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30章 林木的父母
    “我刚到家,平安,平安的很,不止平安,还很高兴!”

    林木有点小激动,差点连舌头都捋不直了。

    “好。”

    莫君沉默一下,吐出一个字,她显然还是不习惯用手机交流。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高兴吗?”

    林木说道。

    “那你为何高兴?”

    莫君问道。

    “我……算了,下次再告诉你,对了你吃饭了吗?”

    林木顿了顿问道。

    下午逛街的时候莫君只吃了十根烤肠,林木怕她又犯低血糖,在超市买了不少即食品和熟食。

    “吃了,你……吃了吗?”

    莫君不太自然地问道。

    “我马上吃,嘿嘿,你刚到贡城一天,就已经越来越像现代人了啊!”

    林木呵呵笑道。

    “为何?”莫君不解。

    “我们现代人见面打招呼第一句都是‘您吃了吗?’你想想,和刚才我俩的对话是不是很像?”

    林木笑道:“恭喜你,莫知荷,从今天起你就是一名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美少女了!”

    这次手机那头沉默的时间更长,良久,直到周艳在厨房里喊林木进去帮忙端菜时,莫君才低声说道:

    “谢,谢谢。”

    “我去吃饭了,你好好休息,不要乱跑,我明天上午就过来。”

    林木答应了老母亲一声,对莫君说了一句,赶紧挂了电话跑进厨房帮忙。

    嘟嘟嘟。

    春华苑,二单元六楼12号。

    身穿白色蕾丝花纹衬衣,气质古典清冷的少女站在阳台上,默默看着手上已经被挂断的手机。

    两天前,她差点出手镇压这个“邪物”,而现在,她已经能独自使用它与人千里传音了。

    抬头看着阳台外面,傍晚时分的天空渐渐暗下来,远处的道路上,钢铁猛兽们来回穿梭,路边的长杆顶端陆续亮起光芒。

    照亮了逐渐将临的黑暗,也将白昼之间的区别无限缩小。

    这就是两千年后的世界……

    片刻后,2548岁的少女微微叹了口气。

    转身走进房里,看了看周围陌生的陈设,走到卧室里的衣柜前。

    这个衣柜门上有一面穿衣镜。

    看着镜中那个穿着奇怪衣服而显得有些陌生的自己,莫君眼神中透着迷惘,随后又变得坚定,

    缓缓抬手,捏住了头顶道士髻上的碧玉发簪。

    用力一抽,满头秀发披散而下。

    镜中的少女长发披肩,白色衬衣紧紧贴着身体,纤瘦而婉约,牛仔裤裹住修长的双腿,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更显娇俏。

    莫君看着镜中的女孩,试着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只是她已很久没有笑过,不太熟练。

    尝试一阵后,镜中女孩放弃,只是,瓜子脸上虽无笑容,但那双清冷的杏眼却明显柔和了很多。

    她缓缓开口,声音仿佛自夜空之上落下:

    “你好,莫知荷,你,吃了吗?呵……”

    她的脸上终于现出了一丝笑意,加上那散掉道士髻之后秀丽的披肩长发,至少在外表来看,

    那最后一丝与现代世界的不协调也消失了。

    当然,如果往更深入的地方查看,她那件贴身的黑色打底衫下,依然没有穿上现代女孩都会穿的“内衣”。

    莫君侧头,那件由两块圆形布料和一根长绳组成的“不知廉耻”的衣物正躺在床上。

    ……

    ……

    “开饭咯!”

    “等会儿,你先说说,这几天和张银那个臭小子跑哪儿去了!”

    南城新区,林家,林木和母亲周艳、父亲林永刚坐在客厅里,餐桌上摆了五荤三素满满一桌。

    显然周艳和林永刚为了给旅游归来的儿子“洗尘”还是颇用了一些心思的。

    不过林木刚要伸筷子,便被周艳拦住,开始了女帝大人的第一轮审讯。

    “妈,我不是都跟您说了吗?我和银子去俄眉山玩了一趟,你看这个甜皮鸭,不就是在那儿买的?”

    林木笑嘻嘻地伸筷子给父母给夹了一筷子鸭肉。

    “呵呵,林木,你真以为我这么好糊弄呢?”

    周艳冷笑。

    林木这才觉得有点不对劲,连忙朝林永刚瞟了一眼,林永刚正想说话,被周艳一瞪,顿时住嘴,自己埋头吃菜了。

    其实林永刚在外面挺威猛的,年轻时是一名光荣的派出所民警,四十多岁做到副所长。

    后来因为身体原因从一线退下来,在南城新区的胜景社区做了社区副主任。

    林永刚为人刚直,做事雷厉风行,在社区办公室颇有威望,在外人人都尊称一声“林主任”。

    不过,德高望重的林主任回到了家里,也只是女帝大人座下护法而已。

    周艳只要一瞪眼,林主任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用贡城当地话来说,叫做“耙耳朵”。

    林木已经习惯了老爸这么怂,也懒得试探了,直接对周艳说道:

    “妈,您想问什么就问吧,问完了我也正好有正事儿想说。”

    “豁臭小子,你意思你妈说的就不是正事儿了?!”周艳瞪起了眼珠子,旁边的林永刚提醒:

    “老婆,别生气,小心长皱纹。”

    周艳睨了他一眼,语气稍缓,这才对林木问道:

    “你说你和张银一起去的俄眉山,可人家张银昨天就回来了,你今天才回,这一天时间你一个人去做什么了?”

    “我去瓦屋山玩了一天啊。”林木早就有准备了,很平静地说道。

    “然后呢?”周艳紧紧盯着他。

    “然后就回来了啊。”林木一摊手。

    “你一个人去了瓦屋山?就没找个人一起?”周艳语气有点绝望了。

    “妈您到底想说什么?”林木无奈地道。

    “哎呀,你妈是想问你是不是和女孩子一起去的瓦屋山?”

    林永刚终于开口。

    随着林木步入了适婚年龄,周艳和林永刚在外面便经常被人问:“你儿子谈恋爱了吗?你儿子结婚了?你孙子几岁了?”

    这些问题如同一把把尖刀戳在他们的心窝子上,尤其是周艳,年轻时那可是贡城一中的校花,现在也是教师队伍里的风云人物。

    可以说周老师从小到大比什么都没输过。

    可到了现在这个开始比子女婚姻的年龄,周艳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周围的人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特别是经常收到同事儿女的喜帖,还被人问上一句“周老师你儿子那么帅怎么还没结婚”时,周艳的心情可想而知。

    儿子的终身大事,已经成了她的心病。

    可林木这都毕业一年多了,却从来没见他有过什么关系亲近的女性朋友,整天就知道和张银那个小胖子瞎混,安排相亲他也不去。

    周艳急啊,心想哪怕这次儿子在旅游途中搞个一夜情,完事带个姑娘回来看一眼也成啊!

    “嗯……爸,妈,不瞒你们,我这次还真的认识了一个女生。”

    在父母期盼的眼神中,林木终于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