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诸天如画 > 第三十六章 你这样的人比天人转世都可怕
    叶启三步之后,将手中吕祖古剑递出,大江两畔有风动,刮起尘土残叶数丈高,剑尖之前,空间变作如密雨击碎的秋湖,无数道涟漪连成一片,倏忽间,叶启白衣走入涟漪之中,身形不见。

    观宋念卿剑仙一剑时,叶启明悟指玄一境,赫然才发现,指玄境下,他双眼所见世间万物,多出了丝丝缕缕的明确痕迹,与无距境时看待天地万物时出奇的相似。

    相似,定是有着共通之处,这也是他只凭借着与王重楼论道时听到的武当指玄妙法能悟道门大指玄的原因,再说他一身天象与金刚两境,若没有上个时空的武道功法与明宗法门傍身,也无法修通寻常武夫得其一就要高兴到死的两大一品境界。

    不过相似非是相同,所以在他杀意盈胸的一剑之下,尽管福至心灵,也只是短暂进入了此界极难入的无距之中,因为此界天地元气稀薄,这样的无距与在上个时空时也难以相比。

    韩生宣曾手撕数十年前江湖四大宗师之一的符将红甲,此后随着李淳罡淡出江湖,酆都绿袍消失,枪仙王绣被徒弟杀死,其又虐杀了无数想要取赵家天子人头的江湖客,被人称是陆地神仙之下韩无敌。

    只是江湖哪有真正无敌,就是王仙芝独坐武帝城无敌天下,说不定哪日江湖就有后起之秀将之打落神坛。

    韩生宣倒步后退着,两臂赤蛇红丝攀附在了退路后的空气中,如蜉蝣扎堆。

    他这般做,是看清了叶启消失的门道,放出秘宝赤蛇,一是想要将之从天地元气之间逼出身形,二是深知对方这指玄一剑已经有了剑仙一剑的韵律,想要先阻其剑锋一二,再行杀招。

    虚空不断有涟漪生出,赤蛇恍若嘶吼,化作了无数缕的红线落于地上。

    韩生宣后退之势忽地止住,脸上阴柔一笑道:“真当咱家的人猫名号是白来的?”

    其说着的同时,将外放红丝迅速收回在双臂间,蓦然转身,双掌如勾,悍然拍去。

    血红色参杂着细密红丝的雾气在其掌间迸发,韩生宣面上直接老去十岁,显出无数的皱纹,竟是拼起了命。

    半空之间,叶启一人一剑显形,面对韩人猫的拼命,他脸上只有冷笑,刺去古剑的速度陡然加快,与红雾撞在一起。

    夹带着红丝的红雾与剑相交后发出了一道刺耳的尖锐声音,只见红雾变作暗红,开花般向着四周飞去,每一条微毫红丝,如一柄利剑,割山裂石无坚不摧,让两人身边天地变得千疮百孔。

    “哈哈哈,给咱家死来。”

    韩生宣癫狂大笑着,变作暗红的红雾之中,其伸出了自己一只没了赤蛇缠绕的手,手呈鹰爪状,干瘦苍白形似白骨,散发着勾人夺魄的气息。

    好一个陆地神仙之下韩无敌,先前他以着自己寿数为基操控出的赤蛇神威原来是假象,之所以能抵叶启一剑,是以着赤蛇毁去为代价,那十年寿数竟是用在了这一式暗度成仓的爪上了。

    “你这个人猫确实不怎么好杀,估计是陆地神仙一流都难杀,不露出点破绽怎么可能。”

    叶启在言谈间,身外气机与外界天地元气共鸣,空中传来一声蝉鸣,一片淡蓝色的蝉翼如落叶一般从他肩上飘在心脏之前。

    韩生宣十年寿数换来的绝杀一招,看着普通不过,实则其中威力已经不下宋念卿的剑仙一剑,苍白一爪抓在蝉翼上。蝉翼光芒隐没,直接碎裂开来,不过也因此阻挡了对方爪下的凌厉罡气,其爪继续前行打在叶启心脏处,叶启只是被抓破几片衣衫,血肉交锋,响出一道金铁相交的声音。

    ……

    红雾彻底散去,韩生宣疑惑地看着自己垂在那人身前的手,在他的胸前,吕祖佩剑穿他胸口而过。

    “咱家身居大内,一身武学杀招自认比邓太阿都不差,更是研习大内秘籍数十年,从未见过这样的功法。”到底是让江湖人闻风丧胆的人猫,先用掉十年寿数,现在又被叶启指玄一剑穿胸而过,还没死去。

    叶启知道他说的是那片蝉翼,说道:“二十三年蝉。”

    韩生宣嘴角一翘,低头看向不知何时整个剑身都沾满了血的吕祖佩剑,说道:“你那一招叫二十三年蝉的,能挡咱家一大半罡气,可那剩下一小半的罡气也非是普通金刚境能挡,大金刚境,大指玄,大天象,怪不得你从听潮阁走出后北凉王府的气运比从前旺盛了两成,只在倒马关居住几日,一个小童竟是有了一身陆地神仙的气象,还有武当,王重楼死去后当下气运不减反增,而你,却像是无根之源,没有一丝气运傍身。”

    “你这样的人比天人转世还要可怕,只可惜,咱家没能杀了你,不过,还有龙虎山的几位天师谋划,咱家会在下面等你。”

    叶启眉头一皱,握着古剑在这老太监胸前搅了一圈,积蕴在剑身上的鲜血浓厚多出一层。

    “说下去。”

    韩生宣笑容变得残忍,声音虚弱说道:“咱家不想说了。”

    叶启松开手中剑柄,一指点向韩生宣额头,人猫如同料到他会这么做,在他手指而动时,就将自己身上仅存的气机运转到识海之内,如西瓜熟透裂开的声音响起,一颗头颅带着血液脑浆暴开。

    叶启冷然抽剑,一脚将韩生宣踏的尸骨无存,走回在一边地上重伤的锄头身前,挥动古剑,将古剑剑身积蕴的血液洒在锄头胸前的血洞上,然后手上凝聚天地之息按了上去。

    “那个老太监脏是脏了点,但一身多年指玄的血液是最好的疗伤之物。”

    另外一边,几个侥幸未死的青衫剑客见着家主与那个臭名昭著的人猫都死了,哪里还敢留在江畔,纷纷拿着剑慌也似的逃命去了。

    叶启懒得理会几个虾兵蟹将,韩生宣说自己改了多人气运,很好理解,不外乎就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影响了这个世界的故事线。

    “龙虎山还有谋划?倒要去看看。”

    (感谢真的是啥昵称都有的1500币打赏,感谢飞在空中的心500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