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不负春光去绽放 > 第六十章 初次交锋
    刘章州对于张瑾妍的行为很是不满,原本是他来给这个新来的下马威,反过来被将一军,心情很不好。

    “我听说你一直在外面读书,没想到村里的情形你还是很熟悉啊。”就是这说话的语气就不怎么样了,连心底的酸楚都没掩饰。

    张瑾妍推起她的宝马座驾,心不在焉的撩了撩耳边的碎发道:“村子就这么大,我从小生活在这里,就算出去读个几年书,又不是不回来,怎么会不认识。”

    “我听说你学历很高,怎么会想到来做这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的志愿者?”刘章州以为他把自己的小心思隐藏的很好,但他这话一说出来,张瑾妍要不是傻子,还能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学历不过是一块敲门砖,只是让别人看到你,正在能让你闪光的还是自身的能力,我这种刚出学校的小菜鸡,什么都不懂,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以后还请刘组长多费心教导。”

    张瑾妍在心里吐槽着,果然是个小肚鸡肠的男人!

    还是个看不得别人比他优秀的!

    张瑾妍暗暗说了一声晦气!

    最近也不知道倒了什么血霉,这一个劲的遇到的都是些奇葩的男人,一个两个都是这样,让张瑾妍都不得不觉得是这个世界变了吗?为什么明明现代发展的这么好,那些男人还会带着有色眼镜看女性?

    从最开始的陈陆鸣,和她谈没法转正时的语气,处处透露出优越感,那种蔑视的深情,张瑾妍到现在都还记得,假惺惺的说着不想耽误她的话,其实内在根本就看不起人。现在想想都倒胃口的很!一个中年男人居然这么看不起人,还被一些老旧思想捆绑着,不懂得去接受那迟早要被别人取代!

    还有之前被正面硬刚了一波的黄兴,身上满满的大男子主义让人作呕,一开始入职的时候不情不愿再发现我不是个花瓶后,那捡到宝的样子,好像女孩子做原画师就只能当花瓶一样!

    再到后来,为了他的女神,当众给我穿小鞋,除了体现出这个人很官僚主义,人品不怎么之外,还有那洋洋得意的大男子主义,他肯定是吃定面前的小姑娘不敢反抗,只能被搓圆揉变!呵呵哒,拿我给你这舔狗当祭品大概是活腻歪了!

    黄兴绝对没料到张瑾妍会釜底抽薪,直接用上了谁都不要好过的的杀招,。

    那个看起来柔柔弱弱不怎么说话的张瑾妍,骨子里是那样傲气凌然!有着你想在职场pua我,那我就掀翻这一切的勇气!

    好处没得到,反而弄得自己现在深陷泥潭,无法脱身。

    而张瑾妍却潇洒得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离开时毫不留恋,即使回来要面对无法抗拒截然不同的人生,她也不会被白欺负!

    要选择一个地方低头,那变是家里,不是外面。

    谁知道遇到这个刘章州也是如此,亏得还是新时代年轻人,居然也会排斥女性,当然也肯定是竞争意识作祟,将我当成了敌人。

    刘章州对于张瑾妍的态度并不满意,那话听着好像是在捧他,可听在耳里觉得甚是刺耳!

    学历不过是快敲门砖?呵呵,这是在暗示我的学历没有她的高吗?还有刚从学校出来什么都不懂,不就是在处处内涵我学历低!假惺惺的让我教,也不知道这话是在膈应谁!

    “你能这么想很好,今天李主任要求我带你出来转悠,那你就好好学习,刚才对于张展春的处理,你也别骄傲自满觉得自己解决了问题,这不过是建立在了你原本的人脉基础上,如果你不是村里人,没有这个关系在,你觉得你今天能成功吗?”

    刘章州这指导者的姿态摆的很足,张瑾妍不着痕迹的皱眉,这人是发什么神经病,我都说好话捧他了,他怎么还阴阳怪气得教训起我了?

    张瑾妍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捏住自行车边挂着的小铃铛,这是她爸爸之前特意买的说这是风吹过的声音,目光坦荡,“刘组你说的很对,我的确是因为占了村里人的便宜,如果没有这一层关系,展春叔肯定不会给我这个面子,不过对于年纪大的老人,多顺着点总数对的,你说是不是。”

    “做群众的工作不是让你一味去顺从,你要想办法让群众觉得我们满足了他们的想法又很好的完成了工作,这才是最终的目的,这个你要分清楚,不要因为你是村里人就想着让他们占便宜,你要是带着这样的心态来工作,那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吧,村里的工作和你想的不一样,不是你以前那种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就可以轻轻松松过一天的工作,这个工作必须走出去,走到群众中去,去了解他们的困然,他们的难处,去安抚他们,去为他们解决问题。”

    洋洋洒洒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张瑾妍看着面前的刘章州都产生了一点错觉,这个人是在演讲吧……可惜了这里只有一望无际的田野和房子,唯一的观众是我。

    “你放心刘组,既然来了,我就会好好做下去,不会半途而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走到今天这一步。”张瑾妍认认真真的看着刘章州的眼睛,眼神平淡而坚定,刘章州的这些话,她很不舒服,这些话透露出的内在意思,是觉得我不应该来上班,觉得我看不上这样辛苦需要付出的工作。

    但他有的话还是说的很有道理很透彻,这个工作必须走出去,走到群众中去,去了解他们的困然,他们的难处,去安抚他们,去为他们解决问题。

    这些人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人,在村里工作更要摆正自己的心态。

    刘章州没再说下去,刚才忍不住说了太多,心里有些懊悔,“你自己明白就好,以后还要一起共事,你也别觉得我话说的难听,就是希望我们以后工作上能够合作愉快,没有分歧。”说完再次坐上了他的电瓶车。

    “我也希望我们以后工作上能够合作愉快,没有分歧。”张瑾妍直接将刘章州的话还给了他,用他的马将他的军。

    你对我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那我就是什么意思,你是友好提醒也好威胁也好,只有你心里更清楚。

    “走吧,我带你转转。”刘章州再次率先开启他的小毛驴,只是这一次他等着张瑾妍。

    张瑾妍的宝马自行车落后一个身位。

    “我知道这里你狠熟悉,但以前你的身份是村民,现在你是环境志愿者,你的眼睛要看到的就是工作。”刘章州一边说着一边指着前方道:“那边是垃圾收集分类的地方,村里这垃圾分类工作很难做,你应该知道吧,和城里没法比。”

    “村里老年人比较多,接受起来比较慢,耐心多说几次,他们会配合。”

    “道路的清洁,河道的干净,都是你工作中要注意的地方。”刘章州没去理会张瑾妍的话,自顾自的继续说。

    张瑾妍耐着性子听着刘章州指导工作方向,前面拐弯就是自己家了,张瑾妍想着要不要回家拿个帽子,这太阳有点大,这年头才兴气,就被她放弃。

    还是别节外生枝了,赶紧熬过这一天再说吧。

    “哎,小刘上次我问你的那事情,你问了没?”远远的在小巷口站着一个人。张瑾妍一下没能认出来是谁,距离有点远。

    “陈敏阿姨啊,您放心上次的事情我关注过了,但是没发现你说的情况,您放心,我一定会持续关注。”刘章州电瓶车提速后稳稳得在那人身边停下,轻声细语的说着话。

    张瑾妍用力踩了几下自行车在一边停下,仔细一看,这个阿姨她还真叫不出名字,只是觉得眼熟。

    安静的听着刘章州和对方熟悉的攀谈,不得不说,这个人小肚鸡肠了点,但还是有可取之处,这些村里的人,她有时候都认不全,这人居然能准确的叫出名字,不排除之前投诉过问题被记住,但不忘记也是工作的基本。

    所以在看不顺眼的人身上,还是会看到能让自己去学习的闪光点,正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谁都别看不起谁,也别自命不凡。

    对于他们说的问题听了点只言片语,有些一知半解。

    “小刘我刚才去看过了,今天有。”陈敏表情有些激动,“你快去看看,那个水是蓝色的,万一有毒怎么办,边上都是田地,我们农民最宝贝的就是这地了,家里没什么大钱,平常就靠着地里的小菜,万一有毒我可怎么办。”

    “你放心,你放心,我这就去。”刘章州正要抬脚去现场看情况,一想到今天还跟着个张瑾妍,眼珠子一转道:“张瑾妍你跟我一起去,这陈敏阿姨反应的是你们村里的问题,你一定要重视起来。”

    “一定一定。”

    “张琴家的,你可要上点心。”果然陈敏一见到张瑾妍就眼神发亮,好像问题已经被解决。

    张瑾妍意味深长的跟上了刘章州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