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我老婆来自蜀山 > 第100章 我跟你做
    “哥你太过分了,昨天居然把你温柔可爱的妹妹灌成那个样子!”

    “明明是你和夏洛曦她们不怀好意,一起去灌人家莫君的酒的!还好意思说?”

    “哇哥你们都还没怎么样呢,现在就开始帮着她了!”

    “不服?不服我再给你们约一下,你们再拼一顿酒?”

    “不来了不来了!莫君太能喝了,哥你喝酒这么弱鸡,以后找个这么能喝的嫂子,你受得了吗?”

    “你承认莫君是你嫂子了?”

    “切,你先把人追到手再说吧!我看人家对你没什么意思呢!”

    这丫头,一点都不向着自己的老哥。

    林木坐在店里,挂了电话,撇撇嘴,旁边冷不丁传来莫君的声音。

    “你在和谁说话?”

    林木吓了一跳:“你怎么走路没声啊?是林苗苗,她关心你昨晚喝醉了没?”

    “你还敢说昨晚?”莫君的眸子顿时冷了几分。

    “我刚才就是跟你开玩笑的,再说你在家里都对我那样了,至于还生气吗?”

    林木很无辜地摊手道。

    “你再说?!”

    莫君握紧了拳头。

    “不说了不说了,工作,好好工作!”

    林木连忙摆手,指着店门口的鱼塘,今天是周六,生意不错,来了七八个孩子钓鱼。

    “哼!”

    莫君冷哼一声,走出去坐在鱼塘边上,见林木偷偷摸摸地从店里朝她看过来,

    女剑仙瞪了他一眼,一挪凳子,只留给了个气呼呼的背影给他。

    “呵,背影也一样好看。”

    林木手撑着下巴,继续在那儿欣赏,还感慨一声。

    这种距离,五官敏锐的女剑仙自然是能听到的。

    果然,莫君的身体一僵,侧头似乎想瞪着林木,但大概是想着越是理会他这贼子就越恼人,便生生忍住,不再搭理他了。

    刚才在家里莫君恼羞成怒,把林木狠狠收拾了一通。

    当然,说是狠狠,其实就是把他拎到天花板上溜了一圈。

    她控制的很小心,没有让他受到哪怕一点擦伤。

    但这家伙偏偏却叫的很凄惨,仿佛遭受了满清十大酷刑一般。

    不过这也让莫君心里的恼怒发泄出了很多,收拾了他一阵便停了手。

    两人出去吃了早饭,来到宠物店。

    一路上莫君都想问他,昨晚她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或者做什么羞人的举动。

    昨晚她并没有完全失忆,脑子里留下了一些模糊的画面。

    对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只记得只鳞片羽。

    喝醉之后她觉得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变得比平日里大胆豪放了十倍。

    当是她想着平时总是被这个贼子欺骗,便想借机也戏弄一下他。

    然后好像说了一些很“不知廉耻”的话,甚至还做一些非常大胆的举动。

    但具体是怎样的情形,她实在记不清了。

    可怜的女剑仙虽然表面上很凶,但心里其实非常忐忑。

    她很怕自己昨晚是不是真的做了一些不知羞耻的事。

    不知道这个贼子会怎么看她。

    会不会觉得她也是一个毫无羞耻之心,不知检点的女人?

    “姐姐,我的鱼钩掉了。”

    一个孩子的声音打断了莫君的沉思,她慌乱地摸了下自己微烫的脸,连忙给小孩子换上了新的鱼钩。

    一上午的时间,店里没来一个看宠物的,倒是钓鱼的孩子来了不少,莫君一直守在鱼塘边上。

    时不时有带着孩子过来的男人,看到莫君都非常惊艳,有的甚至还想来搭个讪什么的,但都被莫君冰冷的眼神给吓了回去。

    快到中午的时候,钓鱼的孩子们终于回家吃饭了。

    总算得闲的莫君站起来,顿了顿,还是走进了店里。

    一上午这个贼子都没来“骚扰”自己,她心里不知怎么的居然有点空落落的。

    甚至还有点担心,是不是早上她收拾的太狠了,让他生气了。

    可昨晚自己那么羞人,今天早上他还要那么戏弄她,该生气的人不是自己才对吗?

    莫名的,莫君就有点的心慌气短,她有些害怕,怕自己像昨天白天那样莫名其妙地从就眼里留出泪水来。

    所以她挺担心林木是不是生气了,要是他生气了,她也气,她一气,说不定眼泪就又掉下来了。

    略带忐忑地走进店里,却见这贼子似乎并没有生气,只是撑着下巴坐在柜台后面,皱眉思索着什么。

    么了?”

    莫君张张嘴,低声问道。

    “外面的小孩都走了?”

    林木想的出神,这才发现莫君进来了,朝外面看了看。

    “嗯,都走了。”

    莫君点点头。

    “今天上午赚了多少?”

    林木忽然问道。

    “110块。”

    莫君回答。

    上午总共十一个小孩钓鱼,一个人十块钱。

    “嗯,算上日均成本150块左右,我们今天还亏着40块,还没开始挣钱呢。”

    林木有点发愁:

    “我刚才算了一下,从接手这家店到今天,我们俩总共花销是1652块,店里进账是569块,

    这还是之前我爷爷他们的老主顾来买了猫粮和猫砂盆什么的,不然就凭我们俩这几天的经营,能有个300块就不错了。”

    他把手里的本子递给莫君,上面他刚算的这几天店里的流水和利润。

    莫君看不太懂这些,不过她大致还是感觉的到,这个店是不怎么赚钱的。

    她不禁有些愧疚,低声道:“其实,我也可以不用吃那么多的,只要吃一点点维持住就行了。”

    林木立马摆手:“说什么呢!男人挣钱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女人花的,你再能吃我都能养你。”

    “为何说店里的事你也不正经?”莫君有些羞恼。

    “我哪有不正经?我认真的好吧!”

    林木一本正经地说道,见莫君脸色不好看了,他只得转移话题:

    “算了,说说正事儿吧,我打算把扩大宠物店的规模,我们的店太小了,吸引不了顾客。”

    莫君点点头:“好。”

    林木诧异地道:“你不觉得我太冒进了吗?通常情况下你不是应该质疑说这家店都这么不挣钱了,投入更多成本不是风险更大吗?”

    莫君看着他:“我不懂这些,你想做,我就跟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