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病弱莲花你别惹 > 第193章 纷纷退场
    “秦二当家,有人将老赖那五千两银票还回来了。”一个奴才跑到秦二当家的书房里,说道。

    将一张五千两的银票递给了他。

    “谁替他还了?”秦二当家原本还悠闲的靠在椅背上,听到这话,立马正色道。

    “是典当铺的李掌柜。”

    “他人呢?”秦二当家的猛的起身问道。

    “刚,刚走。”奴才看到他这急匆匆的模样,抬手指了指门外。

    秦二当家二话不说的起身出了门,在赌场门口将人给拦了下来。

    这一问才知道,是那老赖今晨大清早来他店铺之中,将自己的房子抵押了又不知道从何处弄来了一些金银首饰的,一共抵押了差不多八千两。

    秦二当家的让人将此事立马告诉秦大当家,等他们来了老赖住的房间里,早已是人走茶凉了,而暗中跟着他的人,因昨晚将军府的举动,把人跟丢了。

    容家之事,整个京城都已知晓,想必那老赖也是走投无路,趁乱去容家偷了东西。

    换了钱,跑路了。

    秦大当家闻言一怒,让人送信去一家客栈,客栈的掌柜却说,那位公子于昨日辰时便已经退房走了。

    这一打听才知道,昨夜可不仅仅只是发生了容家的事,听说衙门地牢里昨夜无缘无故的死了好多人。

    而京城青楼里今晨也有不少姑娘死在了房间里,听说是被人活活的扒了皮,死状惨烈。

    还有,今日晨时,各各客栈都有不少人退房,还有一些人,直接不见了踪影。

    听说是江湖上那冥界门的门主不知从何处得到了一卷如来经,这个消息不胫而走。

    难不成那位小公子,也是因为这东西而来的?

    秦大当家的想起京城这一年来,先是不少江湖人士纷纷来此,寻找那位京城人人见过却不知姓谁名谁住哪的万家家主。

    青楼出事,画舫出事,雪域庄出事,锦衣卫被灭,容家被毁,牢房与青楼无缘无故死了这么多人,冥界门得到如来经,江湖人士退出京城……

    这些事,联想起来,最终获益的,不就是那什么都没损失的将军府么?

    可京城死了这么多人,还有那么多朝廷官员,这事往朝廷上一放,对于将军府而言,也并无有多大利出。

    要是皇上震怒,阳家就算有功,只怕也是过大于功。

    而他早已打听到,这些突然来京城的人,不管是朝廷的人还是江湖的人,皆是因那块万家家主身上的神阴令而来。

    却又因一卷突然出现的如来经而去。

    神阴令没找到,却找到了如来经。

    细想起来,总觉得这些事,有些不对劲。

    他们将东洲搅了一个血雨腥风,却又因为别的原因纷纷退场。

    秦大当家的望着那湛蓝无云的天,不由的开始有些怀疑自己,一年前,他们真的见过的那位万家家主?

    万家家主,真的来过东洲京城吗?

    *

    衙门地牢

    “阳副将,画舫里的姑娘除了还有十位女童,五为男童,以其余人,皆无活口,加上各各青楼的死亡人数,共计是138人。”

    衙役将清算好的人数,递给阳奇,开口说道。

    阳奇闭了闭眼,并未接过那张死亡人数的名单,道:“尸体,查看过了吗?”

    “都查看过了,每一具尸体,都跟其他青楼死状相似,被一刀割了喉咙,背上,腰部,颈部,手臂,腿部,或脸上都有一块皮肤被割了下来。”

    衙役说道,对于尸体上缺少的皮肤,他有点不明白凶手是何意。

    衙役说完,顿了顿,又道:“其中,没看到小雪姑娘跟小五。”

    阳奇也不知为何,心里既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

    他知道,不管他怎么自欺欺人,小雪跟小五是暗庄安插在将军府的眼线已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了。

    小雪五岁进了将军府,便就在他身边伺候他,算算年头,都快十三年了。

    十三年,十三年他都不知道日日夜夜伺候在他身边的人,是什么人。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个笑话。

    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自己又有何资格去评判宁辰羽呢?

    宁辰羽至少知根知底的知道万沐倾是何人,知道她为何要做这些事……

    可你呢?阳奇,你除了知道她叫小雪,是个孤儿,你还知道什么?

    可连这些,都是假的。

    唯有一个不想相信的,就偏偏成了真。

    “阳副将,这些尸体如何处置?还有哪些男童,女童。”衙役见阳奇半天没说话,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衙役上有人说,阳副将是因为他喜欢的贴身婢女跟小五私奔了,这才心情不好。

    可他觉得,阳副将应该是把小雪姑娘当作了自己的妹妹,要是喜欢,早就可以将小雪姑娘收为妾了。

    何必等到跟别人私奔?

    阳奇看着窗外渐渐西沉的太阳,他知道,京城这血雨腥风的天,也要跟着这西沉的太阳,渐渐落幕了。

    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将这些尸体,好生安置,那些小孩子我已经叫了府上的阿婆过来,你将人交给她就行。”

    “是。”

    “对了。”阳奇叫住要走的人,说道:“让衙役所有的人在落日之前到澡堂子汇合,本副将请客,算是辛苦各位了。”

    “是。属下这就去通知。”

    *

    阳钧从容家石室里回到府上,见府上冷清清的,半天都没看到一个下人,不由心生疑惑。

    问了一句上茶的奴婢,才知道,府上的将士被阳副将安排去澡堂子搓澡了。

    阳钧这端着茶又放了下来,阳奇不是最不喜欢去澡堂子搓澡吗?怎么这突然的?

    不对,一定是有什么事。

    京城最大的澡堂子,正排着两队,各各手里拿着一个盆一块帕子,井然有序的往前走,排在外面的人原本还津津有味的有说有笑。

    觉得阳副将肯定是情场受了刺激,便想要挥金如土释放心中不快。

    可,他们看到一个个从里面出来的人,各各都是一副被谁吃干抹净,小娘子委屈巴巴的模样。

    你问吧,人人都是别别扭扭,有苦难言的一句,你进去就知道。

    这让外面等待的人,瞬间从欢天喜地到坐立难安,心中忐忑。

    “我,我想回,回去了。”一位将士看到一个从里面直接跑出来的人,心中害怕道。

    “阳副将说了,谁不来,以逃兵论罪。”跟他排在一起的人说道。

    “阳副将该不会是情场受的刺激太大,把澡堂子当作炼狱,把我们当沙包打吧?”一个将士猜测道。

    “应该不会吧,我看那些出来的人,也没鼻青脸肿的啊。”

    “也对。”

    “快,到我们了。”身后的人催促道。

    一排进去十人,一共是二十个人。

    两队倒是很有纪律的排着队往前头,到了澡堂子口,守在澡堂子口的两个将士,阳奇手下的得力下属,喊道:“脱衣服!”

    “陈,里面到底什么情况?”一位将士一边脱衣服一边问道。

    “来澡堂子,还能是个什么情况?”

    “我的陈啊,你就悄悄的透露一点消息给我。”那人套的近乎道。

    “赶紧进去吧。”那人对着他一笑,把他往前一退,便进了澡堂子。

    那人见澡堂子也没人,一边下水一边东张西望,一颗心始终忐忑不安的,别说他,其余人都一样。

    “感觉也没什么啊,怎么出去的人,各各都是那副鬼模样。”一人打破沉默道。

    “会不会是故意说好,演给我们看的?”

    这话一处,得到了所有人的附意。

    “有可能!”

    二十个人便都心情舒坦的泡起澡来,可过了十分钟,外面的人突然进来,喊道:“以刚才进来的顺序,依次朝着那边出去,一个一个的走。小马!”

    二十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瞬间一颗心又七上八下了起来,小马被点名,从水中走了出来,朝着他指的那个小门走了进去。

    小马一进去,外面的人听到他一声尖叫。

    那声尖叫,听的人心一颤,人心惶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