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七十一章 与卫光明的战斗
    “解决事情的办法确实不只有打架,但有些问题,必须要用打架来解决。”叶启目光柔和地看着桑桑,将桌子上的两对碗筷递给她,说道:“桑桑,洗碗去吧。”

    桑桑上齿咬着下唇,将那对碗筷抱的很紧,少爷的师兄与师父,为什么就要成为敌人?他们不是一起做过牢?

    卫光明揉了揉桑桑的脑袋,说道:“去吧。”

    桑桑神情失落地离开,没有继续劝解。

    这个时候,一辆漆黑色的马车压着巷间的青石地板吱呀驶来,颜瑟从马车上跃下,负着双手走进老笔斋,他知道对于这两个能够走出幽阁的人,劝解没有作用,也没有与二人打招呼,说道:“今日长安城郊外又要有一座山要塌了,真是的,要打架,去西荒的荒漠多好了,非来长安城,草木蚂蚁就不是生命了?万一山石炸开,伤到路人那又该怎么解决?”

    卫光明看着颜瑟,说道:“那你找下地方了没?”

    颜瑟冷哼一声,说道:“去年到幽阁看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很快就会出来,早就寻到一座无人的山,只是能与光明师兄你一较高低的机会被十二先生夺了去了。”

    叶启看着颜瑟,没有言语。

    颜瑟说道:“我这个人很讲信用的,既然答应十二先生多活几年,那就一定会多活,今日来,只是想着送送你们。”

    ……

    漆黑的马车沿着临四十七巷的另一头,驶入长安玄武街,向着长安城北门走去,一路上有禁军与南门修士随行,浩浩荡荡出城。

    走过玄武门,马车沿着羊肠小道半日,来到一座山下,山上只有不太大的树木小草与一条曲折通往山顶的山路。

    马车停在山下,卫光明与叶启走出,颜瑟注视着二人逐渐消失在了自己眼前。

    陈皮皮冒着大汗,肥胖的身子速度像是一道闪电跑着,走到山下,已经不见师兄与光明神座的身影,他不知师兄今日要做的事情,起床之后想着宁缺去荒原前的交代,便直接去了老笔斋,看到失神落魄的桑桑,才知道离开幽阁的光明神座这几日一直在老笔斋当中,知道了师兄要与光明神座要打架。

    他正要上山,颜瑟出声阻拦道:“就在这里看吧。”

    陈皮皮擦掉脸上汗珠,对着颜瑟微微行了一礼,沉默看向山顶。

    ……

    对叶启来说,没有必须要杀卫光明的理由,但卫光明显然找不出“冥王之子”不会罢休,这件事又注定会发生在长安城,颜瑟身为昊天道南门大供奉,也是长安城中唯一一个能阻拦卫光明的人,就必须要出身阻拦,而颜瑟不能死,他最起码要活到那件事之后,那卫光明又必须要死。

    山上自然是有风的,将一老一少二人的衣衫吹得簌簌作响,一步山崖,两人身影刚刚还在道上,倏忽间出现在了山顶的崖坪上。

    崖坪被几棵歪扭的松树簇拥着,崖坪上光滑如绸,两人相视,崖外沉寂。

    某时,卫光明开口说道:“我以为你已经无距。”

    叶启摇头,说道:“成了无距,就得始终躲着,我还有事情做,可不想成为饺子。”

    “永夜没有来,饺子吃够差不多就行了。”

    叶启说道:“我原本是想找一找酒徒和屠夫,只是你来的有些早,也不听劝。”

    卫光明说道:“你果真如传言中那么狂妄,不知畏惧,终要像柯浩然一样。”

    山上崖坪沉寂忽然被一阵山风打破,将那些青松吹得猎猎作响,叶启看着白云之后瓷蓝如洗的天穹,说道:“当你生下来就知道很多事情,一直在有意识的让自己去应对那些事情,不管是谁,过几年,畏惧终究要淡去。”

    卫光明一双白眉扭在一起,沉默片刻,说道:“只有无畏才能强大,你打败了叶苏,打败了的柳白,你确实强大。但是,虽然我看似背叛了昊天,但我终究只修行神术,昊天的光辉会赐予我看透世间一切的双眼和无穷无尽的力量,在白昼战斗,我有优势。”(注)

    叶启淡然说道:“战斗就是战斗,没有公平与不公平之说。”

    言罢,叶启掀开阵盘的盖子,细沙如星河一般自其间流了出来,环绕在叶启身边,单薄雾气随着星河骤显。

    那雾气不是雾,是细沙之间凝聚了无数日夜的天地元气在阵出后,与天外本来的气息共鸣而生,几缕雾丝随着热海细沙流动落在一棵青松上,青松消失在崖坪边缘,连细微的粉末都没有留下。

    “好大一座阵。”卫光明感概说着,他缩在袖袍中的手露在山间,露在蓝天白云下,天上那轮金黄如光明神座般的太阳忽然变大了几分,无数粒微弱的光点从他指间散出,如叶启身边那些细沙,然后,驱散了叶启身前的雾气。

    细沙与光点触在一起,没有引来什么恐怖的结果,光点涣散,细沙变得透明。

    瓷蓝的天上,忽然洒下一片羽毛大小的白片,像雪,但绝对不是雪,撒在了崖坪上,随之,无数万片白片纷纷落下,将崖坪染白。

    卫光明坐在雪白的崖坪上,彻底的放开了心神,一道如春风般柔和,但却像月轮过南那条大河浩荡的气息落在了他的头顶。

    叶启没有动作,那些细沙还是先前那般在他身边流淌,他看着卫光明,知道对方时隔十四年,又一次地踏在了那个玄妙的世界,不是如前几年的柳白,短暂进入天启,而是真正地走入了天启。

    ……

    山雨欲来风满楼,自山顶开始,风声如雷鸣,风势直眯人双眼,本是直向着天穹的山,在此刻像极了弯腰驼背的老人,风华不知散于哪处。

    陈皮皮的短发上沾染了很多的灰尘,双眼被风尘吹得通红,他看不清山上的战斗,但很想看清。

    “还没有打起来,只是小小的试探,不过,卫光明现在要天启了。”

    在得知两人还没有打起来,陈皮皮揉起了双眼,问道:“我家师兄为什么让他进入天启?”

    既然卫光明要天启,那为什么叶启会让他进入天启?

    颜瑟早已没有了常时游戏人间的态度,他郑重而又专注地看着山上,他的手指因为太过莫名的紧张在来回的掐动。

    “不清楚。”

    (注:光明大神官说的那段话后面,是《将夜》原著中与颜瑟决战前说的原话,发现用在这里也很合适。感谢铠影的1500币打赏,感谢低调点低调的100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