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六十九章 淫僧悟道的死
    清晨,小湖水面雾气还如白纱,叶启换了一身青色的书院夏服,将剑十二挎在腰间,手里托着阵盘,来到了君陌闭关所在的巨石前。

    君陌身前的气息已经没有了异样,巨石周边平淡无风,长出了很多翠绿的青草,青草漫过巨石,漫过端坐着的君陌双膝。

    死关已破,只要走过最后一步,无距随时可期,然而这一步,却是最为危险的一步。

    “你去吧,我来看着。”余帘走在叶启身边,语气淡雅说道。

    卫光明来了长安城,昊天道南门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南门掌教李青山整日愁眉喝酒,大供奉颜瑟整日流连红袖招,既然他们没有动作,那就说明会有人出手。

    叶启没有对后山任何人说过这件事,余帘只是对前院传来的消息稍加思索,就猜到了那个会出手的人是十二师弟。

    叶启向着三师姐行了一礼,说道:“那十二去了。”

    余帘说道:“去吧。”

    等着叶启离开,余帘细如柳叶舒展的双眉蜷起,无奈担忧地叹息几声,挥手散去了后山朦胧的雾气。

    ……

    不知是因为什么,老笔斋对面街道沟渠边种着的榆树上总是会吸引来很多蝉,很多蝉一起齐鸣,那叫声简直太可恶了些。

    正梦着少爷从荒原回来,还带回了两箱金子,桑桑正要去掂量那些金子有多重,忽然看到很多蝉向自己飞来,然后就睁开了眼睛,听到了那烦人的阵阵蝉鸣。

    从卧房走到前店,发现老人不知去了哪里,桑桑便拿起一根竹竿气冲冲地往老笔斋门外走去,刚刚打开铺门,刚好看到一个正要推门的僧人。

    这个僧人叫做悟道,来自佛宗的不可知之地,好些日子前,桑桑在书院等宁缺登楼时遇到过,而桑桑明明放在普通人中还要显得普通,他却一眼看上了桑桑,当下就表明自己的爱意,想要将桑桑掳去,若不是那时恰好碰到余帘,说不定桑桑就真的被僧人掳走了。

    僧人很年轻,穿着一身破烂僧袍,美艳清俊,颇有出尘世外之意,看到桑桑后,他的眼睛骤然一亮,声音颤着以吟诵诗词的语气兴奋说道:“美丽可爱的姑娘,情僧悟道终于找到了你,这些日子,我想你想的夜不能寐,我是多么的想将你拥入怀中,抚摸你的……”

    桑桑面色一冷,转身关门,然而铺门却被悟道的手挡住,悟道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痴狂与对桑桑的占有欲望,说道:“美丽的姑娘,为了能够让你尽快随我一起,去看那如海一般的世间潮起潮落,我决定尽快杀死你的少爷,现在请你将我带入你的家门,我会给你带来欢乐。”

    在随着那个来自家老笔斋赖着不走的老人修行神术多日,桑桑很清楚地感知到了这个僧人很厉害,但她跟随着宁缺从岷山杀到了渭城,知道畏惧是最没有用的东西,她将手中的竹竿有尖的另一头刺向了悟道,然后扭头就跑。

    悟道将手中的竹竿拨去,看着桑桑小巧的背影,像是白云一般纯洁笑道:“感谢姑娘的盛情邀请,悟道这就来。”

    悟道兴奋地迈过老笔斋门槛,正要迈出第二步,脚步顿住,然后扭头看向身后,发现一位少年正在看着自己,便是轻蔑不屑说道:“你是何人?敢来坏贫僧好事?”

    叶启冷冷地看着僧人,问道:“悬空寺不仅出乌龟,还出淫僧?”

    悟道说道:“既然知道我来自悬空寺,你还敢拦我?还有,我明明是情僧,你却说我是淫僧,我一会儿会将你的舌头拔下来。”

    叶启说道:“悬空寺不过是一群外道之人罢了,你与七念相差太多,或许连外道都算不上,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敢这样与我说话?”

    悟道骤然生出警惕,隐约猜到了叶启的身份,刚刚还看向对方轻蔑不屑,此时却是慌乱起来,他急忙压低身子行礼,极为谦恭地说道:“是贫僧刚刚眼拙,请您莫要生气。”

    叶启看着他,缓缓向着老笔斋走去。

    老笔斋对面的蝉声停去,似乎整条临四十七巷都变得寂静无声。

    悟道声音沙哑,急切说道:“就算你是书院的十二先生,但我是同为不可知之地的悬空寺弟子,我的师父是讲经首座,他很厉害,而且,我只是对那个美丽姑娘动了妄念,并没有做什么,你没有杀我的理由。”

    叶启继续走着,说道:“见着你样子还以为你多少超脱了世俗一些,没想到死前还要理由,那我告诉你理由,桑桑的少爷是我二层楼的小师弟,你要杀死他,做为师兄的我有理由杀死你。还有,我不喜欢悬空寺的和尚,尤其是你这种目无规矩的淫僧。”

    悟道还要辩解,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了,然后看到一柄铁剑刺在了自己喉中,他不甘地倒在了地上。

    一脚将悟道踢在了街上,叶启走进老笔斋铺门,看着桑桑正躲在柜台后张望着,叶启温和一笑说道:“死了,就没事了。”

    说着,叶启随手拿起身边桌子上搁着的抹布,擦掉剑十二剑身上的血迹后将之收回鞘中。

    这时,老笔斋门外的巷道,来了几个江湖人装扮的武士,抬起悟道的尸体离了开来。

    桑桑怔怔看着那里,不是因为被叶启杀人吓到,而是没有想到少爷的师兄杀人也那么果断,她看向叶启,语气忧虑说道:“多谢十二师兄的出手,只是桑桑听到那个人说他来自不可知之地,虽然不知道不可知之地代表什么,但师兄杀了他,应该会引来麻烦,师兄还是赶紧离开老笔斋吧。”

    叶启摇头,说道:“悬空寺里的和尚就算知道这件事情,最多只是敢心里记恨,给足他们胆子,他们也不敢前来找麻烦,不用担忧。”

    桑桑将信将疑地点头,将门前竹竿拿起,头脑习惯了简单的她没再继续想这件事情,以着从公主府里学来的礼节给叶启行了一礼,说道:“您刚过来就遇见了这种事情,实在抱歉,想必您还没有吃饭,我去给您煮面去。”

    叶启自顾坐在店里的椅子上,说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