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不负春光去绽放 > 第一章 first blood
    “吱……”被推开的木门发出了声音,张瑾妍木着脸低着头走进去,在自己的画作前停下脚步,蹲下身粗鲁的将那些她曾宝贝不已的东西,随意的放进她带来的袋子里。

    “阿瑾!你没事吧!”紧跟而来的梁铭恩担忧得看着她的小伙伴。

    张瑾妍有些空洞眼神转了过来,“没事啊。”

    我没事……我装的!

    怎么可能没事……

    我现在已经心疼到无法呼吸了……

    但张瑾妍一向倔强,不愿意将自己的软肋暴露出来,她觉得自己可以消化。

    梁铭恩快步上前,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只是一次小小的失败而已,你可以的,我们下次再努力!”

    “小梁同学,我真的没事,只是有些难过而已。”张瑾妍反而握着梁铭恩的肩膀,稍稍用了一点力,柔软的指腹轻轻的用力,努力维持着不露出沮丧的表情,只是这有些木然的神情,一眼就让人看穿了。

    “你别安慰我了,考研失败虽然打破了我的规划,但不至于被打倒,让我把东西收拾一下。”张瑾妍轻轻的推了梁铭恩一下,继续收拾东西。

    她现在只想赶紧收拾完,立刻马上赶紧走,万一一会来人了,肯定也要问考研的成绩。

    丢不起那人啊……

    梁铭恩小小的松了口气,“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刚刚你那个表情真的……有点吓到我了……我还以为你想不开呢。”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考研失败那我就直接工作了,反正工作之后也能继续考研,没事。”张瑾妍叹了口气,抬手轻轻的揉了揉眉心,转头笑着道:“我总不能那么倒霉,实习单位都不留我吧。”

    实习单位不留我,我就去死!

    一边将上周刚买的那盒樱花颜料丢进大袋子里面,一边絮絮叨叨的解释,“本来我就做了2手准备,虽然考研是首选,但失败了啊……那也没办法了……人生路又不是只有一条,条条大路通罗马。”

    如果可以,她希望梁铭恩现在闭嘴……要不是内心克制,真想伸手把她的嘴捂住。

    “啊!这画是你要送给你男朋友的吧。”梁铭恩看到了画架上的画作,露出了羡慕的神色,双手合并做了个憧憬的样子,“我要是有个会画画的男朋友那多好啊!”

    看着为唐俊生日而画的作品,张瑾妍嘴角露出了愉悦的弧度,伸手将画拿在手里,画中的男子低着头,但整个神韵抓的很准,只要是认识唐俊的人,多数都能认的出来,那手中拿着的红色玫瑰花,一朵朵刻画的入木三分,手指的指腹慢慢滑过油画布,神色温柔而眷恋。

    “我们系还是有几个不错的,怎么样?我给你介绍介绍?”张瑾妍没忘记怼上梁铭恩一句。

    “不行,我是有男朋友的人。”

    “可以换。”

    “那可不行,你怎么自己不换?”

    “我不需要找一个会画画的男朋友,我自己会了。”张瑾妍笑着露出了一口齐整的白牙,标准的笑出了8颗牙齿,就是怎么看怎么虚假笑容,伸出2根手指比出一个v。

    “你小心我告诉我男朋友,你企图撬他墙角?”梁铭恩气呼呼的鼓起了腮帮子威胁,她都觉得刚才白安慰某人了,面前的这个女人没有心。

    “你去好了,反正那是你男朋友不是我的。”张瑾妍靠近她,伸出了修长的食指,轻轻的戳着她鼓起的腮帮子,凉凉的开口,正式成为了一个没有心的人。

    “满怀忧伤却流不出泪,极度的疲惫却不能入睡,只能够日日夜夜……”熟悉的铃声响起,打断了张瑾妍和梁铭恩装备开始的掐架。

    按下接听键之后,张瑾妍特意打开了扬声器并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阿瑾你在哪里?怎么还没到寝室?”电话里的声音如往常一样中气十足,嗓门比起平常还要更大一点。

    “我在画室收拾东西,小良心在我边上。”张瑾妍直接出卖了在一边挥手的梁铭恩,任由她在一边张牙舞爪都无动于衷。

    “你快点回来,我有一件大事情要告诉你。”王诗诗的声音里透着急促和颤抖,说完就挂了电话。

    “你说她会不会以为你还不知道你考研成绩没过?”梁铭恩歪着脑袋分析可能性。

    “有这个可能…………我东西也收拾好了,走吧,回去看看是什么事情让她如此紧张严肃。”张瑾妍一脸轻松的单手扛起了她带来的包裹,满满一袋子画材,有点重……

    张瑾妍将画交给了梁铭恩,拽着她就往门外推,那火烧屁股的样子,好像后面有人追她一样。

    “慢一点,慢一点。”梁铭恩被推出门,看着张瑾妍拿出钥匙锁门,伸长手臂踮起脚尖,直接将钥匙放在了门框上面。

    张瑾妍收回了向上看的目光,这里以后是再也不会来了……

    转身的那一刻,手里的包裹差一点撞倒一旁的梁铭恩。

    梁铭恩花容失色,“你小心点,要撞倒我了,等下就要你心疼了。”

    “我不会。”张瑾妍坚定的摇摇头,拉起梁铭恩就往寝室跑去。

    梁铭恩看着走在前面的张瑾妍,心口一痛,你这个女人果然没有心!

    “你这么说良心不痛么…………”还是忍不住去质问。

    “良心?”张瑾妍似笑非笑的转头,上下打量梁铭恩,语气轻佻,“我的小良心早就不属于我了,我怎么知道会不会痛,就算会痛我也感受不到了。”

    梁铭恩一噎,颤抖着手指着张瑾妍,“我看错你了……我今天就不应该来安慰你……哼!我等下要告诉诗诗,让她好好念叨你。”

    “小良心,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以为诗诗念叨我,你就能免受其难了?这不可能。”嘴角勾起了愉悦的弧度。

    梁铭恩瞪大了眼睛,“你这个女人果然没有心!不值得同情!!”

    张瑾妍对于梁铭恩的抱怨充耳不闻,一心只想快点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