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10章 你竟敢轻薄我?!
    严格说起来,莫君的年龄已经远远超出了“少女”的范畴。

    不过如果忽略年龄,只看外表,林木说出这句“少女”还是没什么心理负担的。

    不过,这位大龄少女的行事风格和普通女人差的挺远就是了。

    在金顶的游客中心拿了一张景区地图后,林木便按着地图带莫君先把金顶逛了个遍。

    那种人多的景点不用去,用莫君的话来说:“人多只有浊气,没有灵气。”

    两人专找那种没什么人的地方,但这种地方通常都是极为严峻,难以开发成景点的地点。

    比如现在,林木就站在一条建了围栏的狭窄栈道中,对面是险峻的山峰,中间则隔着看不见底的深渊。

    “莫小姐,我们只能在这里了,你就将就一下,远远地感受看看对面山上有没有灵气吧。”

    林木无奈地对莫君说道。

    这周围能步行的地方两人都走遍了,只有对面的山峰还没有涉足,但中间隔着七八米宽的深渊呢,哪可能过得去?

    “太远了,如今我修为大损,只有靠近一些才能感受到灵气。”

    莫君闭上眼,很快睁开,柳眉微蹙。

    “那怎么……卧槽!”

    林木话还没说完,却见莫君直接腾空而起,像是吊威亚一样,跃过了七八米宽的深渊,稳稳落在了对面的山峰上。

    她的身形窈窕,动作优美,双腿在空中绷得笔直,显得紧致而匀称,山风吹起衣角下摆,惊鸿一瞥地现出一片白皙。

    “拍仙侠片呢这是?”

    林木看的目瞪口呆,旋即恍然道:

    “哦对,这本来就个女剑仙。”

    还好这里很偏僻,也没什么景点,所以没人来,否则要是被人看见了,那可不得了。

    不过说起来,这山风可真大啊,你看看,这还在吹呢,把女剑仙的衣服下摆都吹起来那么高了......

    嗯,不愧是修仙的,皮肤真好,真白。

    莫君落在山峰上站稳后,立刻压住被风吹起的衣摆,回头瞪着林木:

    “贼子,还不转头!”

    林木连忙转过头,连连摆手喊道:“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

    片刻后,冷厉而清脆的声音传来:“好了。”

    林木回过头,莫君已经把里面那件贴身的道袍下摆扎进了牛仔裤里,以免再次被风吹起来。

    此时女剑仙看向他的眼神有些冷,林木赶紧岔开话题,双手做话筒状,朝她喊道:“有没有什么发现?”

    不过这时山风更大了,发出一阵阵呜咽的声音,林木的喊声一出去就被淹没了。

    莫君看了他一眼,张嘴说了句什么。

    “你说什么?太远了听不到!”

    林木费力地朝她高喊。

    莫君又张嘴,不过林木还是听不到。

    下一刻,莫君身体倏地弹起,从山峰上又“飞”回了栈道中,落在林木的身旁。

    “你怎么……哇?!”

    林木正要问她怎么又回来了,突然发觉自己的腰间一紧,竟被莫君带着跳出了的围栏,飞上了半空中。

    低头一看,下方云雾缭绕,深不见底。

    “我的妈呀!”

    林木腿都软了,下意识地抱住了莫君的腰。

    莫君的身子一僵,差点把这家伙甩出去,不过还是生生忍住,跃到了山峰上落下,立刻抬手将林木推开。

    那张俏丽的瓜子脸上寒霜笼罩,冷冷看着林木:“贼子,你竟敢轻薄我?!”

    林木无辜道:“那只是我的本能反应,不是有意要轻薄你!大姐,我只是个普通人,你突然把我拽到天上去,我能不怕吗?”

    “你不是听不见吗?我只是让你离得近一点。”莫君冷冷地盯着这个“贼子”。

    其实刚才她是因为不忿自己的被这家伙看到了清白之身,一时气恼,就找了个借口想要吓吓他。

    没想到,不但没解气,反而吃了更大的亏。

    “其实在我们这个新时代,男女之间已经没有那么保守了,你刚才也看到了,不少女人都穿着露肚皮的衣服,你就是衣服被风吹起来那一下,我也没看到多少。”

    林木知道她在气恼什么,心想这个误会还是要说清楚的,不然人家真的气急了,万一把他从山上扔下去,那可就冤枉了。

    “你不是说什么都没看到吗?”

    莫君一听,脸都气红了。

    “是啊。”

    林木很认真地道:“我已经忘记我看到过什么了。”

    “真的?”莫君怀疑地看着他。

    “真的!”林木信誓旦旦地道。

    “你不是还要踏遍俄眉吗?抓紧时间,怎么样,感受到灵气了吗?”

    林木很自然地再次岔开话题。

    莫君果然不再追究,闭上眼睛,片刻后睁开双眼,摇摇头。

    这里还是没有灵气。

    “那我们走吧?”

    林木哦了一声,指指对面的栈道。

    “嗯。”

    莫君神情漠然地点点头,看向林木的手,这双手刚才在半空中时把她的腰搂的很紧。

    “你不能再如刚才那般......”

    “是这样哈。”林木一本正经地问道:“我算是对你有点小恩对吧?”

    君摇头:“大恩,如若没有林公子,我或许已被当做异类关起来了。”

    “那我既然是你的恩人,如果你带我飞回去的时候,因为小小的男女之防,不许我抱住你,导致我掉下去摔死了,那岂不是害你成了忘恩负义之人?

    你肯定会一辈子都难以心安,对吧?”

    林木的话让莫君陷入沉思,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

    林木接着道:“所以,我抱着你,并不是轻薄,而是为了让你心安,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莫君柳眉紧蹙,细细咀嚼林木的话,竟觉得无法反驳。

    怪就怪自己刚才一时气恼,做了越矩之举,才会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师傅说过,修道之人不可心有魔障,如做错了事,就该坦然承担。

    想到这里,莫君不再犹豫,对林木道:“我们走吧行抓紧。”

    “那可说好不许生气。”

    林木还要再确认一下。

    见莫君的脸色又要转冷,林木也不废话了,直接上去张开双臂,环住她的腰。

    呼~~

    离得太近,林木几乎都能听到女剑仙发出的粗重的呼吸声。

    “你别紧张......卧槽!”

    他正要说话缓和一下气氛,陡然觉得自己再次飞了起来,腾云驾雾般地越过七八米宽的深渊,回到了栈道上。

    这次林木没那么害怕了,反而觉得还挺刺激的,他心情轻松地对莫君道:“你看,只要我们心中无愧,就不用在意这些小节。”

    莫君沉默片刻,缓缓道:

    “松手!”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