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网 > 雪刀令 > 第30章夜幕深曲
    正当两人你侬我侬之时,李管家笑眯眯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幽幽地响起——

    “国公大人,这次国公府烧的硫磺取样出来了……”

    这一声犹如鬼魅一般响彻在两人耳旁,令原本拥抱在一起的两人迅速弹开!

    陈木凉尴尬地背过了身去,假装在看风景地瞄了一眼天空。

    而李倾则轻咳了几声,扫了李进一眼眼含笑意地说道:“取样结果和八王府残留的硫磺比对过了?”

    李管家低头深深一礼,依旧笑眯眯地说道:“回国公大人的话,如您所料,皆是来自江南一带温家掌控的一家火药厂。并且,除了这家火药厂外,其他盛秦的火药厂皆没有这个比例的制作工艺。”

    “所以,基本可以由此判定,此事和温家逃不了干系?”

    李倾托腮沉思片刻,摇了摇头问道。

    李管家则不紧不慢地道了一句:“就算国公将这个证据摆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怕也是没什么用的。恕奴才直言,说不定还反倒背了个栽赃陷害之名。”

    李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道了一句:“有劳李管家了。这些物证先保管好,容我想想对策。”

    “是。那……老奴就不打扰国公大人和陈姑娘了。”

    李管家对陈木凉也行了个礼,满是皱纹的眼旁皆是慈父看儿媳妇儿的欢喜表情。

    陈木凉则慌乱的很,仓皇行了个礼,不知所措地点了个头。

    李倾则在一旁笑得肆无忌惮。

    等李管家走后,他则牵着陈木凉的手旁若无人地往倾国殿走去,一摇一晃的,甚是惹人眼。

    陈木凉见那些婢女们惊奇又匆匆低头窃窃不敢语的表情顿觉的浑身不舒服,她挣扎着想要把手抽回,却不料被李倾反而握得更紧了。

    她看向了李倾近乎讨好地问道:“那个……我能跟你商量件事儿吗?就是……能不这么一直牵着我的手吗?有点怪啊……”

    “怪什么?正大光明地宣布一下我们的关系岂不是比藏藏掖掖的要好多了?”

    李倾毫不在意地扫了一眼那些个路过的婢女们,吓得她们连大气都不敢出。

    “那个……这事儿咱俩懂就行了,何必闹得满府都知道……说不定我明天就成了全京城女人的公敌了……”

    陈木凉咕囔着道了一句。

    “放心,她们不敢。”

    李倾眯起了双眸凑近了陈木凉极致魅惑地一笑,在她的瞪眼中才收回了耷拉在她肩膀上的手。

    “嗯,也好……说不定明儿你就后悔了,我也就解放了。”

    陈木凉故意若有所思地说着这样的话,摇头晃脑的模样甚是让李倾恼火。

    李倾倒也只是眯起了眼不去跟她争,等走到了倾国殿门口之时,忽然转过头对着陈木凉灿烂一笑,道了一句:“哦,对了,我刚才刚做了一个决定——就是不打算给你换到厢房了。本王觉得,你就一直住这里也挺好的,是吧?”

    李倾笑眯眯地站在石阶之上低头看向了她,眼里皆是坏笑之意。

    “是你个头!”

    陈木凉踮起脚要去打李倾的头,却被他一手拽过,一下拥入了怀里。

    她听得李倾笑着说道:“忽然越来越期待以后的日子,应该会很有趣生动吧……”

    她抬眸看向了李倾,月光落在了他的眼眸之中,恍若星辰。

    这一夜,陈木凉睡得很沉,以至于她似乎听到梦端有一曲低沉而又走入人心的笛声,断断续续地侵入到了她的梦里,又似不知道蔓延到哪里的忧愁一般撕心抽离。

    她一直认为,那样的笛音一定是梦里的场景。

    但,她不知,就在距离国公府不远的水轩阁顶,有那么一个人面色苍白地在阁顶上静坐了一夜。

    他面朝着一个方向,手持玉笛,缓缓而奏,将满心的心事说给了夜风听。

    高高的水轩阁之上,他的身影清素而颀长,一身白色衣袂长飘不止。

    无人知,一向冷冷清清令人望而却步的帝城最高楼为何今夜响起了这般思念又忧愁的笛音,又无人知,那一身白衣的少年到底在吹给谁听。

    夜风一遍一遍地吹拂过他的鬓发,他一次又一次地举起了玉笛,似无休止,惆怅而不解其意。

    次日清晨,陈木凉是被一个女子尖锐的叫喊声给叫醒的。

    她揉着眼睛醒过来之时已经看见一位衣着华贵浑身珠光宝气的女子不顾青鸟的阻拦一路嚣张跋扈而来,走到陈木凉床边之时便一把掀开了她的被子,然后毫不犹豫地“啪!”的一声扇了陈木凉一个巴掌!

    陈木凉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她亦怒了,从床上坐了起来亦毫不犹豫地回了那女子一个巴掌!

    “啪!”

    清脆绕耳三声有余。

    那女子先是一怔,然后捂着被打得火辣辣的面颊不由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胆敢打我!?”

    那女子呜咽着,死死地咬着下唇,不可思议地看着陈木凉,似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陈木凉则一昂头,毫不示弱地道了一句:“你打我,为何我不能打你?更何况,我没得罪你,而且你不但扰了我的清梦,还掀我被子。怎么算,你这一巴掌都不冤枉!”

    青鸟在一旁拼命地给陈木凉使着眼色,示意陈木凉赶紧给这女子道歉。

    陈木凉则不知道青鸟在慌什么,扫了一眼她便又冷冷看向了那女子。

    那女子听罢则忍着眼泪,在腰际间胡乱摸了一把,好不容易摸出了一个精致的令牌,趾高气扬地往陈木凉面前一摆,带着哭腔说道:“本宫乃是高阳公主,当今圣上的嫡亲妹妹,你胆敢在本宫面前造次!!!”

    陈木凉见她拿出了令牌,这才明白过来青鸟方才的意思。

    她不由得慌了慌,眼里闪过了一丝尴尬之意。

    “那个,见过高阳公主。”

    陈木凉象征性地行了一礼,然后有点怂地笑着看向了高阳公主,讪讪说道:“不过,不知民女是何事得罪了公主殿下,竟要大清早地亲自来打人?”

    “你自己做得好事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高阳公主都快哭出来了,金钗被抖得一颤一颤。

    陈木凉扶额,有点点头疼。