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80章 我们不是两口子
    两人回到家里,莫君大概也察觉到了林木的视线,丢下句“我去换衣服”就匆匆躲进了卧室。

    林木笑了笑,明明刚刚被收拾的很惨,但心情却莫名地好。

    吹着口哨回自己卧室拿了睡衣,走进卫生间,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

    走出卫生间,却见莫君已经换了一身长袖长裤坐在沙发上,见他出来,莫君站起来。

    “林木,我想和你说一说。”

    “你想跟我谈谈吧?好啊。”

    林木一边拿毛巾擦头发,一边走到莫君身旁坐下。

    莫君没坐到他旁边,自己过去餐桌旁拎把椅子过来,坐在林木的面前。

    “你想谈什么?”

    林木问道。

    “我……”

    莫君拿出一个小本子,递给林木:

    “这是我记下的,欠你的钱,你看看数目是否有误?”

    林木诧异地接过小本子,只见上面写满了笔挺飒爽的字体,从两人在金顶上第二次见面开始,一直到刚才买包包。

    每一笔林木给莫君买食物或是其他用品的钱,她都记录了下来。

    不过因为对现代社会的物价还不是很熟悉,具体的数目还有点出入,但大致也差的不远。

    林木愕然抬头看着她:“你这是做什么?”

    莫君认真地说道:“我欠你良多,如不记下,将来无法偿还。”

    “我也没说要让你还啊!”林木忽然有点激动了。

    这是没把我当自己人啊!

    “要还的。”

    “不用!”

    “要还。”

    “我说了不用!”

    啪!

    莫君的手拍在茶几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印子。

    “哦,好,要还。”

    林木立马表示赞同。

    “可你还了之后,打算做什么?”

    他接着问道。

    “我想象这个俗世中的人一样生活,我不想总是藏起来。”

    莫君迟疑一下,随即又道:

    “还有,你不可再说那样的话。”

    “哪样的话?”

    林木不解。

    莫君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回了卧室。

    “喂,什么意思啊?到底什么话不能说?”

    林木在后面喊她,但莫君已经关上了门。

    林木坐在沙发上,低头苦思,倏地抬起头,走到莫君的卧室前,敲敲门道:

    “你是说,我说我喜欢你那句?”

    里面沉默了片刻,隐约传来“嗯”的一声。

    “为什么不能说?我又没说谎!”

    林木不干了,他喜欢莫君是堂堂正正的事,凭啥不能说?

    “师傅说,修道之人要紧守道心,道心不可乱。”

    卧室里传来莫君的声音。

    “那你的道心跟我喜欢你有什么关系?”

    “有的。”

    “什么?”

    “你说那种不知廉耻的话,我的道心……会乱。”

    ……

    ……

    ……

    第二天,清晨。

    林木从卧室里出来,只见莫君正拿着剑在客厅慢慢舞动,那动作活像个打太极的小老太婆。

    林木揉着乱蓬蓬的头发,朝这个小老太婆招招手。

    “早啊。”

    莫君微微点头,没说话,继续舞剑。

    林木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觉得有点无聊,忍不住问道:

    “你这是什么路数?怎么看着一点威力都没有?”

    莫君缓缓收剑,这才回答:“修道之人重在修心,并非为了逞威。”

    “切,昨天不知道是谁把别人拎在天上乱甩呢。”林木说了一句,便走进了卫生间。

    “你不骗我我就不甩你了。”

    莫君在后面说道。

    林木摆摆手,关上了门。

    莫君站在原地,低头不知在想什么,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走进卧室。

    出来时,身上已经换了一件衬衣和牛仔裤。

    林木也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到莫君的穿着,不禁皱眉道:

    “今天很热的,你穿长袖?”

    上次去大兴街林木特意给她买了两件短袖t恤的。

    “那种不知廉耻的衣服,我绝不会穿。”

    莫君很坚定地点点头。

    “行吧,那我们走吧。”

    林木知道她这个思想短时间内很难改过来,只有以后慢慢再说。

    “去找你奶奶解释误会吗?”

    莫君问道。

    “你还真惦记呢?”

    林木笑呵呵地看着她,试图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但莫君就板着脸,什么表情也没有。

    “先去吃饭吧,今天晚点开门,吃完早饭我带你去我奶奶家。”

    两人出了门,下楼梯的时候碰到了楼下的邻居,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婶儿,刚买了菜回来。

    “李嬢嬢,这么早啊?”

    林木微笑着打招呼。

    在贡城,“嬢嬢”就是阿姨的意思。

    “哟,你们小两口也早哈。”

    李大婶烫了一头红色卷发,精气神很足,看到楼上这对俊男美女的小情侣,咧嘴呵呵直笑。

    “我和他不是两口子。”

    莫君忽然说道。

    昨天她从林苗苗的嘴里了解到了很多这方面的知识,也知道了“两口子”指的是什么。

    “啊?”

    李大婶愣了下,看看两人,忽然又笑起来:

    “哦对,你们不是两口子,我喊错了,结了婚才是两口子,没结婚的都叫小情侣。”

    “我们不是......”

    “李嬢嬢,我们先走了,拜拜。”

    莫君还要说话,直接被林木拉着走了。

    “你干什么啊?”

    出了小区,林木无奈地看向莫君。

    “我们不是夫妻,也不是情侣,自然不能让人误会。”

    莫君很认真地道。

    “我们俩住在一起,可你却对别人说我们既不是夫妻,也不是情侣,那不是更容易让人误会?”

    林木哭笑不得。

    “那这如何是好?”

    莫君呆住了。

    “我们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管别人怎么看你?别活的那么累好吧?”

    “可知云师姐说俗世中女子清誉胜过性命。”

    “那你现在也是清清白白的啊!”

    “可是......”

    “别可是了,再不走早饭都吃不上了!”

    两人一路说着来到早餐一条街,今天没再吃面,换了豆浆油条。

    不过莫君对这种油很多的食物不是太喜欢,只吃了十五根油条五碗豆浆。

    好在林木占了一个靠里的位置,没人发现莫君一个人吃了那么多。

    只有老板在不停拿油条过来时多看了莫君几眼。

    吃了早饭,两人来到公交车站,准备坐车去南城新区。

    林木的爷爷奶奶就住在南城。

    “你打算如何向你奶奶解释?”

    等车的时候,莫君忽然对林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