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七十章与卫光明的闲谈
    卫光明拎着两捆从长安城东市上买来的青菜回到老笔斋,刚好看到被这几日监视自己的江湖人抬着的悟道尸体,多看了几眼后,走入老笔斋门里。

    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叶启,他没有多少惊讶,像是平常熟人间问候道:“来了?”

    “来了。”叶启指着自己身旁还放着的一张木椅,说道:“坐。”

    卫光明将手中的青菜放在桌上,坐下后说道:“你又不是老笔斋的主人。”

    叶启说道:“老笔斋的主人是我二层楼的弟子。”

    卫光明深邃的眼眸一动,说道:“原来我家徒弟的少爷是书院后山的弟子,怪不得我听她常常提起的时候会觉得她的少爷是个妙人。”

    叶启说道:“夫子收的弟子都是妙人。”

    卫光明不语,随后看向老笔斋门外地上的几滴血液,说道:“那个和尚是不可知之地的人?”

    叶启说道:“叶苏说佛宗外道,事实上我在见过悬空寺,与七念打了一架后,也是这么觉得,不可知之地竟然还有淫念深重的和尚,外道就是外道。”

    卫光明大概知道了那个和尚死去的原因,没想到,还有人能够看出桑桑的特别,可他遇到了书院十二先生,那也只能是死了。

    “那他该杀。”

    铺外的蝉鸣在经过叶启剑意震慑后又开始叫了起来,似乎天气也随着蝉鸣变热了少许。

    叶启将阵盘搁在桌上,说道:“我一直在等你来。”

    卫光明诧异地看了一眼那个阵盘,又看向叶启好奇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这是问当年在幽阁的时候,为什么你会知道我在等着黑夜的影子再次出现?为什么你现在要现身阻止我?

    “你这样问很多余,我既然来了,问为什么没有意义。”

    卫光明拿起一捆青菜,开始一片一片的将菜叶上那些枯黄腐烂的部分择去,说道:“倒也是,你就在书院,而我来了长安城,问为什么确实没有意义。”

    叶启看着曾经在光明神座上受无数西陵教众敬仰的光明大神官,如今像是最普通不过的老头一样在寻常人家择菜,若是让那些教众们看到,他们会不会愤怒到闯入长安城将老笔斋拆了?

    “多给你留了些时间,徒弟教的怎么样?”

    卫光明手指苦手,择菜的速度却异常快速,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将一捆青菜摘好,他笑着说道:“还挺不错的,桑桑两三年后应该有资格坐在那个位子上。”

    叶启同样笑着说道:“我是体会不到你们这些快要死的修行者的感受,颜瑟想要收徒收的快要疯了,你也是这样,竟然因为收徒,将你离开幽阁最重要的事情都放在了一边。”

    “传承很重要,颜瑟的符需要有人继承,光明神殿同样需要继承,而当我看见桑桑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是我离开桃山的机缘,抓住机缘当然是最重要的。对了,近些日子来,我的消息很闭塞,颜瑟他收到徒弟了没?”

    叶启说道:“收到了,我家小师弟。”

    卫光明挑眉看着叶启,说道:“桑桑的少爷?”

    “嗯。”

    “夫子大度,颜瑟也确实疯了。”

    “不知道夫子到底是不是大度,只是我趁着夫子不在长安城让小师弟随颜瑟修符的。”

    “那道门岂不是亏了?”

    “道门已经很亏了,再说,也不算亏。”

    卫光明恍然,说道:“看来这才是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桑桑端着两碗煎蛋面走来,规矩地给叶启递过去一碗,又看向卫光明说道:“我就知道你还是会赖着不走。”

    卫光明说道:“吃完面就马上走。”

    桑桑看了一眼叶启,刚刚自己看到二人之间似乎很熟,他来长安城,难道就是来找十二师兄的?

    “你和十二师兄认识?”

    卫光明吃着热汤里的面片,含糊说道:“以前我们在西陵的牢里一起待过。”

    “西陵的牢里?”桑桑正是疑惑要问,想到少爷说过十二师兄也曾是道门的人,带着歉意向着叶启又施了一礼,说道:“十二师兄,你们好好吃面,我先忙去了,如果不够就喊我。”

    ……

    卫光明在离开桃山去往唐国之前,他就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自己会死在长安城中,但就像他十四年前知道自己所做所为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波,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落在自己头上,但他还是来了。

    只是在走过阳关,之后又进入长安城,站在朱雀大街上看着那只朱雀,他生出了不甘,此时无关生死,他没有看清过那个世界全貌,就这么死了,哪怕是将那个黑夜的影子净化在昊天之下,会不会还是很亏?

    直到他由着感觉,来到临四十七巷的老笔斋门前,与桑桑相视而笑,说了很多与颜瑟那里学来的忽悠人的话,将桑桑收为了徒弟,那些不甘才从心中散去,所以他才说,桑桑是他的机缘。

    卫光明吃面吃的很慢,像是怕里面的油汤溅在自己的宽衣之上,时不时还又转身看着桑桑忙碌的身影。

    但面吃的再慢,总有吃完的时候,他没有放过碗里的一滴油汤,将空碗放在桌上,将两根筷子整齐地搁在碗上。

    无论到了哪里,除了在喂小狐狸的时候,叶启吃饭总是很快,他比卫光明要早上一盏茶吃完,也安静等了卫光明一盏茶时间,见卫光明吃完,出声说道:“你要现在离开长安城,并保证再也不踏足唐国,我可以给你保证,你能够安然地离开。”

    卫光明从怀里拿出一张块麻布手帕,将嘴角的油渍擦了干净,说道:“其实你这句话说的也没有意义,既然我从樊笼里出来了,既然我来了长安城,那总要将冥王之子找出,你来阻我,我又怎么可能会离开长安城?”

    桑桑正拿着湿过的抹布准备去擦一擦二人之间的桌子,听到了二人吃完面后的对话,抹布落在地上,看着二人,他们不是来叙旧的啊……

    “少爷总是说,解决事情的办法不只有杀人打架,还可以坐下来聊聊天,或是喝顿酒,我去给你们买些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