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不负春光去绽放 > 第六十一章 刘章州被打脸
    跟着那明显居心叵测有点小心思的刘章州的脚步一点点靠近那栋独特的房子。

    张瑾妍心里心思飞转,如指间流淌的沙,飞逝而下。

    当刘章州站定在这破旧不堪的木门前,张瑾妍看着斑驳掉漆的木门,笑得异常开心得意。

    抓到你的小辫子了吧!

    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想要去探索一下那个有毒又不怀好意的男人。

    “是这里吗?好像这很久都没人住。”张瑾妍故意假装不知道住在这里的是林瑜珏。

    刘章州一听张瑾妍这么说,眼神一亮,“你居然不知道,我还当你住在村里对村里发生的事情应该了如指掌才对。”

    这赤果果的打脸也是真的有点过分了。

    “看起来我不如你用心。”

    “这里住的是你们村有名的外来户,花了大价钱租了人家房子,不知道在里面倒腾了点什么,这门还破破烂烂不换一个。”刘章州嫌弃的指了指大门上挂着的那个锈迹斑斑的锁,看着就有些年份。

    “哦,原来你说的是他呀。”张瑾妍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人神秘的很,好几次我都是在田里遇到,这个点不在家吧。”身子往边上侧了侧,躲着毒辣的阳光,半遮着眼,有些漫不经心得询问:“刚才陈敏阿姨和你投诉的是什么事情,看起来很严重的样子,怎么还和地有关。”

    刘章州上前拍响了门,他能明显感觉到门上有碎屑掉落,眉头深深皱起,这人就不能换个门,破破烂烂又难看又不安全。

    “她就是好到好几次这人排水管排出来的水有颜色,不知道有没有毒,你说说这些无知村民是不是小件多怪,弄得好像她家排出来的下水是干净的。”刘章州随口抱怨嘲讽着,就因为别人的想法,他就要顶着头顶的烈日,在这大中午的时候站在对方门前喊门,却等了许久没人出现。

    张瑾妍歪着头看他,许是天气眼热,让刘章州并未意识到自己说了点什么,“刘组,你这话悄悄说就好,这要是被人听到对你可不好,毕竟陈敏阿姨是因为信任才找你说这个情况。”

    刘章州面容一紧,他捏了捏拳头,坏了!刚才不小心将心理的真是想法说了出来,他眼神有些紧张略带慌乱的看向张瑾妍。

    张瑾妍坦荡回视,“你说我说的对吗?”她黑白分明的小鹿眼,淡淡得扫视而来。

    刘章州强颜欢笑了一下,“你说的对,我说错了。”

    “两位在我家门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一道陌生的清冷男声忽然闯进两人的聊天。

    张瑾妍回头看到林瑜珏手里拎着2条鲫鱼走来,阳光照射在他的头发上,就像镀上了一层闪闪的光芒。

    张瑾妍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些词语。

    衣冠禽兽!

    斯文败类!

    装模作样!

    “张瑾妍是你啊。”林瑜珏装作才认出来,惊讶的道:“正巧你来了,拿一条鱼回去。”说着就要将鱼往张瑾妍手里塞。

    “你这是做什么,我不要。”有病吧,一上来就给我鱼。

    这2条鲫鱼应该刚被钓上来不久,鱼身上还有水,2人推脱之间,鲫鱼奋力摆尾,给自己找点存在感,也是这一下,将张瑾妍的衣服上甩上了水。

    张瑾妍瞳孔放大的看着衣服上的痕迹,她甚至能闻到一股鱼腥味从衣服上散发出来。

    “都说了不要给我,你干嘛!”张瑾妍有些生气得瞪着林瑜珏。

    林瑜珏垂下眼道歉,“不好意思是我的错,前日里你爸爸送了我2条鱼,今天我想分他一条,想着让你带回去,是我先前没把话说清楚,我的错。”

    态度诚恳的道歉,若不原谅,倒是显得张瑾妍小气了,张瑾妍只能红着眼应声道:“麻烦你下次把重要的话说在前面。”

    嫌弃的接过了其中一条鱼,还不忘狠狠的瞪林瑜珏一眼。

    刘章州在一边观察了一下,觉得这2人显然关系匪浅,那张瑾妍先前就是装的!眼神一阴,很好!处处和我玩花样。

    他上前一步皮笑肉不笑的道:“不好意思打扰2位,林先生我这边接到了村民的投诉怀疑你使用危险不知名物品侵害地里庄家,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张瑾妍惊讶得看过去,刘章州这是故意的!肯定就是!

    刚才可不是这个态度。

    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这林瑜珏这么毒,害了我好几次,也该让他吃点教训,打定主意做壁上观。

    林瑜珏视线越过张瑾妍落在刘章州身上,逼得他退了一步,才慢悠悠的开口道:“如果我是不呢?”

    “那可能要和林先生说声对不起了,毕竟我是为村民做事,又是管着环境这一块,绝对不能对不起相信我的人。”

    张瑾妍在刘章州看不到的位子翻起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真不要脸!

    林瑜珏关注到了张瑾妍的小表情,嘴角勾勒起好看的弧度,“那还真不好意思,我是个良民,你就因为他人的揣测上门诽谤我,不知道你能不能为你说的话负责?”

    刘章州看着面前眼神深邃不可查的男人,内心挣扎,只是纠结了几秒钟,他的心头又有了注意,“张瑾妍你站在边上发什么呆,工作不要做了!”

    忽然没点满的张瑾妍将脚底下的小草踩平,好似踩的就是刘章州的狗头一样,用力的蹭了一下才道:“我今天是跟着刘组您学习,当然是要看您处理才对。”诚恳的睁着一双小鹿眼,好像被刘章州凶的有些莫名其妙。

    “先前我没让你说话的时候,你不爽自告奋勇将事情处理了,这种时候就不清楚吗?”刘章州的咄咄逼人委时有些惹人生厌。

    张瑾妍的手指摩擦着刚刚被甩到了水迹,克制着心头的怒火,恨不得用手里的鱼砸爆他的头,臭傻逼!

    刚才还不阴不阳的说工作的时候别以为自己是村民就可以占便宜,现在倒是要将我推出去。

    “我和林瑜珏先生不熟悉,只是见过几面,无法为他保证,但我觉得他应该不会使用危险物品去侵害地里的庄家。”张瑾妍瞥了一眼安静站在一边的林瑜珏一眼,接着道:“我好几次在村里遇到林瑜珏先生,他手里或多或少都拿着热情的阿姨奶奶们送的蔬菜,如果真的他用了什么危险品侵害庄家田地,你认为他会拿那些菜吗?”

    张瑾妍的话有理有据,并不是她想帮着林瑜珏讲话,只是2害取其轻,现在刘章州更让她不顺眼。

    上班第一天就遇到这样一个上司,只能算她倒霉了,但她可不想当那个软柿子,不好意思,就算是柿子也是铅球芯的柿子,扎手的很!

    林瑜珏好整以暇的打量着为自己说话的张瑾妍,心情愉悦,就连看面前那个心态失衡的男人都顺眼了一分,多亏了那些难听话,让她想着我,不容易,这是第一次没对我横眉冷对吧。

    “刘先生,希望你不要带着情绪工作,现在是法治社会什么都将证据,如果你没有证据证明是我使用了危险物品侵害到地里的庄家,还请你向我道歉,我对于你刚才的说法很不满,会与你们的领导反应。”林瑜珏对着张瑾妍点了点头,越过2人直接伸手拧动门锁。

    门就这么开了。

    张瑾妍眉眼抬了抬,嘿!有点东西!连门都不锁,就不怕东西被偷吗?

    先前听妈说过最近小偷不少,这人要么是胆大,要么就是傻。

    想要进门一探究竟的刘章州,脚才抬起来想要跟进去,林瑜珏反手一下顶住了门,神色微沉,“不请自来便是贼,刘先生还是给自己留些脸面的好。”这话不轻不重的砸在刘章州的身上,让他大为丢脸。

    “林先生误会了,我只是以为您要邀请我们进去,是我误会了。”淡定的收回了脚。

    张瑾妍在身后看着刘章州吃瘪,心里的气开始顺了。

    可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人家都骂的这么直白了还听不懂吗?

    “不好意思,但是接到村民的投诉,我们职责所在需要了解一下,今天不合适那我们改天再来吧。”刘章州对着张瑾妍招了招手。

    张瑾妍点头笑了笑,手里拎着鱼随着他离开。

    心情好的时候,连手里鱼腥味十足的鱼都显得可爱了起来。

    林瑜珏一直都站在门口,看着张瑾妍的背影,看着那被她拿在手里晃荡着的鱼,眼里的笑意越发深了一度。

    晴朗的风从门中灌入,吹散林瑜珏的发丝,扬起了满院子蓝色的布。

    只可惜这一幕没有人看到……

    因为林瑜珏的小插曲,使得刘章州没能在张瑾妍面前树立起威望,这让他眉头紧锁了好一会儿,他转头对身后的张瑾妍道:“差不多是中午吃饭时间,下午1点上班,我先回去了。”说完也不等张瑾妍回复,直接骑着他的电瓶车头也不回的走了。

    “心眼真小。”张瑾妍小声嘟囔了一句,将鱼挂在自行车把上,推着回家。上班第一天这么开心一定要找人分享一下,不过她对琳瑜珏家里产生了点兴趣,那家伙到底在村里倒腾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