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15章 莫君的出生之地(为盟主墨月夜枭加更1/3)
    很多来俄眉山的游客都有一种感觉,从金顶上下来,走过接引殿外的山道,来到雷洞坪,就像是从安静的隐世桃源重新回到了喧嚣的人间。

    对游客们来说,这是一种有趣的体验,但对莫君来说,却是无比真实,真实到令人心生恐惧的切身感受。

    此时,面对熙攘的人群,来往穿行的钢铁巨兽,莫君本能地想要转身回到那条至少还算宁静的山道。

    “你不是要搜遍俄眉山吗?”

    林木对她道:“走吧。”

    说完便向前方的停车处走去,他和张银两个人是开车来的,车子就停在雷洞坪,张银这家伙和“真爱”跑了,把车子留给了他。

    林木打算开车载着莫君把俄眉山逛个遍。

    还是那句话,人太多的景点不太可能有灵气,所以他们只要往偏僻和险峻的地方开,然后让莫君自行“飞”上去探查就行了。

    林木正盘算着,走出两步发觉不对,回过头却见莫君还站在原地。

    她的身旁是来来往往的人流,穿梭行驶的车辆,各种吵闹和轰鸣交织融汇成一个巨大的旋涡,将莫君包围其中。

    她孤独地站在那里,像一朵被浊流围困的白荷花。

    不知怎么的,这幅画面让人莫名有点心酸。

    “知荷,莫知荷,她师傅还真会起名字......”

    林木喃喃感慨一句,走回莫君的身旁,对她说道:

    “你怎么了?”

    莫君左右看看,眼神有点闪躲:“我不喜欢这里,太吵了。”

    “可你如果真的想要找到蜀山,眼前这条路就必须走过去。”

    林木指了指前方的停车场:“我的车就停在那里。”

    他看着莫君,伸出手,“如果你觉得不适应,可以牵着我的手,我带着你。”

    莫君看了他一眼,迈步往前走去。

    林木耸耸肩,边走边道:“我开玩笑的。”

    有一本书上说,有一种测试男女关系的办法,当女方处在某种特别需要安慰的情况下时,男方可以尝试牵她的手,

    如果她没有拒绝,说明你们之间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

    如果她拒绝了,你可以说你只是开玩笑的,这样就缓解了尴尬,以便下一次找机会再尝试。

    这本书,林木发誓自己绝对没有看过。

    莫君虽然拒绝了林木的手,但她还是走得很慢,有意等林木追上来,并稍稍向他靠近了些,似乎在寻求某种安慰。

    毕竟在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只有身旁这个贼子算是她唯一认识的人。

    林木也没再多话,带着莫君快步走过人来人往的大广场,进了停车场,来到一辆白色的路虎前。

    小胖子的家境很不错,家里三辆车换着开,这辆路虎是他这次特意开出来装逼泡妹子的。

    不过没想到这家伙中途居然和妹子骑行去了,好在车钥匙还在林木这里,完事可以帮他开回贡城去。

    林木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对莫君道:“这是我那位贼子朋友的车,走吧,我先带你去清音阁和洗象池那边转转。”

    莫君脚下没动,小心翼翼地微微探头朝车门里看,然后问道:

    “这是用御雷真诀驱使的,还是用鸡油?”

    林木纠正道:“汽油,不是机油。”

    莫君哦了一声,喃喃重复:“汽油......”

    “你放心吧,汽车其实和缆车差不多,都只是一种载人的工具,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你刚才不是坐过缆车了吗?”

    听了林木的话,莫君这才试探地抬起一只脚,踩了踩车门下的迎宾踏板,确定没什么危险之后,终于坐了进上去。

    林木也坐进驾驶室,忽然想起了什么,对莫君说道:“那个,坐车需要系安全带,就是你右边肩膀上那个,对,用力拉出来。”

    莫君按他的话,抓着右肩上方的安全带一拉,果然拉了出来,林木继续指挥她:

    “再拉长一点,你低头看,那里是不是有个洞,插进去,对,用力,你没插准,再用力。”

    莫君毕竟第一次接触汽车,连安全带是什么东西都搞不懂,插了半天也没插进去,林木只得对她说道:

    “我帮你吧,你冷静啊,我不是要做什么,安全带给我吧。”

    林木一边说着,一边从莫君手里拿过安全带,动作缓慢轻柔,很小心地没有碰到她的手。

    然后把安全带上的扣子插进了卡槽里。

    莫君觉得身子一紧,发现自己似乎被绑住了,正要用力挣脱,耳边传来林木的声音:

    “这不是要绑你,而是一种保证你安全的方法,万一车子急刹或者遭到碰撞,安全带可以保护你不被惯性的力量弹出去而受伤,你看,我也一样要绑安全带的。”

    莫君侧头见林木也咔嚓一声把自己给绑住了,她这才安静地坐好,看向车窗外,眼神中带着好奇和警惕。

    林木发动车子,正要往前开,忽然发现车窗上的雨刮器下面压了张宣传单。

    这是挺常见的事,不过林木待会儿要在一些偏僻的地方行驶,车窗上压着的宣传单会影响他的视线。

    “你等一下。”

    林木对莫君说了一下,下车去那张宣传单拿了下来,周围没有垃圾桶,他便把宣传单拿进车里,打算等待会儿有垃圾桶的时候再扔掉。

    “去瓦屋山,感受神秘的青羌之祀......豁,瓦屋山离俄眉一百多公里呢,宣传单都发人家地盘上来了,现在连旅游景区也内卷的这么厉害了吗?”

    林木低头看看宣传单上的内容,随意感慨一句,主要还是为了缓解莫君的紧张情绪。

    “青羌之祀?!”

    然而,莫君的反应却格外强烈。

    “怎么,你知道青羌之祀?”

    林木侧头看着她。

    他去过瓦屋山一次,知道这个“青羌之祀”其实是古人祭拜蚕神的一种仪式,传说中这种仪式就在古代的瓦屋山举行。

    莫君的神情变幻不定,良久,方才缓缓道:

    “师傅说,当年他正是去观礼青羌之祀时,在山上遇到了我和我......爹娘,我们被猛虎袭击,我爹娘临终前把我托付给了师傅,那时我正好五岁,可是......”

    莫君低下头,眼中闪过迷惘:

    “我却记不得我爹娘的样子,也记不得当时发生的事,在我当年入世历练时,曾问师傅我爹娘葬于何处,

    但师傅却不愿告诉我,并严令我不许去祭拜爹娘,也不许去寻找我的出生之地。”

    林木诧异地看着她:“这么说,难道你出生的地方就在瓦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