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65章 我原来有个情敌?
    “我奶奶不喜欢你?怎么可能!你没看到她还特意买东西给你吃吗?”

    林木送了奶奶回来,莫君便把自己的感觉对他说了,林木一听,赶紧否认。

    “咦?你为什么这么在乎我家人对你的看法?”

    说到一半,林木眼珠子一转,脸上现出惊喜。

    通常只有打算结婚的恋人才会这么在意对方家人对自己的看法,莫君现在这种反应.....

    难道这大直女突然开窍了?

    “我只是觉得奇怪,我与你奶奶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却不知为何她似乎对我颇有敌意。”

    莫君说了一句,奇怪地看着林木:

    “你为何这么高兴?”

    “我高兴?高兴什么?哪有值得高兴的事?”

    林木一摆手,郁闷地跑到一旁坐着生闷气了。

    行吧,是我自作多情了!

    莫君看着突然又动气的林木,愈发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把小学一年级上册拿出来,对林木问道:

    “林师兄,今日何时授课?”

    林木没说话,背影在那儿上下起伏的生气。

    莫君见他这样,也没再多说,便自己打开书看起来。

    不过现在的简体字她根本不认识,汉语拼音昨天也只学了一半,书上的字她只能临摹写下来,但并不知道读音和含义。

    片刻后,莫君走到林木面前,捧着书本弯下腰,指着书上几个陌生的文字说道:

    “这几个字知荷不识,请林师兄教我。”

    她清冷的声音里带着点恳求,又软又冰整得跟冰激凌似的,听得人骨头发酥。

    林木一下就麻了,想都没想立刻就点头:“好!哎哟。”

    他站起来的时候险些摔倒,莫君伸手扶着他,“怎么了?”

    “没事,没事。”

    就是你的声音太酥,整的我脚麻了。

    林木觉得有点丢人。

    咋听个声音就软了,那以后真要洞房花烛了,岂不是要软一晚上?

    林木很严肃地对莫君说道:“再不许用刚才那种语气说话了!”

    “哪种语气?”

    莫君不解。

    “就是,就是能让人骨头发软的那种。”

    林木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感觉。

    “你全身酥软无力?是不是中了毒?!”

    莫君脸色一变。

    “是啊,我中了毒,中了你的毒!”

    林木没好气地走到书桌边坐下。

    “蜀山弟子绝不会对人用毒,你不可胡言!”

    莫君很认真地对他说道。

    林木无奈地解释道:“我说的这个毒,不是普通意义的毒药,而是一种特殊的感情,特殊到可以让两个人一起生孩子的感情!”

    “你今日说话很不对劲。”

    莫君皱眉。

    “我天天说话都不对劲,自从遇到了你,行了,上课!”

    林木嘀咕一句,招呼莫君坐下。

    他本想继续说服女剑仙和自己来一个朋友间的拥抱的,

    但想想现在已经九点多了,万一抱着抱着进来一个客人,羞恼的女剑仙晚上说不定又把拖着自己去天上逛。

    想想还是算了,来日方长。

    今天上午挺安静的,没什么客人来,两人很专心地学习到了十一点多。

    莫君其实很聪明,之前只是没有接触过简体字和拼音而已,现在有林木的教导,一个上午她就已经把三年级的语文课程学完了。

    对拼音也掌握的很熟练了。

    店里有一本新华字典,林木便让莫君捧着新华字典一页页地认字、读写,只要把新华字典上的字都学会了,那莫君对现代社会的汉语就完全没问题了。

    “饿了吗?要不要去东方广场吃饭?”

    快十二点了,林木对莫君问道。

    “我不饿。”

    莫君学习入了迷,捧着新华字典一直在那儿读,居然连饭都不吃了。

    “喂,先去吃饭,别待会儿你又低血糖!”

    林木过去把新华字典给她盖上。

    “哦。”

    莫君抬头,见他脸上带着关心的神情,便点点头,乖乖地跟着他出了门。

    林木去麻将馆跟李叔说了一声,让他帮忙看下店,然后带着莫君离开宠物店,左拐上坡。

    今天的阳光有些辣,中午东方广场上的人并不多,远不如昨天热闹。

    莫君跟在林木的身旁,左右看看,微微松了口气,同时又有些失望。

    她现在的心态有点奇怪。

    觉得这个俗世的世界太过喧闹,但从那些来来往往的人群和摊贩中总能感受到一丝祥和安宁的气息。

    所以,她的心里既带着对喧嚣俗世的不习惯,又有对这个人人安居乐业的世界充满好奇和憧憬。

    她忍不住会想,如果自己有一天也能像那些普通人一样,简单而平静地走在街上,什么都不用想,那应该是一件很舒心的事情吧?

    师傅说大道的尽头便是大自在。

    可这俗世中人,分明没有半分修为,却为何每一个都像达到了大自在境界一般?

    莫君随即又摇摇头。

    昨日遇见的悠悠的父母,他们便没有大自在。

    可见,这俗世上的人并非每一个都达到了大自在的心境。

    那......他呢?

    莫君侧头看向林木。

    这贼子每日都嬉皮笑脸,没心没肺的,他应是大自在了吧?

    “你看我做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很帅?”

    林木忽然问道。

    “帅?元帅之意?”

    莫君不解。

    “就是英俊,长得好看的意思。”

    林木嘿嘿一笑:“你刚才看我看的那么入神,是不是被我的帅气吸引了?”

    莫君摇摇头,很认真地道:“若论相貌,在我所见之人里,你算是中人之姿,与英俊相去甚远。”

    “......”林木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郁闷地问道:

    “那你见过的人里谁最帅?难道是荆轲?”

    莫君摇头:“荆次非待人不诚,心口不一,难称帅。”

    “那是你大师兄?”林木又问。

    莫君想了想,又摇头:“大师兄为人正直,仙姿洒然,只是仍未能算第一。”

    “那到底谁最帅?”林木有点好奇了。

    莫君似乎陷入回忆中,良久才道:“蜀山上确有一人,用俗世的话来说,算的上最帅。”

    “谁?”林木瞪大了眼睛,声音里充满了敌意。

    怪不得莫君一直对自己的暗示明示没反应。

    合着自己原来有个情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