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3章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还有我识君
    “蜀山?”

    林木有些疑惑,但又不太惊讶。

    毕竟昨晚目睹了白衣道姑御剑抗雷的情景,就算她说自己刚打完了灭霸回来他也信。

    不过,昨晚她那么猛,可现在为什么看着......有点虚弱?

    林木看看道姑微微颤抖的身体,问道:

    “你昨晚是不是受伤了?”

    道姑抬头看着他,目光凌厉,充满戒备。

    “好吧,当我没问。”

    林木无奈耸肩。

    “你还未答我,蜀山离此地有多远?”

    道姑再次问道。

    林木道:“你真是从蜀山来的?”

    道姑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急切地追问:“你果真知道蜀山?”

    林木点点头:“当然,这世上谁不知道蜀山。”

    除非不看小说不玩游戏不看电视剧的。

    道姑脸上现出欣喜,随即又警惕地看着林木:“那为何我问他人,他们皆说我得了失心疯?”

    原来她这个问题已经问过很多人了?

    估计那些人看她这副打扮,说话又这么奇怪,不是觉得她在玩cosplay,就是以为遇到了疯子。

    想来她已经遭遇了很多的白眼。

    怪不得刚才看到她时她那么警惕,又那么孤独。

    如果自己不是昨晚亲眼目睹了她“渡劫”,也许自己同样不会相信她。

    想想她抗雷受伤之后醒来,一个人孤零零地四处游荡,又淋了一整夜的雨,却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柔弱的让人心疼啊。

    “贼子,快说!”

    见林木不说话,道姑急了,抓住他的手急切追问。

    一股大力从手腕处传来,林木差点跳起来。

    “哎哟哟,疼疼疼,快放手!”

    道姑放手,冷冷地看着他:“贼子,若再拖延,休怪我不客气!”

    好吧,柔弱的让人手疼。

    林木揉着自己的手腕,无奈道:“蜀山,在这个世界只是一个神话故事,并不真实存在。”

    如果说是“蜀山”这个地名,那还真有一个。

    在安辉何肥市,还是个4a级景区,不过那个“蜀山”明显和道姑嘴里的蜀山不是一个地方。

    “蜀山,不存在?”

    道姑愣住,原本苍白的脸上血色又少了几分,她低下头,喃喃自语:

    “师傅,师兄,师姐,你们去了哪里,为何丢下我......”

    林木见她一副随时可能会倒下的样子,连忙道:“要不先跟我回酒店休息一下吧?”

    随即又补充道:“我的意思是,我可以再给你开一间房。”

    这道姑昨晚抗下巨雷,算是间接救了自己和胖子的命,就当是报恩吧。

    当然,如果人家还是不领情,那也只能算了。

    不知怎么的,林木略微有点紧张,等待着她的回答。

    道姑抬起头,凝视他片刻,忽然将手里的伞交给林木,抬手将湿透凌乱的长发拢到脑后,用长簪重新穿好,两手相交举至眉间,左手抱右手,对林木作揖道:

    “如此就多谢了。”

    林木见她这么郑重地行礼,有点手足无措,只得摆摆手:

    “不客气,这也是感谢昨晚你救了我们。”

    道姑不再说话。

    “那行,我们走吧。”

    林木打着伞带她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两人并肩前行,密集的雨滴打在伞面上,发出哒哒的声音。

    “贼子,你可否不要泄露我的来历。”道姑忽然说道。

    她大概是发现了自己和所有人都不同,这才反应过来应该隐藏自己的来历。

    林木看了看她,笑笑:“放心吧,就算你到处跟人说你来自蜀山,也没人会信你。”

    道姑沉默片刻,又道:“贼子......”

    “我叫林木,不是贼子。”林木打断她道:“我们这个时代很美好,是没有贼子的。”

    道姑瞥他一眼,没有说话。

    “对了,我还有个朋友,就是昨晚和我一起的那个胖子,你还记得吧?他也不是贼子哈。”

    快要到那间小卖部了,林木为了避免发生什么不可控的事情,提前对道姑说了还有张银在。

    道姑点点头。

    两人很快到了那间小卖部,小胖子正将两个女人逗的咯咯直笑,转头看到林木终于回来了,连忙打了伞迎出来。

    “木子你怎么去了这么久,人家小玉还等着你回酒店聊日出呢......我靠!”

    张银话说到一半看到了站在林木身后的道姑,嘴巴都张大了,震惊地看着林木:

    “木子你可以啊,从哪儿认识的这么漂亮的仙女,豁,还玩cosplay呢!有情趣!怪不得我给你找那么多女生你都看不上!”

    道姑冷冷地看向林木:“你方才说此人不是贼子?”

    林木怕张银把道姑惹恼了,连忙冲张银使眼色,让他别再说了,向他介绍道:

    “这是我刚刚认识的一个朋友,她叫......”

    林木这才想起这道姑一直没说自己叫什么名字,于是便转头看向她。

    但道姑没说话。

    林木只得继续道:“反正就是一个朋友,她衣服淋湿了,我带她去酒店开个房,洗澡换个衣服。”

    “我懂!”小胖子朝林木猥琐地点点头,嘿嘿一笑:“加油哈!”

    林木也没法跟他解释,带着道姑走了。

    他和胖子住在金顶大酒店,离的不远,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进了酒店大厅,林木走到柜台前,对柜台小姐姐员说道:“麻烦你,我开一个房间。”

    “好的,请出示一下身份证。”柜台小姐姐说道。

    林木拿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她。

    “林先生,您的身份证已经登记了一个房间了。”

    小姐姐认得这个帅哥,昨天还是她亲自给林木办的入住手续。

    “一个身份证不能开两间房吗?”林木问道。

    “不好意思,林先生,这是规定。”

    小姐姐看向了他身后的道姑,目光中带着惊艳。

    这女生真漂亮,就是打扮有点奇怪。

    林木只得放弃了再开一间房的打算,带道姑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

    道姑看到略显杂乱的房间,明显是有人住的,她再次警惕起来。

    “你没有身份证,开不了房,这间房是我住的,你先住这里吧,我晚上和我朋友一起住。”

    林木对她解释道。

    道姑有点迷茫,显然搞不懂身份证是什么,不过还是听明白了林木的意思。

    她再次朝林木作揖行礼:“多谢,林……公子。”

    林木笑道:“我们这个世界不称呼人公子,你就直接叫我名字吧,

    “你坐一下,我去给你买身衣服。”林木朝外面走去。

    道姑这一身道袍都被雷劈烂了,还好她里面还穿了件衣服,也是黑色的道袍样式,并不怕走光。

    不过淋了一晚上的雨,里面那件黑色道袍也湿透了,洗了澡得全换掉。

    林木记得酒店旁边就有一个挺大的超市,里面东西卖得杂,也卖衣服。

    只是在景区,款式很少,卖得还贼贵,但现在也没办法,只能在那儿买了。

    见道姑没有说话,林木朝她点点头,出了房间,去超市随便拿了一套t恤和牛仔裤,至于外套,可以让她先穿他的。

    回到酒店,上楼,拿卡刷了房门进去。

    却见正坐在床上的道姑腾地一下跳起来,一脸的戒备,见进来的人是他,道姑身子一软,扶着电视柜才站住。

    “你真的受伤了?”林木连忙过去想要扶她,但看到她的眼神,便停下了脚步。

    把t恤和牛仔裤放到床上,对她问道:“这是我们这里的衣服,这个是t恤,从头上套进去,这个是裤子,你应该会穿吧?”

    道姑看了他片刻,点点头。

    林木觉得自己犯傻了,真把别人当小孩子了?

    他有点尴尬,带道姑走进浴室,教了她淋浴的用法。

    “那行,你先洗澡吧,我在外面等你。”

    林木把床上的衣服给她抱进去,然后便出了浴室。

    道姑没关上浴室门,静静地看着他。

    林木无奈道:“好吧,我出去等你,我就在门口,你洗好了把门打开我再进来,这个门你会开吧,把把手往下拉,一推就开了。”

    他走到门口,拧开门把手正要出去,身后传来清冷悦耳的声音:

    “我姓莫,名君,字知荷。”

    她站在浴室门口,湿透的长发倔强地盘起,一身白衣,卓然而立,像是一朵被雨水淋湿的白荷花。

    哦对,古代人除了姓名还有字的,比如刘备刘玄德,曹操曹孟德什么的,那她就叫莫君莫知荷?

    莫君,莫君......

    林木咀嚼一下,下意识地念了出来: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莫君听到这一句,微微一愣,喃喃道:“天下谁人不识君?”

    娇俏的瓜子脸上现出一丝苦涩。

    她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没有同门,没有亲朋,哪来的天下谁人不识君?

    林木见她神情黯然,连忙道:

    “其实这句话应该这么说,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还有我识君。”

    莫君看他一眼,脸上现出一丝怒意,红唇微张,吐出两个优美的汉字:

    “贼子!”

    砰地一下关上了浴室门。

    林木挠挠脸颊,出了房间,关上门。

    站在走廊上,来往踱了两步,倏地反应过来。

    她不会以为我是在调戏她吧?

    在门口等了不过几分钟,房门便打开了。

    这么快?

    林木走进房间,眼神微微一滞。

    只见莫君穿着白色的t恤,微湿的长发挽了个马尾披在脑后,蓝色牛仔裤紧紧地包裹住双腿,修长而紧致。

    只是脚上还穿着那双湿漉漉的绣花珠履,鞋面上镶嵌的珠子都快掉光了。

    t恤也不是单穿的,下面还套着那件原本就贴身穿在里面的黑色道袍,道袍的袖子从t恤的短袖中钻出来,显得不伦不类。

    这古今混搭风,无力吐槽。

    林木摇摇头,对莫君说道:“饿了吗?我们下去吃饭吧?”

    莫君柳眉一挑,傲然道:“我早已辟谷,不吃俗世的食物。”

    咕咕咕~~

    一道诚实的声音从她的肚子里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