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52章 女剑仙也开始玩心眼儿了
    “小朋友,你自己在这儿玩哈,有事叫我。”

    林木在门口坐了一会儿,一直看着店里那道曲线美好的背影,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叔叔,你不是老板吗?为什么不为客人服务?”

    小男孩抬头问道。

    “小屁孩事儿挺多啊?都谁教你的这些?”

    林木低头睥睨小屁孩。

    “老板叔叔,我的鱼竿坏了。”

    小男孩指了指自己的鱼竿。

    “鱼竿坏了?”

    林木脸色一变,紧张道:

    “我们店里的鱼竿都是限量款,很贵的,坏了可得赔,起码值你两三年的压岁钱呢!”

    小男孩立马道:“老板叔叔我开玩笑的的,鱼竿没坏。”

    林木笑眯眯地问道:“这位客人,还有什么需要我服务的吗?”

    小男孩无奈地摇摇头,探头看看店里拿到身影,心痛道:“老板叔叔你去吧,我祝福你们。”

    “切,现在的小屁孩儿也太早熟了。”林木抬手揉揉小男孩的头发,带着胜利者的姿态走进店里。

    大咧咧地挨着莫君坐下,面对她那略带冷意的目光,林木很自然地道:

    “我们还是抓紧时间继续学习吧。”

    莫君见他一脸的正经,只得点点头。

    林木拿过课本,继续给她上课。

    上着上着,他的身体不知不觉地挨近,莫君微微挪开,他便老实了片刻。

    过了一会儿,在讲到某个略微困难的知识点,使教学过程达到高潮时,他的身体便又很自然地挨了过去。

    这时候莫君正专注地听课,并没有注意到。

    或者说,在经过了持续的挨蹭之后,她的潜意识里其实已经对这贼子没那么设防了。

    所以便不知不觉地默认了这家伙紧贴着自己。

    其实这就和开车是一个道理,你买了一辆新车,第一次被剐蹭,就会心疼的要命。

    第二次,会懊恼不已。

    第三次,心态略微波动。

    第四次,第五次……剐蹭的次数多了以后,便习以为常了。

    莫君此时就是这样的心路历程。

    只要林木认真讲课,老老实实地剐蹭,不上手,她就不会有太大的反应。

    “坏蛋!”

    店外鱼塘边的小男孩手里的鱼竿勾住了一条小红鲤,小鱼儿拼命挣扎,男孩的目光却投向了店里,嘟着嘴郁闷地说道。

    单纯的孩子并不懂的深奥的“剐蹭理论”,只是本能地觉得这个漂亮姐姐好像上了坏蛋叔叔的当。

    ……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在一本正经的课堂教学中,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了下午场的麻将散场的时候。

    隔壁的隔壁一下涌出来几十位麻友,大多是上了岁数的退休老人,他们一边走出麻将馆一边进行着学术探讨。

    比如刘大妈不该碰牌让丁二哥自摸了,许二姐不该死磕清一色等等,热烈的学习氛围让店里的莫君都忍不住抬头往外看。

    “大爷大妈打完麻将了,是不是听着挺有意思的?改天有空我带你去试试?”

    林木对莫君说道。

    君听着外面热闹的讨论,微微点点头。

    “鑫鑫娃儿,走咯!”

    一位从麻将馆里出来的胖大妈走到宠物店前,对握着鱼竿朝店里打望的小男孩说道。

    “哦。”

    名叫鑫鑫的小男孩不情愿地放下鱼竿,跑进店里,热情地对莫君挥手:

    “姐姐再见!”

    莫君一呆,也抬起手:“再,再见。”

    鑫鑫转头看着林木,林木笑呵呵地抬手,正要说再见,小屁孩儿却对他做了个鬼脸,朝莫君告状道:

    “姐姐,叔叔是个坏蛋,他一直在蹭你。”

    不料这位姐姐并没有恍然大悟而怒骂坏蛋叔叔,反而只是看了坏蛋叔叔一眼,便低下头不说话了。

    小屁孩看看姐姐,又看看得意的坏蛋叔叔,哇的一声哭出来,转身跑进了傍晚的夕阳中。

    “小孩子,莫名其妙的。”林木心虚地笑了笑。

    莫君不自然地抬手扶了扶眼镜,冷冷看着他。

    林木装作没看到,嘿嘿一笑:“那啥,下班,咱也双双把家还喽!”

    莫君柳眉微蹙,觉得这句话好像又不太对劲,但一时又想不明白,只得作罢。

    收拾好书本,抱在怀里,她晚上回家还想继续学习。

    林木出去收拾摆在外面的乌龟盆和鱼塘。

    其实这间宠物店最累人的不是接待客人,而是每天早晚摆出和收回这些东西。

    乌龟盆还好说,使点劲搬进店里就好,但收拾鱼塘就麻烦了。

    首先要把鱼塘里的鱼全都捞起来,放到店里的鱼缸里。

    然后把鱼塘里的水放掉,倒进路边的排水渠。

    最后再把鱼塘拆成一块块塑料板子,一起收好放回店里。

    之前林木的爷爷奶奶每天早晚都要弄一次,两个老人家虽然身体很不错,但毕竟年纪大了,还是挺累的。

    这也是林永刚三兄妹一直劝他们把店盘出去的原因之一,怕老两口累出病来。

    此时林木也体会到了爷爷奶奶的辛苦,其他还好,主要是捞鱼太麻烦了。

    鱼塘里几百条小红鲤,就算拿大篓网也要捞很久,还要一直弯着腰低着头。

    捞了一半林木就觉得腰酸颈椎疼了。

    “你怎么了?”

    旁边的莫君见他那儿捶打老腰和脖颈,便奇怪地问道。

    “没什么,你等会儿啊,我收拾好咱们就走。”

    林木活动了一下,便准备继续捞鱼,莫君忽然说道:“我来吧。”

    “你……”

    林木还没说完,就觉得自己手里一空,篓网已经到了莫君的手中。

    “你小心点儿了!”

    林木朝左右看看,确认周围没人经过,正要再叮嘱一声,莫君的身影一闪,塑料鱼塘里的小红鲤一大半便被挪到了鱼缸中。

    “喂,你悠着点儿。”

    林木正要说话,莫君的身影又一闪,下一瞬,塑料鱼塘里所有的小红鲤都“飞”进了鱼缸。

    当啷。

    但莫君的速度太快,她的眼镜掉到了地上。

    林木连忙过去捡起眼镜,好在这眼镜的质量不错,镜片完好无损。

    林木松了口气,把眼镜递给莫君:“行了,剩下的我来吧,你别动手了,这眼镜挺贵的,别弄坏了。”

    莫君接过眼镜,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情。

    林木看着她,诧异道:“你不会是故意把眼镜弄掉的吧?”

    莫君显然是戴不惯眼镜,便想借着帮忙捞鱼的机会把眼镜摔坏,就可以光明正大地不戴了。

    听到林木的话,莫君不理他,转身走进店里,蹲下逗弄小橘猫了。

    猪猪看到她,欢快地跑到笼边,使劲舔她的手指。

    蹲在地上的高冷眼镜娘,和舌头粉嫩超级会舔的小橘猫,竟莫名的融洽。

    林木怔怔看着莫君,喃喃道:

    “完蛋,这才几天,就开始学会玩心眼儿了,这都跟谁学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