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57章 你衣服穿反了
    “莫知荷,停下,快停下,我退票,我不玩了!”

    贡城,春华苑小区上方。

    圆月当空,两道身影从银色的月盘上掠过,带起了一阵阵凄惨的叫喊声。

    莫君快速飞行的身影终于停下,停在圆月下方的半空中。

    林木吓得满头大汗,恼火地抬头朝莫君吼道:

    “莫知荷你怎么这么小气,我就凶你几次怎么了?你是修仙者,跟我一个凡人一般见识做什么?你还有没有修行者的风度了?”

    莫君柳眉一蹙:“你又凶我?”

    林木吹胡子瞪眼睛:“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

    莫君低头看着他,清冷的眸子里忽然闪过一丝笑意,问道:

    “当真不敢了?”

    “是是,不敢了不敢了。”

    林木连连点头。

    莫君的声音微微柔和:“那我慢些飞,你放心,这次真是让你体会飞行的。”

    林木苦着脸道:“我手都麻了,能不能让我趴在你背上?我保证不碰不该碰的地方。”

    “贼子,你又想戏弄我?”

    大概想到了在俄眉山上被他紧紧抱住腰身的情形,莫君的神情冷了下来。

    “喂,莫知荷,我们俩也算是朋友了,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吗?

    我这样被你单手抓着,肯定不舒服啊,你就当是背着我呗,我最多把手放在你肩上,这总可以了吧?”

    林木无奈地说道。

    “好吧。”

    莫君想了想,最终还是同意了。

    她抓着林木的手腕,单手将他提到了和自己平行的位置,两只手托着他,然后转过身,在空中做了个蹲下的姿势:“来吧。”

    林木就觉得现在的情景挺奇怪的,两个人在空中跟在地面上一样,尤其是莫君,还在那儿蹲下让他骑上自己的后背,就感觉挺好玩儿的。

    也就是林木胆子挺大,刚才被吓了一回,现在居然就不怕了,对莫君说了一句:“那我来了。”

    然后便借着莫君双手往上托的力道,一下跳到了她的背上,双腿紧紧勾着她的腿,双手紧紧搂着她胸口往上的位置。

    没办法,手扶着肩头感觉不牢靠,总不能勒她脖子吧?

    莫君的全身紧绷,似乎是在全力抑制将这家伙扔下去的冲动,片刻后,她深深呼出一口气,这才缓缓向前飞去。

    “知荷。”

    “嗯?”

    “你说如果我们一直朝着月亮飞,会飞到哪儿去?”

    “师傅说过,圆月看似离得很近,实则即便我们道法大成后也未必能踏足其上。”

    “你师傅懂的还挺多啊,那他知道他乖巧的女徒弟其实脾气很不好吗?”

    “你再胡说?”

    “看看,又生气了是不是?”

    林木这厮就是仗着莫君绝不可能真的把自己扔下去,于是又开始在那儿疯狂作死。

    “贼子,你......”

    莫君沉默片刻,问道:

    “你为何有时温润宽厚,有时又如孩童一般反复无常?俗世中人都是如此吗?”

    林木嘿嘿一笑,又搂的紧了点,“你不懂,男人平时在他人面前都是稳重端庄的,只有在很特殊的人面前,才会表现出不同于往常的一面。”

    “你的意思是,你在我面前表现的不同于平日?”

    莫君问道。

    “对啊。”

    林木回答,然后微微探头紧盯着莫君,想看看她的反应。

    “这又是为何?”

    然而,女剑仙的脸上只有疑惑。

    “你这也太直了吧?”

    林木无语了。

    “师傅说,直来直往,才是世间最锋利之法,所以你这是在夸我吗?”

    莫君问道。

    “是,我在夸你。”

    林木无力地道。

    莫君很快就要到极限了,她调转方向,飞回了春华苑的天台。

    着陆后,林木松开双手双腿,在地面站稳,微微松了口气。

    莫君的表情则有些不自然,片刻后才转过身面对他。

    “现在我基本知道你的能力情况了,那我告诉你普通人的力量和你有多大的差距。”

    林木的表情认真起来,说起了正事儿。

    他走到旁边捡起一块板砖,对莫君问道:“劈碎这块砖,对你来说要用几分力?”

    莫君看了一眼这块板砖,“半分吧。”

    “那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基本不可能用手劈碎块砖,这就是你和我们的力量差别,至于飞行什么的我们就更没有了。”

    林木认真地对莫君说道:

    “像你白天闭眼捉鱼那种行为,对我们普通人来说,就已经超出正常的范畴了,

    如果有人再仔细一些,考虑的多一些,说不定你真的就暴露了,

    所以,你要明白你和普通人在力量上的差别,

    用数字来说,如果我们的战斗力是五,那你的战斗力至少也在七八百以上,

    你在蜀山时很寻常的一个举动,在现代社会很可能就会造成一次恐慌,

    所以莫知荷,你在外面时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否则就随时都会被人发觉到你的异常。

    到了那时,事情很难说会变得更好还是更坏,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我们俩再也没有见面的可能了。”

    听了林木的话,莫君蹙眉思索,喃喃道:“如果被人发现我是修行者,我和你就无法再见?”

    “对,是不是听着就感觉很可怕?”林木问道。

    莫君没说话。

    “行了,今天的安全课就上到这儿吧。”

    两人下楼回到房里。

    “你先洗澡还是我先?”

    林木问道。

    这套房子只有一个洗浴间。

    莫君看着他。

    “那你先吧。”

    林木做了个您请的手势。

    莫君点点头,回卧室拿睡衣出来。

    这是昨天逛大兴街时林木给她买的,一套丝质的长袖睡衣和长裤,这件上衣挺有个性的,还印了个宝儿姐提菜刀的头像。

    林木莫名觉得和女剑仙挺配。

    “林木。”

    莫君走进浴室前,忽然转身对林木说道:

    “方才我是不是对你太苛刻?我向你道歉。”

    林木一愣,随即摆摆手:“我凶了你,你让我坐云霄飞车,我们扯平了。”

    莫君不懂什么事云霄飞车,不过见林木并不介怀自己刚才惩戒他,略微心安,转身走进浴室。

    “知荷。”

    林木叫住她。

    “何事?”

    “你的内衣,好像穿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