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51章 此笑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
    蜀山剑派不止修道、御剑,其实入门时更多的是识文习武。

    习武是拳法、剑法、刀法和各种兵刃。

    识文是识字、书写。

    因此莫君习字的功底是有的,只是扭转一下习惯,学会用现代的书写工具写简体字而已。

    对她来说,这并不难。

    可对林木来说,精心设计的“手把手教学”计划便不得不胎死腹中了。

    还好,因为需要指着书本教学,至少现在他还是可以堂而皇之地挨着女剑仙坐。

    在接下来的教学过程中,思想保守的女剑仙也逐渐习惯了与林木的近距离接触。

    甚至偶尔林木触碰到了她的身体,她也不像之前有那么大的反应了。

    林木很欣慰,这总算是一个不错的现象。

    所以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

    只有你愿意努力,就算是石头也能变成你的形状。

    “来,再跟我念这个字,喝~熬~好!”

    林木正在教莫君念拼音,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你等等啊。”

    林木对莫君说了一句,走向柜台,一边嘀咕道;“谁啊,这么不懂事儿!”

    拿起放在柜台上的手机一看,林木立马接通,用热情而温暖的声音问候道:

    “母后大人,您不是在上课吗?请问有什么指示?”

    莫君诧异地抬头看着林木,发觉自己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林木朝她竖起一根手指头,示意她别说话。

    “你在店里吗?”

    周艳直接问道。

    “那当然,我现在可是咱们林家产业的新任董事长,怎么能随便离岗呢?”

    林木笑嘻嘻地回答。

    “店里热不热?客人多吗?你一个人忙的过来吗?累不累?”

    女帝大人一口气问了一连串问题。

    “妈,您就放心吧,这店里我打小就来的,有什么问题我搞不定?”

    林木哭笑不得。老妈总是把自己当小孩儿呢。

    “那你中午吃的什么?”

    周艳没好气地问道。

    “嗯……”

    林木眼珠子一转,看向莫君嘿嘿笑道:

    “吃的是咱们贡城与乐山共同拥有的一种美食,麻辣香鲜,有人能吃八大碗呢!”

    莫君隐约觉得这家伙好像在说自己,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认真学习小学一年级上册。

    “不就是点的外卖吗?”

    不过周艳可就没有那么好糊弄了,开始念叨起来: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外卖不卫生,少吃点外卖!

    你没看到新闻里,那些做外卖的有多脏吗?

    你一个人在外面住,中午吃外卖,晚上也吃外卖,身体是要吃出毛病的!”

    林木见母后大人要开启嘴强王者模式了,连忙打断道:

    “妈,妈,您放心吧,就是今天中午有点忙,才点了外卖,

    我下午早点下班去菜市场买菜,回家自己做,明天也带饭菜来店里吃。”

    “就你?在家里洗碗都洗不干净呢!你会做什么?”周艳根本不信。

    “我会做饭。”旁边忽然响起一道略显清冷的声音。

    林木侧头看向莫君,有点愣了。

    “谁在说话?”

    周艳问道。

    “是有客人来了,我去招呼客人了,妈我先挂了,拜拜!”

    林木赶紧挂了电话,无奈对莫君说道:“不是让你别说话吗?”

    莫君放下手里的课本,站起来,走到林木的面前问道:

    “我都听到了,方才与你说话的是你娘亲吧?原来你是为了照顾我,特意从家中搬出来的吗?”

    “不是啊。”林木连忙摆手:

    “我其实早就想出来一个人住了,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本来就应该独立,不能一直在父母的羽翼下生活。”

    莫君认真看着他的脸:“此言当真?”

    “真,比钻石还真!”林木斩钉截铁。

    莫君的表情松弛下来,“如此我便心安了。”

    林木问道:“什么意思?”

    莫君道:“若你是为了我而远离双亲,那这份恩情便又重了几分,知荷只能舍身相报了。”

    林木立刻道:“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其实我真是为了照顾你,好说歹说才从家里搬出来的,为这事儿我妈差点把我爸打死了呢!”

    “你果然是个贼子。”莫君看着他,脸上现出不出所料的表情。

    林木懵逼:“啥意思啊你?你自己说要舍身相报的,想赖账啊你!”

    莫君认真地说道:“若你遇到危险,我舍弃性命也会护住你。”

    “这就是舍身相报?你成语理解有问题吧?”

    林木觉得自己好像被套路了,郁闷地道:

    “再说咱们这个世界这么安全,哪可能遇到有生命危险的事?”

    “叔叔,姐姐,可以钓鱼吗?”

    这时,门口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大声问道。

    “可以。”

    莫君立刻站起来,走到店门口的鱼塘前,温和地对小男孩说道:

    “十元一次,可以钓一天。”

    “好呀,给!”小男孩毫不怯生,把手里早就准备好的十块钱递给莫君。

    莫君接过钱,转身拿了鱼竿和装鱼的水桶给小男孩。

    “谢谢姐姐!”小男孩很开朗,冲莫君咧嘴一笑。

    “不、不用谢。”莫君僵硬地抬手扶了扶眼镜。

    除了林木,在面对陌生人的热情时,莫君都会显得有些局促。

    “姐姐你好乖哟!”小男孩接过鱼竿,很熟练地朝前一甩,鱼钩轻飘飘地落进了水里。

    莫君就站在原地,愈发无措。

    如果是一个陌生男人敢如此“调戏”她,她自然不会客气,但对方是个天真的孩子,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嘿嘿,小孩子怎么说话呢!你家大人呢?”

    林木走出来,虎着脸对小男孩说道。

    “我外婆在旁边打麻将,叔叔我怎么没见过你?店里的爷爷奶奶呢?”

    小男孩指了指隔壁的隔壁李叔的麻将馆,显然他是宠物店鱼塘的常客了。

    “那是我爷爷奶奶,他们退休了,从今天起,这家店的老板就是我了!”

    林木傲然道。

    “哦。”

    小男孩颇为失望地道:

    “我还以为老板是这个姐姐呢。”

    “小屁孩你什么意思?叫她姐姐,叫我叔叔,你知道我们俩谁大谁小吗?”

    林木郁闷了。

    “姐姐这么年轻,肯定才十多岁,叔叔你一看就是社会人,肯定你更大呀。”

    小男孩嘴皮子利索的很。

    “你……好好钓鱼哈。”

    林木指着小屁孩,半天才憋住一句话。

    噗嗤。

    旁边的莫君忽然掩嘴轻笑,眉眼弯弯,双颊粉润,大大的黑框眼镜也镇压不住。

    霎时,连午后的阳光似乎都变得更明媚了些。

    林木和小男孩呆呆地看着她,林木伸手挡在小男孩的眼前,小家伙想要推开,却被他牢牢挡住。

    “小屁孩儿,这是你该看的吗?”

    “坏叔叔!”

    莫君不知道林木为何这么盯着自己,她脸上的笑意消失,冷冷瞪了他一眼,

    转身走回店里,继续捧起小学一年级上册学习起来。

    看着她的背影,林木喃喃念道:“此笑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

    他一时激动,忘了压低声音,莫君听到了。

    不过她并没有转身呵斥,只是低头继续看着课本,柳眉微微蹙起,抿紧嘴唇。

    “贼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