身前一尺之剑不弱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