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23章 真相
    “今献灵女,祭于山君,但求护佑一方平安!风调雨顺!”

    “今献灵女,祭于山君,但求护佑一方平安!风调雨顺!”

    两千五百四十三年前。

    君山。

    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地,一个身穿黑色长袍,戴着古朴木制面具的人正仰天高唱着某种祀词。

    他的身后一群衣着简陋的村民扑伏在地,跟着大声吟唱。

    前方的一棵大树上,绑了一位五六岁左右的女童。

    这女童长着一张瓜子脸,眼如杏仁,嘴唇小巧可爱,只是此刻她的脸上却带着恐惧和凄苦,哇哇地低声哭喊着:

    “爹爹,娘亲,你们为何绑我?救救我呀!”

    女孩的声音凄惨,显然已经被绑了很久,嗓子都有些沙哑了。

    那群跪伏在地的村民中有一对成年男女,他们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男人以头拄地,双手蒙着耳朵,不敢听女童的惨呼。

    女人泪流满面,终是忍不住要站起来:“阿荷!”

    但却被男人一把拉住,双目通红地瞪着自己的妻子:“你疯了?!”

    女人哭嚎起来:“那是我们的女儿啊!怎可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大虫吞吃!”

    周围的人听到女人的话,顿时脸色大变,不少人怒指向女人:“住口,你竟敢对山君不敬!若是触怒了山君,降罪于我们,一村子人都要被你所害!”

    男人眼见周围群情激奋,前方正在主持祭祀的村长也目光严厉地看了过来,他一巴掌扇在女人的脸上,怒斥道:

    “阿荷能被山君选中,那是她的福分!也是我们家的福分!她入了山君的口,自会化作山灵护佑我们村子,你休要再如此痴愚,

    如若触怒了山君,村子哪还有安宁之日!”

    女人被打的嘴角流血,但听了丈夫的话之后,却也安静下来,只是怔怔地看着前方被绑在树上的女儿。

    “娘亲,娘亲救我呀!”

    女童见娘亲正看向自己,哭嚎哀求的声音更大了。

    但女人却移开了目光,不再看她,并和丈夫及其他村民一样,再次跪伏在地。

    此时,大树后不远处,一个幽深的洞穴里,一只吊睛白额的巨虎缓缓步出洞口,那双铜铃般的眼睛看向被绑在树上的女童。

    巨虎张开血盆大口,发出震天的虎啸,惊起山林中片片飞鸟和走兽。

    女童身子被绑,头却能移动,听到可怕的虎啸,她全身颤抖,缓缓转头,看到了那只巨大的老虎。

    她被吓得脸色惨白,小嘴一瘪,哇哇大哭起来。

    “爹爹,娘亲,我不想被山君吃掉,救救我呀!!”

    但她的爹娘却趴在村民中,不再抬头,只是跟着主持祭祀仪式的村长大声颂唱:

    “今献灵女,祭于山君,但求护佑一方平安!风调雨顺!”

    老虎缓缓走出洞穴,离小女孩越来越近,在虎啸和女童的哭嚎声中,村子的祭祀也来到了最高潮的时刻。

    村长倏地摘下面具,现出一张苍老的脸。

    女童看到老村长,连忙喊道:“爷爷,爷爷,您快救救我呀,您不是说今天要带我上山摘果子吃的吗?爷爷!呜呜呜!!”

    这老村长竟是女童的爷爷,他今早与女童的父母一起哄骗说要带她上山摘果子吃,来到山君的洞穴外时,便突然把女童绑在了树上,从而开启了这一年一度的祭祀。

    村子时常都会被山君袭击,牛羊鸡鸭不说,就连人也常常被拖走。

    请来高人指点,方知山君是山中神灵,需每年向山君献祭一名稚童,如此山君不但不会再袭击村子,还会保佑村子一年之内风调雨顺。

    于是,村子便有了每年向山君贡献祭品的传统。

    到了今年,已是第三年。

    前面两年,向山君献祭后,山君确实会安静一阵,但不久后依然会袭击村子。

    村民们商议一番,认定是山君对前两次的“贡品”不满意,于是今年便选中了最为水灵乖巧的女童阿荷。

    村民们这才心安,断定山君必会对此次的“贡品”极为满意。

    此时,听见女童的哭喊,村长慈祥地对孙女说道:

    “阿荷,你是村里最乖巧懂事的孩子,乖,听爷爷的话,待山君度你成为山灵之后,切记要护佑村子平安,我和你爹娘不会忘记祭拜你的。”

    “爷爷,爹爹,娘亲......”

    听到村子的话,女孩忽然不再挣扎了,眼睛看向人群中跪伏在地,竟不愿再看她一眼的父母,她闭上眼睛,小小的瓜子脸上满是绝望。

    嗷!!

    虎啸声越来越近,老虎终于走到了女孩的面前,绕着女孩转了一圈。

    “山君满意,山君很满意!”

    村民们见状脸上现出激动的神情。

    “今献灵女,祭于山君,但求护佑一方平安!风调雨顺!”

    在村长的带领下,祭祀吟唱声越来越大。

    倏地,老虎转头看向这些大声吟唱的人们,狂啸一声,竟一跃而起,将站在最前面的村长扑倒在地!

    “啊!!”

    惨叫声中,村长被老虎咬断喉咙,身体一阵抽搐后便断了气。

    人群霎时愣住,老虎咬死了村长,毫不停歇地扑向村民们。

    “啊!!”

    “山君为何如此?啊!!”

    村民们惊慌逃窜,跑得快的,当先逃出了这片草地,钻入山林中,跑得慢的,被老虎扑倒,当场咬死。

    阿荷的爹爹跑不及,是第二个被老虎扑倒的。

    她的娘亲则拼尽全力冲向到了阿荷的面前,解开了绑住她的绳索。

    “娘亲!”

    小女孩哭着抱住自己的娘亲。

    “阿荷,对不起,我们只是想活下去!”

    然而,娘亲说了这一句话之后,竟抱着她冲向了老虎,然后把她扔到了老虎的面前,大声喊道:

    “求山君息怒,祭品在此!”

    老虎从一个村民的身体上抬起满是鲜血的虎嘴,猛地朝大喊的女人扑了过去,将她狠狠扑倒,一口咬向了她的脖子!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郁郁葱葱的草地上,血流遍地,汇成红色的小河,慢慢流淌到阿荷的脚下。

    此时草地上已经没有了活人。

    “爹爹,娘亲,呜呜呜......”

    小女孩子捂着嘴,身体颤抖,却怎么也止不住哭声。

    老虎看向哭泣的阿荷,抖擞一下沾满鲜血的皮毛,嗷的又是一声虎啸,张开血盆大口,猛地扑向了她。

    下一刻,剑光闪过。

    老虎在空中被斩成两截。

    一名身穿白色道袍,手持仙剑的道士出现在女孩的面前,他看了看满地鲜血和狼藉,微微摇头,叹道:

    “道士观礼青羌之祀路过此地,不想却目睹如此痴愚残忍之事,如此因果,道士本不该出手沾染,奈何道心不坚,尘缘未断,罢了罢了。”

    道士叹息一阵,俯下身子看向小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小脸上沾着鲜血和泪水,神情木然,怔怔道:“阿,阿荷。”

    道士又问:“我乃蜀山剑派第十七代掌门,你可愿随我去蜀山?”

    女孩茫然,但却微微点头。

    道士看看周围惨状,又叹了口气,对女孩问道:

    “我有一法,可让你忘记俗世种种苦痛,只是从此你便要成为无根无萍之人,

    他日若想找回自身根萍,除非世间遭逢大变,灵气不再,方可有一丝希望……

    如此,你可愿意?”

    女孩看看周围,爹爹、娘亲和爷爷的尸身,和远处那棵曾绑住自己的参天大树,眼泪再次流下。

    “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