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六十六章 将酒徒与屠夫留给十二
    外面传来了几声雷鸣,不过一会儿下起了雨,雨很大,落在房上发出了连续不断的淅沥声,叶启与小狐狸吃完面后,碗筷被桑桑收走,一人一狐看着老笔斋门外,雨水如幕,檐上落下的雨水宛如珠帘。

    过了许久,雨又变得小了些,宁缺咳嗽了几声,从床上半坐而起,桑桑赶忙倒了一碗清水递给宁缺,宁缺喝下后,看到了叶启与白狐,因为晕倒,他还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登楼成功,便是鞋子都顾不上穿,掀开被子行礼问道:“我……”

    叶启笑着打断他说道:“你已经是二层楼弟子了,小师弟。”

    宁缺看了一眼桑桑,桑桑认真地点了一下脑袋,然后他像是忽然捡到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一般,欢呼一声抱起了桑桑。

    忽然想到叶启还在,此时自己有些失礼,又将桑桑放下,说道:“桑桑,今日我们老笔斋有贵客,少爷我又登楼成功,不要抠门,炒几个菜去。”

    桑桑看着少爷开心,虽然刚刚开心过了,但此时依旧很开心,没有想炒几个菜会抵得上做几碗酸辣片面汤,笑着跑去了后厨。

    屋里稍微安静了些,宁缺将衣服正了正,郑重地弯腰给叶启又行了一礼,说道:“很感谢您。”

    叶启将他扶起,知道他的感谢是在说那柄木剑的事情,说道:“都成一家人了,谢字不必多说,我在后山排行十二,也不用再您不您的称呼。”

    宁缺本就不是恪守礼节的人,嬉笑着又拿了一个板凳坐在叶启一旁,说道:“见过十二师兄。”

    叶启不觉有甚,说道:“还有一件事情。”

    宁缺正要找些话题来说,听着叶启说了,说道:“师兄请说。”

    叶启说道:“我答应过一个神符师,等你登楼后要你接受他衣钵,随他修行符道。”

    进入书院,以书信的方式认识了陈皮皮,宁缺早已不是对修行一无所知,知道神符师就是知命境界的大修行者,只是,师兄这样说了,想来那个神符师不是书院之人,不解说道:“师兄,我已经是二层楼弟子,再与别人修行符道,这不太好吧?而且,我也很想知道,我怎么能够被神符师看上。”

    叶启说道:“夫子很大度,你在书院修行,又随着他学习符道,并没有什么好不好。至于他为什么看上你,很简单的理由,他需要一个传人,而你是一个符道天才。”

    宁缺听到叶启这般说了,倒也有些期待,不过他又不解起自己为什么是符道天才。

    叶启继续说道:“世间任何一类修行,取决于你在第一次修行之始能够做到什么,符师对于天地元气的使用在于纸笔之间,以笔走大龙,挥毫撒墨间将元气书于纸上,从而引动天地之力,所以每一个符道修行者都是大书家,而你没有修行,字却写的很好,甚至超越了很多符师。”

    宁缺看向了老笔斋墙上挂着的自己写下的一幅幅字,不可置信说道:“就因为它们?那个神符师就确定我能够继承他的衣钵?”

    老笔斋外的雨忽然停了,凉风顺着铺门吹在了二人身上,叶启将小狐狸拎在怀中,拍了拍宁缺的肩膀,起身说道:“不要总是怀疑自己,那个人叫颜瑟,是昊天道南门的大供奉,只要你抽空找他,他一定会很乐意的,走了。”

    宁缺还在震惊之中,等是反应过来,已经不见叶启踪影,他又看向自己写下的一幅幅字,对于那位神符师的名字,他没有听说过,但他清楚昊天道南门在大唐的地位,随即,陷入了狂喜之中。

    ……

    ……

    “这小子,本夫子什么时候大度了?竟然将十四拱手又借给了颜瑟?”宋国海堤前,夫子指着那一片片翻涌的海浪咒骂着。

    李慢慢笑着说道:“颜瑟的本事总归是要有人来继承的,小师弟不入南门,那他的本事最终就是书院的,所以您当然会大度。”

    夫子瞪了一眼李慢慢,说道:“你就尽帮你的师弟们,除了书院,这世间哪里还有人敢在自己老师面前维护犯了错的师弟的师兄?”

    李慢慢说道:“老师,我毕竟是大师兄,维护您与师弟们的关系,在责任之内。”

    说着,李慢慢又蹙着眉头说道:“所以,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您要让小师弟成为小师弟?”

    夫子说道:“我从来不怀疑我的人格魅力,也不怀疑那座后山的魅力,更不怀疑你们的魅力,十二见了她,没有杀她,还将剑留给了十四,我相信,那时的十二就已经知道十四会是十四,那我收了十四又如何?她又不是她,怕个屁?”

    李慢慢行礼,为刚刚自己顶撞老师道歉,说道:“老师,还找酒徒与屠夫吗?”

    夫子冷哼了一声,说道:“不找了,找到他们,他们依旧是怂包,留给十二处理吧。”

    李慢慢点头,说道:“老师,我又想到一事。”

    “说。”

    “北边没法活了,荒人已经开始南下,而最近西陵已经有消息传出,魔宗即将现世,山门里有可能会藏有明字卷,现在差的,只是天谕院的一句话。”

    李慢慢言说,当然不可能想要表述的是魔宗山门里会有明字卷,夫子想了想说道:“荒人也挺可怜的,至于魔宗山门那件事情,我本来想着是十二拿了小余帘的东西,进入魔宗会继承你小师叔的衣钵,没有想到十二出乎意料的骄傲,只是看了几眼。”

    “你小师叔的‘剑’不可能一直在那里躺着,让十四去荒原。”

    ……

    夜间,幽阁深处,卫光明看着眼前看了十四年的木栅栏,过了很长时间,说道:“我本心无樊笼,樊笼如何拦我?我道心光明,光明如何拦我?”

    说完,他伸手推向木栅栏,动作显得随意平常,就像是要离开家门,苍老的手指触到木栅栏,木栅栏无声化成了齑粉,而后,桃山神殿群深处,光明神殿大放光明,将整座桃山都在夜间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