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七十三章 那天上有一双眼睛
    山崖上的石块,土石隙间的草,低垂茎叶的花,山顶上零星散布的树,因为漫天剑雨再现之后,很自然地开始抖动,仿佛在恐惧那些剑气。

    叶启站于环绕流淌的细沙之中,站姿笔直如剑,他伸手揉着双眼,然后一双瞳孔逐渐快速地明亮起来,看着细沙之外的卫光明,表情冷然双手同时刺出。

    明明杀意冷然,但他刺出的双手却像是拨开云雾的山风,显得轻柔自然,随即,细沙亮起的澄澈光芒霍然变得刺眼,流动的速度变快,天地瞬间透亮,空气中巍然传来一声剑吟,万剑一顿,悍然刺出。

    空间被分割成了无数块,如映在水面的天空被千尺之上的白练击成碎裂的银点,每一个银点之上都有着蔚蓝如洗的苍穹。

    ……

    光明照耀世间,总是需要空间来行走,如果空间破碎,该如何再普照人间?

    卫光明在剑气之下,身形显得佝偻异常,他的衣衫被剑气刺来锋芒割裂,他的手臂上生出了光明都无法愈合的裂口,他的发丝杂乱就像暴风之下一堆吹不走的杂草。

    他凝重地看着那些刺来的剑气,看着那流动极快的沙河,这不是阵,而是剑阵,所以,是剑,无距加天魔两大境界的一剑。

    时间的流动忽然变慢,万道剑气还在流动,但轨迹能够用肉眼察觉,卫光明看向苍白的天。

    太阳在他的注视下变大,便是一道沛然的力量洒落,无视烈阳与人间的距离,无视被切割刺穿碎裂的空间,落在了他苍老的身躯之中。

    此时的境遇对于这位光明大神官来说并不陌生,十几年前他就曾经迈出过那一步,领悟到了昊天的启示,他完全放开了自己的心神,接受着昊天赐下的这道不是人间的力量。

    忽而,他老泪纵横,落下的泪水在那股力量的映衬下,变作了晶莹的玉珠,与烈阳一样的刺眼。

    ……

    本是刹那,但对于卫光明而言,他已经看过无数年的轮回,他深邃的双眸看向那数万道剑气,剑气刺来的速度已经恢复了先前。

    他从未收起的食指出现一道宛如实质的白色光辉,散发着圣洁乳白的光絮,威压降在山上,好似天崩。

    光絮密集洒落,几缕光絮如雨伞般落在他的身前,护住了他的身体,更多的光絮凝结成光束,如阳光一般照射在了那些剑气之上。

    万道剑气而来,虚空便就破碎,而当光絮洒在剑气之上,却是硬生生地止住了不断破裂的空间,它们与那些剑气纠缠着,迸发出的气机遮盖苍穹,而后,世界俱静,再无光亮。

    ……

    山上再无一丝声响,只有剑气与光絮之间不断互相磨灭,但伴随着的迸发而出的气机,却搅动了山外风云。

    漆黑厚重的云从八方涌来,难以聚集在山顶之上,只能在山外凝结,故那些云显露世间的样子比长安城最上好的墨还要黑,雷霆在盘踞了不知多少方圆的魔云中穿梭洒落,因为山上无声,也同样没有雷鸣轰响。

    忽然,一声骄傲至极的凤鸣在长安城那座朱雀绘像中传出,朱雀脱离石身的桎梏,挥动着燃烧起来的翅膀飞在了长安城中心,整座长安城都溢出了光华,每一块砖瓦,每一粒土壤,每一棵树,每一朵花都在溢散着光华。

    “这次的朱雀是真的活了。”陈皮皮看着身后那座城池,因为心中的震动声音像是吼出来的一般。

    偏生身为惊神阵的主人颜瑟却不为之所动,也没有看向山顶那两位五境之外的高手争锋,他看着透亮的山顶上方,看着山顶外围绕着的厚重黑云,眼睛微眯成线。

    “一直以来都有猜测,原来真的是对付你的。”

    陈皮皮来自知守观,又是颇受后山所有人喜爱的十三先生,他自然清楚那座阵当下的主人是谁,他满是不解地看着颜瑟,天上有什么,竟然你连自主复苏的惊神阵都不去理会。

    “那里有一双眼睛。”

    陈皮皮看在天上,只是看到了滚滚的黑云,与黑云中间依旧蔚蓝有云的天,哪里有什么眼睛?

    ……

    山上的战斗还在继续,剑气与光絮交织着,形成了一道鲜明的线条,线条一边是碎裂的空间,另一边是山崖本来的样貌。

    “你还信光明吗?”叶启看着天上,忽然问道。

    卫光明也看着天上,语气坚定说道:“每一位光明神座必定永远心向光明。”

    昊天代表光明,但光明一定不是昊天。

    叶启点头,很是欣赏地看着卫光明,说道:“如果西陵的人都像你,世间哪里会有书院。”他的语气不是疑问,是在说着一件本来的事实。

    “要找一个心中只有光明的人,哪里会那么容易?”

    叶启将剑十二拔出剑鞘,双手紧紧握在剑柄上,剑尖指着卫光明,说道:“请光明大神官看剑。”

    卫光明摆手,简单说道:“请。”

    剑出,流落着的细沙瞬间褪去了所有色彩,流淌回了崖上放着的阵盘之中,万道如雨般的剑气收敛回了碎裂的空间之中。

    请卫光明看剑,那这一剑也必然是纯粹至极的剑。

    纯粹至极,便是简单至极,叶启青衣簌簌,将剑刺出,然后,他周身事物俱无,天地至暗再无光彩,只剩下了一柄在黑暗中并不耀眼的刺出的剑。

    卫光明的身体变得轻盈了很多,身上那身不沾尘埃的白色宽衣变大了很多,他伸出双臂,那双臂膀上早已不见血肉,只剩下了晶莹剔透的白骨,他对着天上行出一礼,随后化作一道光芒,将至暗的山顶又重新恢复光亮,迎向了那简单至极的剑。

    ……

    光芒与剑碰在一起,没有充满毁灭的气息与元气交织,两人脚下的崖坪随着整座山都变得虚无,然后天穹来得极近,让无边的天幕成了那一剑与那道光幕的背景。

    能让天地生出变化,一定是人间最恐怖的力量,然而天穹高高在上,再为强大的修行者还是蝼蚁,蝼蚁怎能触及天穹?又怎敢让天穹接近人间,让天成为人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