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85章 莫君哭了
    “举个例子,张三见义勇为,把一个意图强暴女生的小流氓的命根子给打断了,请问这算是故意伤害罪吗?”

    林木坐在店里那张圆桌子上,朝坐在对面的莫君提问。

    莫君乖巧坐直,捧着《华夏人民共和国宪法》翻了半天,茫然抬头:

    “不知道,书上没有。”

    “不会吧,我看看。”

    林木拿过书翻了翻,一拍脑袋。

    “糊涂了,这个问题属于刑法的范围,我应该买本刑法的。”

    莫君好奇地问道:“那你说的这种情况,到底算不算……什么罪?”

    “故意伤害罪。”

    “哦,算不算故意伤害罪?”

    林木也不太懂,刚才只是结合莫君的情况随口举个例子,他挠挠头,回答道:

    “不管这算不算故意伤害罪,总归都是麻烦,我的意思是,如果你真的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冷静处理。”

    莫君蹙眉,“你让我见死不救?”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如果遇到必须动手的情况,一定要控制好力度,

    把歹徒制服了就行了,千万不要把人打坏,更不能出人命,

    因为一旦事情闹大了,你就暴露了。”

    听了林木的解释,莫君这才点点头,“知道了。”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街上看到一个老人突然倒在地上,你该不该扶她起来?”

    林木想起了什么,又问道。

    “如无要事,自然可以顺手扶起来。”

    莫君回答。

    “那如果老年人说是你把她撞倒的,喊着全身都疼,还叫来她的子女,要你赔偿一大笔医药费呢?”

    “师傅说过,忘恩负义者,可取回恩义,我让她躺回地上即可。”

    “可老人的子女都拦着你不让走,那你怎么办?”

    “他们拦不住我。”

    “那你强行离开的时候很可能就把老人的子女弄伤了,你就真的伤了人,会被派出所抓走的。”

    “……那你说怎么办?!”

    女剑仙被他问烦了,瞪着一双好看的杏眼,冷声反问。

    “如果我说不要扶,你答应吗?”

    林木问道。

    “若真如你所说,倒地不起的人是个贼子,那自然不能扶。”

    “可扶之前你怎么知道她是不是贼子?万一人家真的犯了什么急病,你不救她,她就死了呢?”

    “这……”

    莫君有点凌乱了,白皙的小手捏成了拳头。

    “如果你遇到这种情况,最好先用手机录像,证明自己没有碰到倒地的老人,

    再和旁边的人说一声,留下证据,然后再扶。”

    林木见莫君要发飙了,连忙说道。

    听了他的话,女剑仙低头沉思半晌,抬头问道:

    “为何俗世之事总是如此繁琐?”

    林木被她问住了,想了半天,一摊手:

    “世界在变化,人类在进步嘛,那你们古代结婚只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可,现在我想追个女孩子半天都没进展呢!”

    “说好不许再提这件事的。”莫君一下站起来走了出去。

    “怎么又生气了?喜欢一个人是堂堂正正的事,为什么不能说?”

    林木站起来跟出去。

    “不许说!”

    莫君白皙的额头隐现青筋,林木一下觉得周围的气场又开始变了。

    他毫不畏惧,勇敢地大声道:

    “我就是……算了。”

    说完走回了店里。

    马的,晚上被收拾没人能看到,白天要是被揍那就太丢人了。

    林木有点郁闷,气鼓鼓的坐回柜台后面。

    几分钟后,外面传来莫君的声音:“你还在气吗?”

    林木没理她。

    门口探进来一个小脑袋,像只迷路的麋鹿在那儿犹犹豫豫地往里张望。

    “昨天,是我太激烈了些,对不住。”

    莫君低声说道。

    “你昨晚已经道过歉了。”

    林木高冷地瞥了她一眼。

    “哦。”

    莫君的脑袋就缩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又探进来,“你想吃饭吗?”

    林木一看时间,十一点半了,他起身出去,板着脸道:“走,吃饭!”

    夏洛曦带来的那点便当给莫君塞牙缝都不够。

    林木大踏步地往前走,莫君低头跟在后面,像个做错了事的小媳妇儿。

    隔壁麻将馆的老李看到这一幕,呵呵笑道:

    “豁,老林的孙子可以啊,把媳妇儿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两人这次没有再吃西餐,林木带着莫君来到一家乡村基,在店员惊讶的目光中,一口气点了十份套餐。

    坐下后,林木依然没有搭理莫君,转头看着窗外。

    莫君看着他,有点手足无措。

    她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知道该怎么做。

    “79号桌的客人请来取餐了。”

    过了一会儿,服务员开始叫号,正是林木和莫君这一桌。

    “过去取餐,我一个人拿不了。”

    林木板着脸说了一声就朝柜台走去。

    “哦。”

    莫君乖巧地答应一声,跟着他过去。

    两人来回两趟,把十份套餐都端回了桌上。

    全程林木也多说一句话,坐下后只说了声“吃饭”便埋头吃东西了。

    不过他一边吃,还是一边很细心地把几份套餐里配的可乐拣了出来,放到自己面前。

    莫君见他不说话,也低头吃饭。

    林木吃了一份套餐就饱了,默默地看着莫君吃东西。

    倏地,莫君吃着吃着,眼眶里忽然流下一滴泪水,从小巧的瓜子脸上滑落到咖喱饭里。

    “知荷,你、你怎么了?”

    林木一下慌了,手忙脚乱地扯了张纸巾,探身过去给她擦脸上的泪水。

    莫君坐着没动,任由林木给她擦眼泪,擦完一滴,眼眶里又冒出一滴。

    她有点懵了。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刚才她只是觉得心里有点堵,想起了师傅、知云师姐、大师兄和其他同门,又想起了小时候自己的父母和爷爷。

    不知不觉,眼泪就流了出来。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有点湿润,看看对面林木那惶急的样子,心里忽然感觉舒服了很多,一下就不堵了。

    林木还在给她擦眼泪,擦着擦着,忽然诧异地低头看着她,

    “你怎么又笑了?”

    莫君这才发现自己的嘴角居然翘了起来,脸上竟绽放出罕有的笑容。

    她愕然抬头,一脸迷惘。

    “我、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