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末世鼠辈 > 076 正义之战
    “这事怕是没那么简单吧,老孙啊,一切要以大局为重,如果谁都先想着去自己家里看看,那咱们岂不是要把整座城市都转个遍,不是不想去,是暂时没这么大能力嘛……”

    说起这件事儿刘全有就没法再去等洪涛的意见了,他是坚决反对的。隔辈疼,人之常情,可是不能为了个人感情损害大家的利益。

    最主要的还是人的问题,那里盘踞着至少十名左右的持枪分子,这要是打起来,还得躲着丧尸,难度不是一般的高,搞不好就得弄个两败俱伤甚至全军覆没,刚刚积攒下来的力量立马化为乌有,风险太大了。

    “那就多给我两把枪和子弹,我自己去!”孙建设狠狠的瞪了刘全有一眼,此时谁反对他谁就是敌人,没辙,道理都懂,可情感上过不去。

    “哎,你这个人怎么……”别看刘全有在武力值上不如孙建设,但只要有集体在他就不怕了,据理力争嘛,我好歹还是主要领导人之一,在关键问题上必须展示出魄力,否则不就成摆设了!

    “停停停……两位,先别激动。老孙说的我能理解,当初我自己也跑到舅舅家里看了一眼。刘主任担心的问题也是实情,他做为集体的负责人之一,应当也必须要把集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但凡事都有特例,刚刚老孙同志也说了,那边是确定有幸存者,除去趁火打劫的罪犯,应该还不止一两个。救确实应该救,可是我想问问在座的各位,也包括老孙同志,真要是面对一个大活人,不是怪物,谁能眼都不眨的下杀手?谁能请举手!”

    眼看这两个人就要吵起来,洪涛赶紧出面打圆场,这时候才是大领导一追定音的好时机。手下人必须有矛盾,但不能太激化,怎么控场就是领导艺术了。刘全有应该更懂得这套艺术,可惜他的位置不允许施展。

    听了洪涛的提问,全场顿时鸦雀无声了,刚刚大家还在想到底该不该去救的问题,甚至联想到了自己的亲人,是不是该支持一下孙建设,然后就能照例依次办理了呢。

    可是当他们听到杀人这个词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没这个本事啊。别说面对面杀死一个和自己毫无瓜葛的活人,单独面对丧尸都还哆嗦呢,全靠人多势众才能壮胆。

    “……我能!”孙建设也面如死灰,他当过兵不假,可是真没上过战场,更没杀过人。但事已至此,总不能被一句话就给吓退,那以后还咋做人,强咬着牙关也得死顶下去!

    “得,那就只有你我两人能去了,不是大家不愿意帮忙,是真没这个能力,至少现在没有。怎么样孙哥,我陪你走一趟,不嫌弃吧?”洪涛提问之前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但并没有关死孙建设的希望之门。

    “这……这……”第一个傻眼的就是孙建设,他是万万没想到当初拒绝自己两次提议的洪涛,却成了唯一愿意陪自己玩命的人。

    “老洪,这么干太冒险了吧!”刘全有更是纳闷,洪涛明明已经占据了绝对上风,而且下面的人谁也不会因为此事指责领导者不公,怎么突然又自己把大好局面给毁了呢。

    而且这么做并没什么好处啊,就算孙建设会死心塌地的跟随,那别人以后又有这种需要了,你咋办?去了,九死一生,不去,立马恨上,左右都是吃亏。

    “哥,要去咱们一起去,不就是杀个人嘛,没杀过可以学,我觉得也不是太难……”焦三到没这么多想法,只是单纯的觉得太冒险,不如大家一起去,人多势众,还有枪,说不定对方一照面就怂了呢。

    “呵呵呵,现在不比往日,干啥不冒险啊。早上我跳进湖里,谁也不敢保证那里面就没有丧尸,同样是冒险。你们跟着去不光起不到作用,关键时刻还耽误事。杀人真不是那么容易,迟疑一秒钟就成了别人杀你。不过呢,大家以后早晚都要走这一步,提前见识见识也不算坏事儿。这样吧,我带着焦三和老孙去那边看看,能救则救,不能救也不会勉强。刘主任和其他人在家里先练习练习组队清理行尸的技术,毕竟来了几位新同志,一点不练就贸然上阵,不光是对自己不负责,也是对集体的不负责。孙哥,刘主任,我看就这么定了吧。下面还有个比较棘手的问题,就是车的问题。假如那个小区里真有幸存者,光靠我们的一辆车肯定拉不回来,现场再临时找车比较被动。大家都来想一想,谁能搞到客车的钥匙,最小也得是辆金杯规模的。”

    以前洪涛之所以拒绝孙建设的提议,不是不想去救,是人手真不够,武器也不趁手。光靠焦三一支呼吸弩,还只有两支能远程精准射击的训练箭,怎么和好几支枪对抗啊。

    但现在情况有所改观了,自打从派出所里抢出来一批武器装备,尤其是那支气步枪,基本的对抗条件就具备了。现在又多了三男三女六个有生力量加入,损失一两个人还是承受的起的。

    这么一来,原本明显是亏本的买卖就成了有赚头的生意。人,自己需要大量的人手,越多越好。目前人的来源只有两个,四处搜索解救幸存者,或者从其它团伙里抢。

    已知的团伙只有两个,但盘踞在官园的那个目前还不了解,也没什么精力去了解,那北五环小区里的就成了首要目标。

    打击他们还有个非常过硬的理由,这些人干了伤天害理的勾当,自己出师有名。哪怕用残忍手段获胜,也不会被指责,还是惩奸除恶的大英雄。名声这个东西目前没啥用,可是对以后很有用。

    “报告领导……我家邻居有辆班车,20多个座位,就停在鼓楼桥下面。车钥匙应该就在他家里放着,我被救的时候隔着窗户看到了!”

    要不说人多力量大呢,张凤武本身就是职业司机,对街坊邻居谁开的什么车更上心,马上提供了非常详尽的情报。

    “得,那就麻烦孙哥跑一趟,您和凤武去拿钥匙,再把车开回来,检查检查,天一擦黑咱们就出发!”

    20多座的车子应该够用了,挤一挤坐30人也没问题。按照概率算的话,一个几万人的小区里不应该有太多幸存者。

    “成,凤武,吃饱没,饱了咱们这就去!”对于这个安排孙建设半点意见都没有,满满全是感激。只要去了,不管能不能见到孙子,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老洪,你们要晚上去?”刘全有还是忧心忡忡,尤其对晚上这个词。白天能看清楚还好办,这大晚上的,到处都是黑乎乎,很容易被丧尸偷袭。

    “白天它们最活跃,晚上还能安分点。那边不比市中心,人和丧尸主要都集中在楼里,路上相对少多了。三儿,这次别骑摩托车了,找辆电驴子吧,那玩意没什么声音,方便在小区附近钻来钻去。”

    晚上不容易发现丧尸的道理洪涛岂能不懂,不过通过孙建设的描述,小区里的丧尸应该被那伙人清理干净了,现在又过去一周多时间,按说周边的也该清理了。所以自己三人面对的危险主要不是来自丧尸,而是活人。

    对方人数占优、火力还猛,只能利用夜袭来个出其不意。大白天过去,人家把外围几座楼的高层一占,不管从那边靠近都藏不住。再设个埋伏啥的,还救个屁的人,只能送人头,一个都回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