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58章 到底生气还是不生气?
    莫君刚才单手抓着他在天上的时候,风很大,把她的t恤下摆给吹了起来。

    林木又在莫君的下方,一抬头就看了进去。

    他发现莫君居然穿上了昨天买的那件内衣,只不过,好像穿反了。

    这倒不是林木的经验有多丰富,而是昨天买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件内衣外面是黑色的,里面是肉色的。

    而莫君则是把肉色穿在了外面。

    而且衣服的正反面区别还是挺大的,所以林木虽然只看到了一眼,但还是看出莫君穿反了。

    不过在天上时他忍住一直没吱声,这时看到莫君要去洗澡了,却终于忍不住提醒了一声。

    这并不是说想要调戏或者笑话莫君,而是真心地觉得如果一直这么反着穿,应该对身体不太好。

    万一时间长了以后弄变形了,或者整出点乳腺增生之类的毛病呢?

    听到他的话,莫君先是一愣,随即砰地一声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林木只觉得整个房子都好像震了一下,紧接着,

    砰!

    一声巨响,卫生间的门直挺挺地倒了下来。

    哗啦!

    摔倒地上,门上的玻璃摔的的粉碎,玻璃碎渣撒了一地。

    “知荷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林木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

    只见闯了祸的女剑仙呆呆地站在浴室里,手掌还保持着往前推的姿势,整张瓜子脸涨得通红。

    林木都能想象的出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羞恼的莫君重重地关上浴室门,随后又郁闷地无处发泄,便猛地伸手拍在门上。

    以她的力量,含羞带怒地出手,这道薄薄的浴室门当然承受不住。

    林木上前查看一番,见她身上没有被玻璃渣划伤,这才松了口气,对她说了一声:

    “你先别动,等我把碎玻璃扫了。”

    莫君愣愣地站着,看着他跑进厨房,然后提着扫帚和簸箕出来,仔细地将浴室门口以及溅到了客厅里的玻璃渣都打扫干净。

    林木这才招呼莫君道:“来,搭把手,先把这个门给弄出去,我明天再叫人来换个门。”

    莫君上前,单手将倒在地上的门拎起来。

    “我倒忘了,这门对你来说太轻松了,行,先放外面吧。”

    林木打开门,让莫君把这扇被摔坏的浴室门放在走廊上。

    他们住在顶楼最靠里的位置,走廊上也不会其他人经过,妨碍不了邻居。

    回到家里,莫君依然默不作声,林木看看她,笑着问道:

    “现在没生气了吧?”

    莫君点点头,又摇摇头。

    “那你到底是生气还是不生气啊?”

    林木又问道。

    “气!”

    莫君咬着牙说道,像个和大人斗气的孩子。

    对她来说,被男人看到自己最羞于启齿的地方,原本应该一掌把这无耻贼子劈死的。

    但不知怎么的,她心里就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对着贼子真的动手,可自己又郁闷又羞恼,便只能发泄在死物之上。

    发泄之后,却发现结果好像也不太美妙——把浴室门都给拆了。

    一时间,莫君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继续冷着脸生气,还是就此揭过。

    可是,如果真的就当什么也没发生,那自己的清白岂不是就这么没了?

    “你还是先洗澡吧,洗完了就不生气了。”

    这贼子居然还在那儿嬉皮笑脸。

    莫君气恼地一跺脚,伸手在他胸口推了一把,转身走进了浴室。

    刚才那一掌生生将浴室门给推崩了,可现在这一下却轻飘飘的,打在林木的身上居然都没能让他退后一步。

    显然女剑仙很小心地控制了力道。

    林木对莫君道:“浴室里还有一道门,你关上吧,放心,我绝对不会进来的。”

    这套房子里的浴室和卫生间是在一起的,做了个干湿分区,马桶旁边是一个用圆形玻璃做成的浴室。

    洗澡的时候进去把圆形的玻璃一拉,就成了个浴室。

    当然,这道玻璃门远远不及被莫君弄坏的那道浴室门遮的那么严实,如果真的站在外面仔细看,完全能看到里面的情形。

    莫君进去后,顿了顿,朝外面喊道:“你若敢进来,我定不轻饶!”

    “我你还不放心吗?我肯定老实待着!”

    外面传来林木信誓旦旦的声音。

    放心才怪!

    莫君咬了咬嘴唇,却又不知该拿这贼子怎么办,终于还是走进圆形玻璃圈成的浴室里,褪去了身上的衣物。

    片刻后,浴室里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林木很淡定地坐在沙发上,真的没有越雷池一步。

    他在反省。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让他对莫君的性格有了很透彻的了解。

    这女剑仙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其实根本就不谙世事,因为一直在蜀山上修炼,没有经历过什么事,所以心思也很单纯。

    自己就是仗着这点,一而再再而三地逗弄人家,还借着各种机会占她的便宜。

    “我是不是有点过份了?”

    “可我又不是调戏了就不负责,我愿意负责到底的啊!”

    “但人家又没说愿意,我这样是不是有点流氓?”

    “那怎么办呢?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大直女,我不这样她能开窍吗?”

    “那也不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喜欢人家就要光明正大地追求,不能靠信息差占人家便宜!”

    林木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一个人在那儿喃喃自语。

    浴室里水声停了,片刻后莫君走了出来。

    她穿着白色丝质睡衣,胸口和肚子上顶着个手提菜刀的宝儿姐,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喂,你头发还是湿的呢!”

    林木喊她,但莫君砰的一声已经把门关上了,好在这次她控制好了力道,并没有再弄坏一道门。

    “知荷。”

    林木想了想,走到卧室门口,敲门道:

    “我向你道歉,对不起,这次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被你拽到了天上,哪还有心思注意其他,就是无意中抬手瞄到了一点点而已。”

    等了一会儿,里面传来清脆而冰冷的声音:

    “那你之前就是故意的?”

    “之前?我之前又没做过什么!”林木连忙道。

    “贼子!我睡了。”

    “哦,好,晚安,那个......你要是实在生气,就揍我一顿,只要别打死就行。”

    林木又说了一句,但里面没再传出回应。

    唉,林木叹了口气,只得去洗澡了。

    卧室里,莫君站在门后,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确认林木真的去洗澡了之后,她莫名地松了口气,低着头喃喃道:

    “我,为何已不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