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21章 我算不算是舔狗?
    莫君奇怪地看了林木一眼,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不过还是答道:

    “我与荆次非只是萍水相逢,他惊羡于我的剑术,邀请我去易水边小住,并常使人送些礼品过来,

    我初时觉此人纯善,也以礼相待,但后来才知,他只是想利用我去刺杀秦国之主。”

    “豁,你都去人家家里住了?人家还送你礼物?送的什么?”

    林木一听到这个,立马推开门重新走进了房间,急切地问道。

    “你把我蜀山弟子当做什么人了?!”

    莫君冷冷看了他一眼,傲然道:

    “我只是在易水旁结庐而居,荆次非差人送来的礼品我都一概退回,师傅说过,修道之人不可与俗世结下太深的因果。”

    “哦,那没事了。”

    林木脸色一下变得好看了很多,接着问道:

    “你还真是听你师傅的话哈,可现在你有没有怪你师傅封印了你的记忆......哇!”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觉得一股大力袭来,直接将他给推出了房间,然后砰的一声房门便狠狠关上了。

    “喂,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有没有想过你师傅不让来瓦屋山,除了你小时候的事,会不会还有其他原因?”

    林木在外面敲门。

    房门打开,林木正要说话,迎面一件白色的东西直接飞到了他的脸上。

    砰!

    房门又关上了。

    林木把挂在脸上的东西拿下来一看,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古怪。

    这是他给莫君买的那件内衣。

    这时斜对面的一个房间的门打开,两个女生走了出来,看到林木和他手上的女式内衣,两人顿时愣住。

    “呃,吵架了,呵呵,她脾气不好。”

    林木面不改色地指了指面前的房门,笑呵呵地道。

    两个女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快步从林木身边走过。

    其中一个好奇地看了一眼林木手中的内衣尺寸,忍不住朝看向莫君的房门,脸上现出惊艳和羡慕的神情。

    林木拿着内衣回到自己的房间。

    有些疲惫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吐出一口气,突然觉得这两天就像在做梦一样。

    在他二十五年的帅气人生里,不是没有见过漂亮的女生,但像莫君这么特殊的,却从未遇到过。

    当然,就算放在全世界,估计她也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只是,林木觉得有些疑惑,他以前从没有这么主动地接近过一个女生,也没有这么热情、细致和体贴地对待过任何适龄异性。

    我这是怎么回事?

    就因为人家长得漂亮气质好,就看上了?

    还是说,因为看多了那些玄幻仙侠小说,陡然间在现实里遇到了一个活生生的女剑仙,那种新鲜和刺激,才让我一门心思地想把人家忽悠回家?

    那我这两天的行为,算不算的上是舔狗?

    卧槽,要是被张银这家伙知道了,肯定会笑死我的。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舔狗不得好死!

    林木拿出手机,给自己的另一个手机打了过去。

    那个手机还在莫君的背包里。

    响了一会儿,对面接通,传来清冷的声音:“林公子?”

    林木用很霸气的声音说道:“瓦屋山有古人举办青羌之祀的遗址,明天我们直接去那里,这几天游客很多,明天我们早点出发,懂了吗?”

    君答应。

    “嗯,乖,睡觉吧。”

    林木很干脆地挂断电话。

    脸上现出满意的笑容。

    这不就听话了吗?

    ......

    ......

    第二天,凌晨。

    林木睡得正香,忽然感觉有人在推自己。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却见穿戴整齐的莫君正站在自己的床前。

    林木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以莫君的本事,想进这个房间是挺容易的,不过林木不明白现在天都没亮,她这么早过来做什么。

    “你不是说今日要早些出发吗?”

    莫君很平静地回答。

    林木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他哀叹一声:“大姐,这才凌晨四点啊!”

    莫君没说话,就淡淡地看着他。

    林木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没想到昨晚只是随口说了一声,莫君居然凌晨四点就起床了。

    “等等,你不会一晚上都在修仙吧?”

    林木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这里没用灵气,我无法修炼,只是打坐调息而已。”

    莫君很实诚地回答。

    “我说的修仙不是真的修仙,我们现代人喜欢把“熬夜”亲切地称作修仙,你懂吗?”

    林木无力地解释道。

    莫君皱眉思索片刻,由衷地道:“你们俗世之人,果然吃的太饱了。”

    “豁,可以啊,活学活用,都会阴阳怪气了。”林木冲莫君竖起大拇指,随后作势要掀被子:

    “你要不要看我穿衣服?”

    莫君狠狠瞪他一眼:“贼子!”

    紧接着,林木眼前一闪,这个女剑仙便不见了。

    林木笑了笑,还拿捏不了你了?

    他很快穿好衣服,出了房间,莫君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再走?”

    林木对莫君问道,他怕她路上又犯“低血糖”。

    莫君抬手拢了下头发,稍微有些扭捏,低声道:“已、已经吃了。”

    林木看了看她,打开她的房间进去,果然看到那个装满了食物的黑色背包已经空了,一大堆吃完了的包装袋整齐地躺在垃圾桶里。

    莫君有点不好意思,她现在已经知道了,世俗中的人食量和这个贼子其实差不多,像她这样一顿要吃“八盘菜八碗饭”的才是异类。

    “吃了就好,走吧。”

    不过林木并没有多说,带着莫君出了门。

    此时的瓦屋山正是最宁静的时候,越野车的引擎声在幽深静谧的山林中传出很远。

    “冷吗?”林木侧头看了看莫君。

    今天她终于换了衣服。

    外面一件粉色的短袖t恤,配上那张白净的瓜子脸,看起来像个十六七岁的粉嫩少女。

    只是她在t恤里面依旧穿着那件黑色道袍,看起来有些古怪。

    五月的瓦屋山凌晨很冷,林木自己都穿了件薄毛衣,相比之下莫君穿的就有些单薄了。

    “修行之人岂会畏惧俗世的寒冷?”

    莫君淡淡地道。

    阿嚏~~

    然后她就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