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40章 我绝对没有吃醋
    “这孩子,太没礼貌了,对不起啊。”

    女孩的母亲连忙向莫君道歉。

    “不、不用。”

    莫君微微摇头,脸上的表情还是有点不自然。

    女孩的母亲又说了几声抱歉,这才过去看着孩子了。

    林木上前看看莫君那怔怔的模样,笑着解释道:

    “这叫亲吻,是我们现代人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当然,其实你们古代人在成亲以后也会这么做。”

    “成亲?”

    “对啊,也就是我们现代说的结婚,哦,其实我们现在就算不结婚也能做那种事的,没古代那会儿那么保守了。”

    莫君抬眸看向林木,眼神忽然变得警惕:“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所以这个俗世之中才有那么多贼子?”

    林木连忙摆手:“你别这么看着我啊!我是个好人!”

    见莫君还是用那双带着寒意的杏眼盯着自己,林木只得解释道:

    “亲吻其实分很多种,有恋人和夫妻之间的,这种一般是亲嘴和亲脸,也有亲人之间表达亲情的,比如妈妈亲女儿的脸蛋,

    还有孩子和大人之间表达喜爱和亲密的,就像刚才小姑娘亲你的手,说明她真的很喜欢你,

    总结来说,亲吻就是表达善意和喜爱的一种方式,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和贼子什么的没有丝毫关系,你懂了吗?”

    听他这么解释,莫君眸子里的冷意这才逐渐消散,她蹙眉思索,喃喃道:

    “亲吻,是表达善意和喜爱?”

    “对啊,你没被人亲过,总见过别人亲吻吧?”林木问道。

    莫君摇摇头:“我听知云师姐说过大师兄曾在俗世娶妻生子,想来大师兄与他妻子应是有过亲、亲吻的行为,但我从未见过。”

    “豁,你大师兄还是个花花道士啊!”

    林木忍不住笑了。

    “大师兄为人正直,待人众位师姐和我犹如亲妹妹,从无逾越之举,你莫再胡言!”

    莫君瞪着他,眸子里又开始结冰了。

    “对不起,开个玩笑,诶又来客人了!”

    林木指着她身后,又一个男人带了女儿过来钓鱼。

    莫君也没空生气了,赶紧过去招呼。

    林木松了口气,自己这位女员工还是脾气太大了点,以后一定得好好调教,要让她尝尝我水陆宠物店新任董事长的威严!

    莫君似有所感,回头疑惑看了他一眼,林木立刻满脸堆笑,朝她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

    “贼子,哼。”

    莫君总觉得这家伙的笑容有点古怪,不禁轻哼一声,这才继续招呼顾客。

    “钓鱼十元一次,可以钓一天。”

    莫君回头对带着女儿的男顾客说道。

    却见这名男顾客怔怔地看着她,一脸被惊艳到的痴呆模样。

    方才她不自觉地轻哼一声,现出罕见的女儿家的娇态,这样子杀伤力太强,普通男人根本顶不住。

    “啊?哦,不好意思,我们钓,我们都钓。”

    男人直接掏出二十块钱,要了两根鱼竿,和女儿一起坐在小凳子上,魁梧身躯拿着可爱的塑料小鱼竿,一边钓鱼一边忍不住偷偷瞄莫君。

    林木咳嗽一声,走过去亲切地对男人说道:“您好,我给您换根凳子吧,这凳子是小朋友坐的,您坐着不舒服。”

    男人被林木挡住目光,只得无奈地道:“好的,谢谢。”

    林木转身示意莫君去店里坐着,自己微笑着搬了根大一点的凳子过去让男客人坐下。

    男人一边道谢,一边忍不住还往店里观望,但失望地发现,从这个角度已经看不到那个惊为天人的女生了。

    林木保持微笑,走回店里。

    莫君坐在柜台后的老板椅上,疑惑看着林木:“你为何动气?”

    “我动气?怎么可能,哪有,别瞎说,我高兴的很,嘿嘿嘿!”

    林木冲莫君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莫君平静地看着他。

    “待会儿去书店的路上顺便给你买一副眼镜,平时在店里你必须戴着眼镜,

    还有,工作的时候不能穿的这么......这么艳丽,不许穿裙子,要穿的朴素一点!”

    林木郁闷地看着莫君那张漂亮的瓜子脸,咬着牙说道。

    当初没考虑到,以莫君的长相和气质,实在太容易惹人注目了,就像那位男顾客,眼神就很不对劲!

    所以,林木觉得有必要采取一些措施。

    比如让她戴上眼镜,再穿的简朴一点,尽量扮扮丑。

    这绝不是因为我小肚鸡肠甚至吃醋什么的,我纯粹就是为了店里的生意和莫君考虑而已。

    你想想,以后要是谁来都只盯着她看,那店里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眼镜是什么?”

    听到林木的话,莫君觉得更奇怪了,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变得不对劲。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在这休息一会儿,我出去守着。”

    林木摆摆手,出去盯着那个男顾客......哦不,是为客人服务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走出店门,莫君疑惑地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这条裙子。

    颜色单一,高领口,长袖,长裙摆,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何来艳丽一说?

    而且,这条裙子不是昨天他亲手选的吗?

    在林木“亲切”的服务下,那位男顾客没一会儿就带着女儿走了。

    “您慢走,欢迎下次再来。”

    送走亲爱的顾客后,林木这才走回店里。

    现在外面的鱼塘只有悠悠和她母亲两个女人,还有几个小孩子在那儿看乌龟。

    想起车子还没还给张银,林木便给小胖子打了个电话,正好现在店里除了鱼塘也没什么生意,便想着把车给他开过去,并顺便说了下自己辞职接手宠物店的事。

    “木子终于辞职回家继承家业了,可喜可贺啊!”

    小胖子笑嘻嘻地在那儿恭喜,不知道的还以为林木真的继承了几百亿的家产似的。

    “少废话,你在哪儿,我把车给你开过来。”

    小胖子就是这种没心没肺的货,林木懒得跟这家伙多说。

    “不用了,你是不是在宠物店,我过来找你,顺便给我讲讲你看上的女生到底是谁。”

    张银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了起来。

    “你可以过来,不过等会儿我妹要来找我。”

    林木丝毫不慌,慢悠悠地说道。

    张银这家伙阅女无数,不过因为某些童年阴影,他唯独怕林苗苗。

    “那算了,还是你来找我吧,我在家。”

    果然,一听到林苗苗,这货立马怂了。

    “好,我马上过来。”

    林木放下手机,正打算跟莫君说一声,突然听到店门口响起了一阵惊呼。

    “贱婆娘,把女儿还给我!”

    啪啪!

    一个高大的男人气势汹汹地跑过来,把悠悠的母亲推倒在地,然后将悠悠抱了起来。

    “跟爸爸回家!”

    “妈妈,呜呜呜!”

    小女孩被吓得哇哇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